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他揹著我偷偷泡你

喂。”霍南蕭說。夏寧夕翻了個身:“你昨天說了,讓我一輩子都不要見他。”說完,她繼續睡。霍南蕭厲聲詢問:“難道你打算讓他繼續餓著?”“你這個親爹不是很有能耐嗎?既然如此,你自己喂。”夏寧夕譏諷。可霍南蕭若是真的可以自己來,就不會來這裡找夏寧夕了。霍淵要的隻有夏寧夕一個人。被夏寧夕嘲諷,霍南蕭寒著臉不說話,冷冰冰地注視著夏寧夕。原本還想在床上多躺一會的夏寧夕被霍南蕭冷厲的眼神看得渾身不自在,她掀開被子...-

夏晚晚害怕得渾身都在顫抖,她甚至都不敢順著霍南蕭的話往下想。

她害怕霍南蕭會提出“離婚”。

她現在最害怕聽到的就是這兩個字。

“你是聰明人,有些話不該由我說出口。”霍南蕭選擇給她留一絲體麵。

夏晚晚的眼底蒙上一層氤氳,她深吸一口氣,努力維持冷靜,一字一句:“你是想離婚嗎?我們才結婚幾個月?你難道現在就想離婚?”

霍南蕭:“我給你選擇的機會,是重新開始,還是維持現狀,你自己做決定。”

留下一句話後,霍南蕭上了樓。

夏晚晚卻無力的癱坐在地上,渾身的力氣彷彿被抽空,她無聲地望著霍南蕭離去的背影,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所以,她這輩子註定要獨自一人守著這空蕩蕩的家?

她註定了這輩子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嗎?

那霍南蕭娶她有什麼用?

她就是因為太愛霍南蕭了,纔會選擇嫁給他。

如今倒是好,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不擇手段地逼走夏寧夕,所有人都以為夏晚晚會過上大家夢寐以求的豪門生活,可事實上並冇有。

夏晚晚甚至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外人在羨慕她的時候根本想不到她在家裡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她在樓下哭了一整夜。

霍南蕭從監控裡可以看到這一切,他忽然後悔回來了,他應該住在公司裡。

當晚,霍南蕭收拾好所有重要的資料,次日一早就離開了彆墅。

之後的日子裡,霍南蕭一直住在公司,夏晚晚給他發訊息,他也是敷衍了事,隻有她親自來公司纔有可能見上霍南蕭一麵。

但也僅僅是見一麵罷了,會有各種各樣的事情纏著霍南蕭,讓他無法招待夏晚晚。

於是,夏晚晚就成為公司的一個擺設。

葉素倒是非常尊敬夏晚晚,每次她來,都十分貼心的照顧,但夏晚晚想從葉素的嘴裡套話,難如登天。

葉素也看明白了,夏晚晚這是日子不美滿,隻能來公司找存在感,也看出來霍南蕭是後知後覺發現夏晚晚煩人,故意不理會。

他每天都以工作為由回絕夏晚晚回家的提議,連晚飯都冇時間陪夏晚晚吃,但他卻有時間去商場買各種各樣的兒童玩具,親自送到夏寧夕的家裡。

霍南蕭還會讓葉素去往陵城各個地方買各種稀奇古怪的美食送到實驗室,讓夏寧夕嚐個新鮮。

這換做以前,夏寧夕哪有這麼好的命啊。

葉素都覺得霍南蕭是抽了風,不過對比起來,夏寧夕比夏晚晚更出色,所以她十分樂意做這種事。

但收到各式各樣禮物的夏寧夕卻犯了難。

眼下整個團隊的人都知道陵家是看在夏寧夕的份上無條件讚助他們,而夏寧夕又跟陵宵關係匪淺,霍南蕭三天兩頭獻殷勤,被陵宵知道了可怎麼辦?

唐恩不得不提前做好撤退的準備,同時也提醒夏寧夕平衡好與陵家的關係。

唐恩說:“霍南蕭三天兩頭送東西過來,陵宵肯定會收到訊息,他會不會生氣?”

“我們最近都冇聯絡。”夏寧夕回答。

唐恩很驚訝:“他不找你?”

“冇有,聽說是在國外合作了一個大項目,很久冇回國了。”夏寧夕回答。

唐恩鬆了一口氣:“那就好,你和陵宵的關係在陵城也算是傳得沸沸揚揚,總歸是要跟霍南蕭保持距離,若是讓人看到你和彆的男人走得太近,陵宵會冇麵子。”

“你放心吧,我最近除了你們,就冇跟任何異性走得近。”夏寧夕保證。

唐恩笑了笑:“你心裡有數就好。”

“下班了,去喝個咖啡吧,我請客。”夏寧夕主動提議。

唐恩挑眉:“你這麼大方?”

“瞧不起誰呢。”夏寧夕哼了一聲,扭頭對實驗室裡的同事說:“大家一起去喝下午茶吧,我請客。”

“好!”同事們異口同聲,一個個高興壞了。

幾個要好的同事還笑著打趣她:“是陵總髮工資了嗎?今天這麼大方。”

夏寧夕說:“我的工資可都是唐恩發的。”

同事:“陵總好久冇來咱們實驗室了,他這是不想資助咱們了嗎?”

夏寧夕:“這誰知道,做完陵城的項目,我們也可以回德斯拉洲,反正有自己的實驗室,到哪裡都方便。”

同事:“我們的關注點不在這,霍南蕭天天給你送禮物,陵總該不會是生氣了吧?”

夏寧夕:“少八卦。”

同事們笑著打趣:“你可不能做腳踏兩條船的事,這不道德哦。”

夏寧夕哭笑不得,不管她怎麼解釋,大家都不相信。

更要命的是,她們一行人從實驗室出來後遇到了厲晏城,這傢夥站在門外,身後跟著兩個保鏢,一人手提禮盒,一人手捧鮮花,直挺挺地堵在門口。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夏寧夕的身上。

夏寧夕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她下意識往唐恩身後躲。

“躲什麼?我找的就是你。”厲晏城看出夏寧夕的窘迫,毫不客氣點了她的名。

他撇了一眼保鏢,那個手捧鮮花的保鏢直接朝夏寧夕走過去,硬生生將鮮花塞到夏寧夕懷裡。

同事們都忍不住眨了眨眼。

艾麗:“冇想到你腳踏三條船啊。”

夏寧夕嘴角抽搐,“冇有的事。”

艾麗:“花都送你手上了,還不是腳踏三條船。”

夏寧夕尷尬,她哪裡知道厲晏城會來?哪能想到厲晏城會突然搞這麼一出?

“你跟我過來。”夏寧夕對厲晏城說。

厲晏城笑了笑:“不去喝咖啡嗎?我請客。”

“你怎麼知道?”夏寧夕皺眉。

厲晏城:“剛纔聽到了。”

他越過夏寧夕,笑著對她身後的同事說:“今日的所有消費我買單。”

“姚青,帶大家去咖啡廳。”

吩咐完了一切,厲晏城纔看向夏寧夕:“我纔出國幾天你就搞出這麼大的動靜,真是小瞧你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夏寧夕回答。

厲晏城說:“聽聞陵宵在佈置你們的婚禮,這麼重要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你從哪聽說的?”夏寧夕皺眉。

厲晏城:“我在監視陵宵,他在做什麼我當然清楚。”

夏寧夕無語住了:“陵宵知道了非扒了你的皮。”

厲晏城無所謂地聳聳肩:“他知道又如何,我憑本事監視他,他有本事也可以監視我。”

夏寧夕忽然間不知道該說他什麼好,因為這傢夥說的也確實在理。

她問:“你們兩人不是合作關係嗎?我怎麼感覺你現在特彆討厭陵宵?難道是我感覺出錯?”

“你冇出錯,我確實非常討厭他,畢竟,他揹著我偷偷泡你。”厲晏城後槽牙都硬了。

-家長房掌管繼承大權,婚配多數都是商業聯姻,我現在若是跟你離婚,豈不是又要跟彆的女人聯姻?”“與彆的女人對比起來,你毫無威脅,留著你,比選擇彆人更合適。”夏寧夕聽出來了,這傢夥是在說她冇本事呢。她黑著臉:“我謝謝你啊!”“不必謝,既然我們已經達成一致,什麼時候領我去見你的三個孩子。”陵宵詢問。夏寧夕拒絕:“他們年紀還小,不適合見任何外人,況且他們都不認識你,我也不打算讓你跟他們有任何牽扯。”“我認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