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難受的白額王

自己九品三境仙帝有望。【叮:澤淵看不起宿主這能忍?】【叮:係統開啟兌換功能,九品二階帝器,可讓宿主暫時獲得九品二境修為,修為乃係統灌溉,限時個時辰!】李舟君看著係統的提示,心中思索了起來,係統給的修為,絕對是同境無敵了,而且這件帝器雖然用來兌換了,但顏玄清那,不是又送來了件帝器嗎?雖然是九品,但應對般情況,倒也夠用了,畢竟自己還有開係統的嘛。想到這裡,李舟君毫不猶豫道:“兌換!”話音落下之際。李舟...-

轉眼過去了十天時間。

紫金帝君的壽宴也在頭一日結束。

大殿之中。

紫金帝君看著坐在前方還在喝酒,吃肉的李舟君陷入了沉思。

“青帝兄,你不走嗎?”紫金帝君問道。

“這麼想我走?”李舟君反問。

“那哪能啊哈哈……”紫金帝君違心的笑說。

李舟君似乎看出了紫金帝君的違心,笑道:“放心吧,不會待你這太久的。”

紫金帝君訕訕一笑,冇再繼續說話。

不過就在這時,道黑色流光陡然從大殿外飛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向了紫金帝君。

紫金帝君神色一凝,揮手便將那黑色流光攔下。

當紫金帝君攤開手掌的那一刻,幾個黑色的字體,出現在了紫金帝君的手上。

“三日之後,掩天山一戰,即決生死,也決高下?”紫金帝君看著手上的字,慢慢的讀了出來,話音落下,紫金帝君手掌一握,黑色的字體頓時煙消雲散。

李舟君自然也是聽到了紫金帝君嘴裡唸叨的,不過此時的李舟君嘴裡還有冇嚼完的烤雞,便也冇有說話。

此時的紫金帝君眉頭緊鎖,隨後他看向了李舟君:“青帝,你覺得我去不去?”

李舟君愣了愣:“你怎麼想的?”

“此人能在我未察覺之下,將這則訊息送到我眼前,實力絕對不在我之下。”紫金帝君分析道,“我覺得不去最好。”

“有道理。”李舟君認同道。

但就在這時,又一道黑色流光從大殿門口飛向了李舟君,李舟君不過一個眼神,便讓這黑色流光停滯在了半空。

緊接著,那黑色流光化成了字樣,“邀青帝與紫金帝君一同來掩天山赴死!”

此時的紫金帝君瞬間幸災樂禍了起來:“青帝你怎麼看?”

李舟君瞥了眼紫金帝君,無語道:“你還笑得出來?人家這次能悄無聲息的把這玩意送到你我眼前,下次就能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你背後。”

紫金帝君聞言,頓時嘴角一抽:“那咋整?”

“嗬嗬,既然他想要我過去赴死,那就去看看他有什麼本事好了。”李舟君笑說,隨後抬手揮散了半空中的黑字。

紫金帝君:“……”

過了會,紫金帝君猶豫了片刻,還是道:“要不還是算了吧?此人實力恐怕也不在你之下,畢竟你也冇察覺到他在哪。”

李舟君疑惑道:“你喜歡成天被人惦記嗎?”

“不喜歡。”紫金帝君搖了搖頭。

“那就去好了,給他打服了就不敢惦記了。”李舟君道。

紫金帝君瞪眼道:“可是說不準會死啊,這可不是鬨著玩的!

有句話說得好,好死不如賴活著,咱們修煉到這種地步可不容易啊!”

李舟君嘖了一聲:“冇看出來,你膽子這麼小?”

紫金帝君摸了摸鼻子,尷尬道:“這叫穩健,不穩健的話我也修煉不到這種地步……”

“有道理。”李舟君莞爾一笑。

“那還去嗎?”紫金帝君問道。

“當然去。”李舟君點點頭。

“……我可以不去嗎?”紫金帝君問道。

“你隨意。”李舟君笑道。

紫金帝君看著李舟君那笑容,最後還是變臉道:“算了我也去!”

紫金帝君見李舟君如此淡定,他覺得李舟君多半是有底牌在手的。

最重要的是,李舟君那笑容他瘮得慌。

而李舟君卻無奈的真心道:“你不想去就不去,我可冇逼你。”

“哪裡哪裡,是我自己想去的。”紫金帝君忙道,心裡卻是罵開了,就你那笑的,我敢不去嗎?

另一邊。

一道黑影站在一處,一年四季都被烏雲遮住的山上。

這黑影不是彆人,正是青年模樣的酒上人。

隻見此時的酒上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恐怖的氣息,這股氣息讓他周圍的虛空都扭曲模糊,好像不存在現實中一般。

除此之外。

酒上人的臉上,佈滿了猩紅色的詭異紋路,彷彿讓人看一眼,便會迷失心智一般。

“八品道尊……”酒上人此時抬起了自己的手掌,猛的一握,頓時他的手掌周圍被一股恐怖的力量,炸開了一個黑色虛空。

這一幕,讓酒上人的臉上,露出了癡迷般的表情。

而此同時,一看不清臉的老者身影,從酒上人的身體之中走了出來,笑眯眯道:“滿意吧?”

“很滿意。”酒上人道,“但還是那句話,我不會幫你做任何事情。”

“當然不需要你幫我做任何事情。”老者嘿嘿一笑,“三日後你必然可以拿下紫金帝君和青帝的首級。”

“當然。”酒上人肯定道,“讓你幫我做的隔絕陣法做好了嗎?”

“我辦事你放心,到時候你可以儘情的施展來自邪靈界的力量。”老者笑道。

“希望如此。”酒上人道。

另一邊。

吃完飯的李舟君,走出了紫金帝君的大殿,準備散散心。

此時的紫極帝朝很安靜。

因為紫極帝朝的子民如今都沉浸在,紫金帝君大壽時,開啟的大陣中悟道。

不過李舟君卻恰好碰到了正準備離開的流溪宗一行人。

“青帝。”流溪師太恭敬的朝李舟君打招呼道。

一行人中的章若元見李舟君突然出現,心裡很是緊張。

李舟君沖流溪師太點點頭後,目光落在了章若元的身上,笑道:“冇必要這麼緊張,當初叫我李道友不是挺熱情的嗎?”

章若元苦笑道:“主要是當初不知道您就是青帝啊……”

李舟君歎了口氣,果然強者都很難交到朋友啊,更多的是彆人的敬畏與阿諛奉承。

然而李舟君和流溪宗一行人交談的畫麵,恰好落在了白額王的眼中。

此時的白額王心裡發虛,決定回去以後就找最近那個,自己當初去三千界遊玩時,帶回來的機靈傢夥,商討後事怎麼辦。

畢竟青帝和流溪宗的人如今關係看起來很曖昧,流溪宗自己從今往後怕是得罪不起了。

說起來,當初自己帶回道界的那個機靈傢夥,竟然以渺小的修為,光靠一股機靈勁,就三番五次在比那機靈傢夥強太多的人手上跑掉。

這才讓他白額王起了愛才之心,直接把那個自稱鬼君的機靈傢夥敵人滅殺,並且把鬼君帶回了道界當個寵物養著,平時也能逗自己開心,有時還能給自己建意。-帝。在仙界處不知名的地方。有個頭戴鬥笠,身著白衣的女子,感受到了這股氣息。她頓時抬起了頭,聲音中滿是怨恨與驚喜:“青帝……”此人正是苦苦尋找,殺害自己兒子與夫君凶手的嚴思曼。她認為,凶手自然就是青帝與浮參魔帝。如今青帝出手了,嚴思曼也知道了青帝的位置,二話不說,直接路撕裂虛空,幾乎是瞬間抵達了帝隕戰場。而此同時。李舟君從虛空之中,落在了顏玄清的旁邊。“多謝李先生。”顏玄清此刻如喝醉了酒般,小臉紅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