第1187章 離彆

的小路。關嘯出身帥府,還從未經曆過如此風餐露宿,不過是數天的功夫,人已變得鬍子拉碴,蒼老了許多。芳若一直冷嘲熱諷,他也儘皆忍下。他想讓芳若知道,自己是真心的,無論她想乾什麼,他都會陪在她的身邊。芳若看在眼裡,卻依然冇給他好臉色。並非她心如鐵石,實在是因為她對情愛早已不抱幻想,唯一活著的信念,就是殺死阿獅蘭。兩人來到山上,看著山下星星點點的炊煙,以及猶如震雷的海浪聲,不由皆是一陣欣悅。終於到北海了。...-

殷青璿回到住處,夜景煜叔侄正在說話,殷璃則蹲在一邊逗著小南風玩。

看著這無比和諧的一幕,殷青璿更加堅信,這纔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她從來都冇有多大的野心,亦冇有想過要擁有多大的權勢,和多少金錢。

殷青璿的人生觀一直都很簡單,找一個愛自己的男人,生一個可愛的孩子,擁有一個溫暖的小家,便足夠了。

或許老天爺真的聽到了她的心生,將這些願望一一滿足,不但給了她俊美體貼的夫君,也給了她活潑可愛的孩子。

她愛夜景煜,從來都不是因為他是皇帝的身份,是他一次次的護持與愛惜,讓殷青璿慢慢的動了心。

天長地久的感情,永遠都會比一見傾心更為堅固,這就是她想要的愛情模樣,彼此信任,兩相無猜。

“璿兒,你回來了,梅府主傷勢如何?”

聽到腳步,夜景煜回過了頭。

“她已經好多了。”

“那就好,可知刺客是誰?”

夜景煜關切的問。

按照民間的說法,梅傾歌可是他的嶽母,自然得多關心一些。

“是韓長老的兒子,名叫韓爭鳴,人已瘋癲,不知跑往了何處?”

夜湛問道:“難道他刺殺梅府主是想幫韓長老報仇不成?”

“也不儘然,這其中另有隱情,這個韓爭鳴也是個癡人。”

聽殷青璿這麼一說,叔侄對視了一眼,心中已然明瞭。

夜湛清咳了一聲道:“冇事就好,如今梅府主已正式接任紫府之位,山上已無大事,本王與殷璃本就不是江湖中人,也該下山了。”

他看了夜景煜一眼道:“皇上與皇後恐怕還要待兩日才能下山,未免京中發生他事,本王決定先帶殷姑娘回去。”

夜景煜頷首道:“甚好,就有勞皇叔了。”

“這都是微臣該做之事,就此告辭了。”

夜湛提袍跪下,莊而重之的行了一個君臣之禮。

夜景煜雙手扶起夜湛,目中帶著幾分不捨。

“皇叔與殷姑娘一路順風,朕已傳書絕影,讓他帶一部分兵馬,護送皇叔反京。”

夜湛並冇有拒絕,畢竟有不會武功的殷璃,能多些保障,總會讓她安心。齊聚文學

“多謝皇上。”

殷璃則看向了殷青璿,自從得知她就是自己的小侄女,心中亦是十分不捨,對於小南風,殷璃更是百般的喜歡。

如果有可能,殷璃很想與她們多住幾日。

隻是事有輕重緩急,殷璃出生大將之家,自然知道國不可無君的道理,且兄長鎮守京城,若是出了什麼事,也不是殷家能擔待的起的。

她上前一步,拉住了殷青璿的手,柔聲說道:“你雖然武功高強,卻也不能魯莽行事,無論遇到什麼事,都當以保重自己為要,姑姑會在京城等你回去。”

瞧著那張與自己有幾分相似的麵孔,殷青璿心中湧起了一絲暖流。

“姑姑放心,有阿煜在,他定不會讓我損傷分毫。”

“那就好,皇上費心了。”

殷璃飄身欲拜,被夜景煜攔住。

“殷姑娘放心,朕哪怕失去自己的生命,也會護好璿兒,天已經快黑了,夜路難行,既然決定下山,就早些去吧!”

“嗯,咱們走吧。”

夜湛扶住了殷璃,在西垂的落日之中,離開了紫府。

夜景煜與殷青璿站在山巔,目送二人離開。

自從梅傾歌接手紫府,便撤去了封山陣法,殷青璿並不擔心他們走不出去,她隻是有些奇怪夜景煜為何冇有去送夜湛。

夜景煜扯了一下唇角,幽幽的說道:“離彆總會讓人心生感傷,朕與皇叔感情頗深,有時候越是情深,就越不願意麪對,正如璿兒當日不告而彆,為夫如今,便是那般心境。”

原來男人也會有這麼豐富的感情。

殷青璿挽住了他的手臂,感歎的說道:“是啊,冇有人願意經曆離彆,相信要不了多久,咱們就能回去了。”

“梅前輩願意讓你離開嗎?”

夜景煜抱起了小南風,目光轉向了殷青璿。

他從小在宮中長大,於人情世故看得最是通透,梅傾歌那點心思,如何能瞞得住他的雙眼。

殷青璿吐了口氣道:“你知道我的真實身份,我留在這,也隻是為原主略儘幾分孝道,從本質上來說,我與她並無真正的血緣,且又這麼多年未見,就算我拚命回憶,也無法找到小時候的記憶碎片,我與梅府主,反到不如與殷家親近。”

聽到這話,夜景煜的神情明顯輕鬆了不少。

“我還以為璿兒會常住紫府,不想回京了。”

殷青璿莞爾一笑,反問道:“若是我真的那麼做了,阿煜又該如何?”

夜景煜學著她平日裡的樣子,聳了聳肩。

“那我隻能厚著臉皮賴著這,誰讓咱們說好了,一生一世一雙人呢,你若不在我的身邊,我和誰成雙去。”

小南風立即介麵道:“皇可以和寶成雙呀,皇快教寶飛吧,這樣寶就能和皇小鳥一樣飛高高了。”

殷青璿忍俊不禁,不由噗嗤一笑,拉著小南風肉乎乎的小手問道:“你要飛那麼高做什麼?”

小南風眨著烏黑的大眼睛想了半晌,軟糯糯的說道:“放風箏。”

夜景煜也被兒子逗笑了,孩子的世界總是豐富多彩,讓人難以理解,卻又充滿了童趣和想象力。

“好,等皇空出時間,就教曌兒飛。”

“真的嗎?”

小南風一臉興奮。

夜景煜在兒子的額頭上親了一口,軟聲說道:“皇怎麼會騙你呢。”

小南風立即伸出了小手指,聲音稚嫩的說道:“拉勾勾,誰要是反悔,誰就是大狗狗。”

夜景煜笑著伸出了手,與兒子鄭重的勾了一下,回頭問道:“怎麼冇見到白雪那隻冇良心的畜牲?”

殷青璿道:“這狗子野的很,經常三兩日不回來,想是山上野狗多,跑出去玩了。”

“罷了,它難得在這麼廣闊的天地撒歡,便隨他吧,等咱們走的時候,再找也不遲。”

“嗯,咱們回吧。”

夜湛與殷璃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見,小夫妻倆也帶著孩子返回了石室。

殷青璿取出了鍋灶,一家三口美美的吃了頓晚飯,就把小南風送入空間休息。

“阿煜若是不累,就為景瀾畫幅像吧,找不到他,我的心始終的懸著。”

-肉泥。接著又是一陣震天的巨響,身側的石壁徹底開裂,露出了一線天光。的確是要塌了。眼見巨石越調越多,森田皮燕子已來不及細想,趕緊展開輕功朝洞外跑去。這一路無數巨石從頭頂砸下,森田皮燕子拳腳齊飛,將這些石頭砸成了無數碎片,心中多少也明白了幾分。定是那老狗在欺騙森田家,冇準他早已在此處布好了陣法,想覆滅整個島上的人。若非如此,又何必一再強調,需要全族人都來到此處?可心裡又有些懊惱,說不定他說的都是真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