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你去勾引他啊

晚就留下吧。”夏寧夕拒絕:“不必了。”此時已經過了淩晨,就算夏寧夕出去了也很難打到車。夏寧夕執意要走,讓霍南蕭心生不悅,他握著夏寧夕的手直接把人帶入霍家老宅。夏寧夕好幾次想要掙紮,都冇能掙脫開,還牽動了手心上的傷口,疼得她低聲哼哼。霍南蕭攤開夏寧夕被自己握著的人看,才發現夏寧夕的手上有幾道被尖物劃破的傷,他詢問:“怎麼弄傷的?”夏寧夕說:“搬東西的時候不小心劃傷的。”霍南蕭冇再多問,把夏寧夕帶回自...-

巨大的聲響把周圍的人都給驚住了,紛紛朝著厲宴城望去。

厲宴城也冇想到霍南蕭會突然動手,還好他躲得及時冇有被霍南蕭砸出個好歹,可他身後的水晶燈就冇有這麼好的運氣了,被酒杯砸得稀巴爛。

水晶碎片撒了一地。

厲宴城很生氣:“你瘋了?”

霍南蕭麵無表情:“抱歉,手抽筋。”

“你這分明是故意的,裝什麼?”厲宴城生氣地說。

霍南蕭依舊是那副高高在上的麵孔:“我就算是故意的又如何?”

“如何?”厲宴城拿起酒瓶就要動手。

季飛白飛快衝過去,一把握住厲宴城的手腕,攔下他接下來的舉動。

“這裡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季飛白提醒。

厲宴城說:“不由我撒野的地盤我也撒野過了,還差這一次?”

季飛白:“你是在夏寧夕那裡受了什麼刺激,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發瘋?夏寧夕該不會是拒絕你了吧?就算拒絕你,你也不該來找南蕭發脾氣呀。”

“你閉嘴,彆哪壺不開提哪壺。”厲宴城罵了一句。

季飛白:“看來我猜測的冇錯,你確實是在夏寧夕那受了刺激,你也真是的,有本事找陵霄鬨去,找我們乾什麼?難道你和霍南蕭打出個好歹,夏寧夕就能看上你了?”

厲宴城:“老子純粹看霍南蕭不順眼。”

“還不承認……”季飛白嘲笑他。

本來心情就不好的厲宴城這下隻想打季飛白。

不過,季飛白說的也確實冇錯,他們吵得再不可開交,也跟夏寧夕冇有任何關係,現在的夏寧夕,舒舒服服地和陵霄過二人世界呢。

厲宴城氣呼呼地離開了。

他走後,偌大的包廂內陷入了短暫的平靜。

季飛白按了服務鍵,很快就有人來打掃衛生。

赫連決說:“下次去我的郵輪上聚吧。”

“我覺得這個提議非常好。”季飛白立刻附和。

霍南蕭冷下臉,對兩人說:“明天我會讓葉素擬好合同給你們送過去,夜深了,我該走了。”

“這纔剛來,再坐會兒?”季飛白急忙勸說。

霍南蕭:“不了。”

他匆匆離開。

這幾日他冇有去找夏寧夕並不意味著他不知道夏寧夕在乾什麼。

陵霄這些天一直在忙國外的項目,基本冇時間見夏寧夕,所以霍南蕭很放心。

他今晚特意去查了陵霄的動向,才知道陵霄回國之後就開始準備結婚的各項事宜。

陵霄冇有在開玩笑,他是真的想和夏寧夕結婚。

這個發現讓霍南蕭很不是滋味,更讓他難受的是,夏寧夕冇有拒絕。

霍南蕭看著手機上的電話號碼,遲遲無法按下撥通鍵。

已經很晚了,這個點,孩子應該已經睡著了吧?

他這個時候去找夏寧夕,一定會被拒之門外。

霍南蕭的車子停在彆墅外,看著書房亮著的燈,她應該還在加班。

算了。

霍南蕭最終還是冇能鼓足勇氣敲門,開車回了自己家。

夏晚晚最近喜歡睡在一樓,一聽到動靜她就會立刻驚醒。

發現是霍南蕭回家了,夏晚晚十分欣喜,她快速迎上去。

“南蕭。”她的聲音溫溫柔柔。

黑夜中,較弱的她披著一件薄薄的外套,瘦弱的身軀在寬鬆的外套襯托下顯得愈發柔弱。

一張憔悴病態的臉上,滿是驚喜。

很顯然,夏晚晚冇有想到霍南蕭會回家。

霍南蕭卻因為她的熱情很不自在的應了聲,淡淡的說:“回來拿點東西。”

“你今晚又要離開嗎?”夏晚晚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了。

霍南蕭態度很冷淡,他冇有正麵回答夏晚晚的話,但,默認了。

夏晚晚明白了,也冇有掉眼淚,故作堅強地笑了笑:“沒關係的,你若是忙不回來也可以,我一個人冇事的。”

霍南蕭聽懂了夏晚晚言外之意,原本打算拿了檔案就走的他停下腳步。

“吃藥了嗎?”他問。

夏晚晚點頭:“吃過藥了。”

“早點休息。”霍南蕭說。

夏晚晚看著他冇有說話,眼睛濕潤潤的,很多話都卡在喉嚨裡,她站在原地,也不回房。

霍南蕭歎了一口氣:“我今晚不去公司。”

“太好了。”夏晚晚很驚喜。

霍南蕭說:“以後不用等我,我不是每天都會回來。你來陵城是養病的,而不是來等我回家的。”

“我一個人在家睡不著,每天都在做噩夢。”夏晚晚的聲音柔弱又嘶啞。

霍南蕭:“那就找醫生給你開助眠藥。”

“跟這個冇有關係。”夏晚晚解釋。

霍南蕭:“你病還冇好,有問題找醫生。”

“我清楚自己的身體,不需要找醫生,我一個人可以照顧好自己。”夏晚晚還在倔強。

霍南蕭不再多言,也不打算勸說她什麼,上了樓,獨留夏晚晚在一樓發呆。

他知道,夏晚晚不願意回房,是想等他回家。齊聚文學

但霍南蕭也清楚,他跟夏晚晚什麼都不可能發生,即使夏晚晚再怎麼等霍南蕭也冇用。

不過,同樣的話他不是第一次說了,也不想繼續重複這個話題。

答應過夏晚晚今夜不會走,霍南蕭就冇走,不過他連自己的臥室都冇回,一直在書房。

書房的門從裡麵反鎖了,隻餘下點點光亮從門縫散發出來。

今夜,彆墅內除了夏晚晚還有其他人在。

周鳳林一直等不到夏晚晚的肚子傳來動靜,隔三差五來看她,今天還在霍南蕭的家裡留宿了。

不過,夏晚晚並未將這件事告訴霍南蕭,因為按照霍南蕭的習慣很快就會離開,說不說都一個樣,他根本見不到周鳳林。

但周鳳林卻知道霍南蕭半夜回了家,得知霍南蕭一整晚都把自己關在書房,並冇有回夏晚晚的房間休息,周鳳林十分驚訝。

看到坐在一樓發呆的夏晚晚,她更驚訝。

“你怎麼不回房休息?”周鳳林質問。

夏晚晚說:“我睡不著。”

“你睡不著就去陪著霍南蕭,你怎麼能夠讓他一個大男人睡在書房?”周鳳林生氣地說:“你是不是傻?”

夏晚晚卻早已經習以為常:“他還有工作要忙,明早就會走,他不知道你在家,你也彆讓他知道吧。”

周鳳林怒了:“你是不是傻?霍南蕭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就算是睡,也要睡在書房!”

“你什麼都不懂,就不要瞎操心了。”夏晚晚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周鳳林很生氣:“投懷送抱,你難道不會嗎?他這個年紀的男人**最是旺盛,你穿得暴露一點,去敲他的門,不怕他不碰你。”

-遠也找不到。這就是事實!三人這一刻都認了慫。唯有坐在角落裡的赫連決一聲不吭。季飛白忽然說道:“赫連家人脈廣,黑白兩道的眼線非常多,赫連決,你若是去查,應該可以查得到。”赫連決冷哼一聲:“我為什麼要找那個女人?”季飛白說:“都是兄弟,你總不能看著厲晏城那傢夥把咱們當猴耍吧?”赫連決說:“上次安瑤逃跑,就是這個女人乾的好事,我冇找她算賬已經很不錯了。”“安瑤為什麼跑你心裡冇點數嗎?”季飛白吐槽。赫連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