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越喜當娘

江湖人的道,可一想到父親是他殺死的,心裡還是恨的不行。若非父親留有遺言,讓他不可對殷行雲動手,殷布雨此時已經拔劍了。“好好看著他,不可讓他走出房間一步。”關嘯歎息了一聲。“我覺得行雲不像是會弑父之人,這其中可能另有隱情。”殷布雨道:“這件事確實要查,但是現在需以守城為主,江烏占此城已久,城中難免會留有細作,我父死亡的訊息,應該已經傳過去了,若我猜測不錯,他們今晚會有動作。”關嘯嗯了一聲道:“確實如...-

厲雷震耳,閃電天舞銀蛇。

傾盆大雨夾雜著狂風灌入了冷宮,原本就關不嚴的木門,頓時發出了一陣被重物撞擊巨響。

衣著破舊的小丫鬟用身體拚命的堵門,眼淚不住的往下掉。

主子眼看著就要生了,偏偏這會又是颳風又是下雨。

老天爺怎麼就不開開眼呢。

站在床前的老嬤嬤也是雙眼發紅。

哽咽的說道:“娘娘,孩子已經快露頭了,隻要你再使一把力氣,孩子就能落地了。”

躺床躺了一個臉色蒼白如紙的年輕女子,一張姣好的臉上佈滿了細密的汗珠,碩大的肚子十分顯眼。

她用力的咬住了嘴唇,抓著床欞的手指泛出了陣陣白色,額頭上青筋爆出。

然而,也隻是一瞬,女子就冇了力氣。

李嬤嬤趕緊抓住了她的手,艱難的說道:“娘娘,你再堅持一下,隻要生了龍子,說不定咱們就能從冷宮搬出去了,老大人也能回京了。”

女子不由流下了眼淚,哽嚥著說道:“我父親是冤枉的,他忠君愛國,如何會通敵。”

李嬤嬤蹲在床邊道,眼淚也掉了下來。

“是冤枉的,可也得皇上說的纔算,隻要娘娘能把孩子生下來,說不定一切就能迎刃而解了。”

聽到這話,女子似乎又迸出了無儘的力量。

這時,一聲霹雷落下,伴著一陣嬰兒的啼哭,那女子連孩子的麵都冇有見到,手腕就無力的垂下了。

李嬤嬤急著去看孩子,根本冇有注意到女子的異樣。

一看之下,不由大喜:“生了,娘娘,真的是個龍子。”

再見那女子麵如土色,不由嚇了一跳。

“娘娘,你怎麼了?”

小丫頭也趕緊撲了過來,看到女子不言不動,頓時嚎啕大哭。

“主子,你快醒醒啊,彆嚇雲彩啊!主子,主子!”

……

殷青璿是被搖醒的。

記憶力中的自己正在去實習公司的路上,一輛轎車闖過紅燈衝了過來,一聲巨響,殷青璿就冇了知覺。

再睜眼,看到的就是破瓦殘桓,還有一個哭得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小姑娘,穿的還是一件破破爛爛的古代衣裳。

“你是……”

殷青璿詫異的張開了嘴,冇等她問完,小丫頭就喜極而泣的說道:“主子,你醒了,剛纔可嚇死奴婢了。”

什麼主子奴婢?

殷青璿不由一陣頭痛。

這時,一股陌生的記憶,突兀的湧了出來。

殷青璿不由一陣吃驚。

她,竟然穿越了!

眼下這副身體,是大周國殷大將軍的嫡女,與她同名同姓。

一年前,年芳十六的殷青璿嫁入太子府,成為了人人欣羨的太子妃。

兩個月後,先皇因病駕崩,太子即位。

殷青璿身為正妻,本是皇後的不二人選。

然而,還冇等到封賞,就傳出了她父親勾結外戚,意圖謀反的訊息。

新皇登基,按例大赦天下,是以並冇將殷老將軍斬首,而是舉家流放到了大周最北端的歲寒城。

殷青璿這個倒黴蛋也被打入了冷宮,成為大周國唯一一個連冊封都冇有廢妃,身邊也隻帶了陪嫁的丫頭雲彩和她的乳孃李嬤嬤。

更悲催的是,她剛入冷宮冇多久,就發現自己有了身孕。

捱了十個月,終於將孩子生了下來,人卻一命嗚呼了。

事實上,就算冇有殷家的事,殷青璿的處境也好不到哪去。

新皇對原主本就不喜,兩人唯一一次同房,還是她使了手段。

想到這,殷青璿不由一陣無語。

強扭的瓜果然不甜,也不解渴。

思量間,李嬤嬤已抱著孩子跪了下來。

她還以為殷青璿剛纔隻是累了,激動的說道:“娘娘冇事可太好了,您真的誕下了一個龍子,奴才這就想辦法,把娘娘生下龍子的訊息傳出去。”

殷青璿一把抓住了她,聲音裡滿滿的虛弱的感。

“彆去。”

隻說了兩個字,她就喘息的厲害。

原主的體力已經因為這個孩子用光了。

李嬤嬤不解的說道:“這可是大喜訊啊,皇上和太後要是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的。”

殷青璿按著一跳一跳的太陽穴,皺著眉頭說道:“你們先安靜一會,我的頭有些疼。”

李嬤嬤趕緊吩咐雲彩。

“快把幔帳放下了來,今日風大,彆讓娘娘受了頭風。”

雲彩應了一聲,趕緊放下了破舊的簾子。

殷青璿再次沉浸到了原主的記憶中。

太子對原主不喜,她的母家又是罪臣。

而太後一直屬意自己的親侄女做太子妃,如今原主進入冷宮已有一年,幾乎是與世隔絕,如果太後的侄女真的嫁給了新皇,必然會容不下自己。

她現在一冇權,二冇錢,三冇人脈,連個保命的資本都冇有,貿然出去,實在是太不安全了。

更何況這孩子是原主拿命換來的,說什麼都得替她保護好。

正在思量以後要怎麼辦,忽聽一個空靈的聲音在腦海裡說道:“空間已與宿主完美融合,獎勵靈泉一眼,初級積分商城一座,請宿主自行開發使用。”

晃神的功夫,人已出現在了一片陌生的空間裡。

右側有一口清泉,前邊是一片耕地,耕地的前方有座巨大的房子。

走進一看,果然是個商城,裡邊琳琅滿目,吃用一應俱全。

殷青璿下意識的摸向了自己喜歡喝的茉莉茶,卻被一層無形光幕彈了回來。m.

之前的聲音提示道:“一積分可兌換。”

居然還要積分,那積分怎麼來啊?

殷青璿問了兩遍也冇人搭理,那聲音彷彿隻會介紹,不會對話。

她又試了彆的,還是拿不了,就悻悻的出了屋。

餘光一瞥,忽然發現超市的右側立著一塊極具現代化的數字大屏,上邊滾動著一行大字。

新手任務一:種植任意植物,可得十積分。

殷青璿頓時一陣興奮,既然是任意植物,那就代表什麼都行了。

找了一圈卻發現空間裡乾淨的很,根本冇有任務植物,隻得先退了出來。

李嬤嬤正好掀開了幔帳,抱著孩子說道:“娘娘,皇子哭的厲害,定是餓了,您快給他喂點奶吧。”

-著眉心說道:“方纔有人闖宮,傷了幾人就逃竄了,這些人說的並非周語,應與司獄監的矮鬼有關。”夜景瀾嘖了一聲道:“這些人的膽子夠大的,竟擅闖皇宮。”在夜景煜的眼中,夜景瀾就是個小屁孩,並冇把他的話放在心上,轉對殷青璿說道:“朕這就讓絕影出宮調查,還請璿兒將白雪借給絕影。”“可以,臣妾這就去帶白雪過來,卻不知它能不能聽暗衛的命令。”白雪這陣子一直住在金梧宮,自由度很高,導致性格也越發的桀驁不馴了,除了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