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大明君

皇已經允許兒臣住在金梧宮了。”環太妃輕輕的歎息了一聲,又推動了鞦韆。“如果娘可以永遠和你在一起就好了。”夜景煜一臉篤定的說道:“一定會的,等孩兒長大了,就可以保護娘了。”環太妃溫柔地笑了笑。“好,那娘就等你長大。”花芊從一邊走了過來,笑著說道:“娘娘累了吧,奴婢來推吧。”花芊很有力氣,一下子就把夜景煜推的老高,夜景煜高興的笑了起來,不經意低下頭,卻見母妃眼角發紅……畫麵忽地一轉,夜景煜再次來到了金...-

夜景煜也看到了,鳳眸微挑道:“未知這是何征兆?”

殷青璿壓下了心中的煩亂,寬慰道:“在我們那個時代,叫流星,算是一種自然現象,阿煜不必多想。”

夜景煜又瞧了一眼,點了一下頭。

兩人來到鎮上,天色已經將明瞭。

外麵白雪和白狼嚇到百姓,殷青璿先讓它們在鎮外等,以口哨為號。

小鎮上的人口並不多,這些天突然多了不少外來的武林人士,才一下子繁榮了起來。

兩人尋了一家早開的小館,簡單的吃了頓早飯,又問詢了一下附近可有賣房子的人。

掌櫃的見兩人談吐不俗,又多給了一錠銀元寶,頓時殷勤了起來。

“小老兒倒是有一處房子,就是位置偏僻了點,內中收拾的還算乾淨,兩位若是不嫌棄,小老兒這就帶你們過去看看。”

殷青璿聲音溫和的說道:“那就多謝掌櫃了。”

到了住處,殷青璿頗為喜歡。

房子建在一片竹林之中,旁邊還有盛開的桃花,滿滿的清新之感。

內中有一間正房,兩處偏房,院子算不算大,但也不小,裡邊的擺設都有八成新,一應之物也都相當齊全。

據掌櫃的說,這是給他兒子成婚用的,如今兒子已經入了京中的武校,以後定要考取功名,接他們二老入京,所以這房子也就冇什麼用了。

夜景煜揹著手問道:“不知老人家對武校有何看法?”

掌櫃的頓時豎起了大拇指。

“這可是天大的好事,若無武校,我們這等貧民何時能有出頭之日,聽說這都是皇後孃孃的提議,皇上能找到這樣的女子,當真是天下百姓的福氣。”

殷青璿掩嘴一笑。

“那皇上就不好嗎?”

掌櫃的連連擺手。

“那哪能呢,皇上可是大周建國以來,最大的明君了,若是冇有皇上,哪來咱們百姓的安居樂業。”

他一臉虔誠的麵向東方,抱拳說道:“小老兒願咱們大周千秋萬代,長盛不衰,亦希望皇上與皇後孃娘白頭偕老,為咱們大周多多培養有用的人才。”

夜景煜唇角微揚。

“老丈這句話,皇上和皇後孃娘定然可以聽到。”

掌櫃的笑道:“那可真是太好了,小老兒還要去店鋪忙活,就不打擾二位了。”

殷青璿從空間中拿出了一張百兩的銀票。

掌櫃的麵有難色,一處房子不過二十幾兩銀子,這麼大的銀票可嚇到他了,根本冇錢找零。

殷青璿看出了他的心思,語氣柔和的說道:“拿著吧,我很喜歡你的院子,剩下就當賞你的,這是你的兒子真的有了出息,便拿剩餘的錢去京城置辦產業,為你兒子成婚。”

掌櫃的激動的連連道謝,硬給二人磕了三個響頭,這纔拿著錢小跑著走了。

“阿煜去把白雪和白狼帶過來吧,我在這收拾一下房子。”

夜景煜溫聲道:“好,要不要買兩個丫頭,璿兒已經有了身子,千萬不能勞累。”

“不用了,阿煜不是一直想體會一下尋常夫妻的生活嗎,眼下正好,且又冇有什麼累活,我能做的來。”

夜景煜還是有些擔心。

“璿兒之前受了內傷,未知胎兒可好,等安頓下來,咱們便去城中找個郎中瞧瞧。”

“嗯。”

殷青璿目送夜景煜離開,順便將小南風從空間中帶了出來。

小胖孩一臉好奇地看著周遭的景物,奶聲奶氣的問道:“母後,這是何處呀?”

“是咱們暫時的居所,你喜歡嗎?”

殷青璿蹲下身,眉眼含笑的看著兒子。

小南風有模有樣的瞧了一圈,點頭說道:“喜歡,花花很好看,皇為何不在?”

“他去找白雪和白雪的小夥伴了,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白雪的小夥伴是黑雪嗎?”

小南風一臉認真的問。

殷青璿頓被逗笑了。

“哪裡有黑雪,是一條白狼,那東西還是有凶性的,千萬不要靠得太近。”

小南風並不知道狼的是什麼東西,目光頓時充滿了期待。

“寶要看白狼狼。”

“那就乖乖的等著,一會兒就回來了。”

殷青璿說話之際,夜景煜已經來到了陣外。

白雪和白狼正躺在樹上,耳鬢廝磨,看到夜景煜,白雪趕緊汪的一聲站起來。

白狼那雙碧綠的眼睛中,則充滿了戒備。

“走吧。”

夜景煜朝白雪招了招手,一人兩獸朝鎮裡走去,剛到鎮子門口,就聽到了一陣叫罵聲。

一個衣著破爛的小乞丐,被一個江湖人踹得連連翻滾,不住的哀嚎。

那人一邊踢還一邊罵道:“你這下賤的狗東西,大爺的包子就算喂狗,也不會給你吃一口。”

夜景煜臉色微沉,人已快步走到了小乞丐的身前,一道人影更快,已擋在了夜景煜和那江湖人的中間。

那人肩寬背闊,身形偉岸,渾厚的聲音中,透著成年人特有的沉穩。

“不過是個手無寸鐵的百姓,何故如此對他?”

-這一掌,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聽著這刺耳的聲音,夜景煜心中的怒火又升出了幾分,頭腦中也是一片混沌,心中就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撕碎眼前之人。他五指陡曲,閃電一般的抓向了那人的頭骨,那人又發出了一聲冷哼,手掌劃出了一片殘影,直奔夜景煜的麵門。兩隻手再次相交到一起,發出了一聲爆炸般的悶響,腳下的土地同時陷下三寸。一縷鮮血從麵具人的領口處飄出,不由讓他一陣惱怒。“該死,你該死!”他接連說了兩句,掌風霎時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