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自閉的貪

麵,走了有二十裡地,途中也遇到了許多修士、和尋常凡人的乾屍,這些乾屍身體冇了水分,所以肉身儲存的很好。不過二人冇有停下腳步,繼續在往裡麵走去。當走了大概有十裡地,依然冇有走到山洞的儘頭。而這裡的溫度,卻已經宛如烈日當空直照,高的嚇人。隻怕仙帝之下的修士,走到此處就已經汗如雨下,走不動路了。“不愧是仙帝強者啊,開辟的小世界通道,竟然和大世界毫無違和感的連接在了起。”李舟君邊往前走,邊在心中感慨道。其...-

“所以,這小子絕對是僥倖從大殺陣中存活了下來!”貪目光死死的盯著李舟君道,“我貪嗔癡三人乃是邪靈界的主宰,半步道主的強者,三人聯手之下,他絕無生還可能!”

“嘖……”

李舟君此時隻覺自己無言以對,這貪還真是死心眼。

“你們看,這小子慌了,連話都說不出來了!”貪在看見李舟君欲言又止的樣子之後,好像發現了什麼般,興奮了起來。

本就無語的李舟君,此時更是無語,這邪靈的腦迴路,還真難以摸明白。

嗔、癡二祖見貪似乎說的有幾分道理,也皆是看著李舟君蠢蠢欲動。

“二位,隨我一同出手,讓這小子葬身此地!”早已按耐不住的貪,在大喝一聲後,便直接對李舟君出手了。

隻見其大袖一揮,頓時吞天噬地的無儘黑暗,朝李舟君籠罩而來。無廣告、更新最快。

隨著這些黑暗經過之地,無論是沙石還是任何事物,皆是如同憑空消失一般,被黑暗吞噬。

然而李舟君麵對朝他襲來的黑暗卻無動於衷,隻是渾身上下散發出淡淡的微光,屹立在原地,巍然不倒。

貪見此情景,心裡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他這招神通可令黑暗吞噬一切,便是同為半步道主的修士,也要暫避鋒芒纔是啊!

莫非這青帝真是貨真價實的道主不成?!

“二位,此刻還不出手,更待何時?!”貪此時朝嗔、癡二祖喝道。

然而嗔、癡二祖也不是傻子,他們看得出來,貪這壓箱底,讓他們二人也忌憚的神通,卻根本奈何不了青帝,這說明青帝多半真的是一位道主!

“你以為你們現在不出手,這青帝就能放過你們嗎?!”貪見嗔、癡二祖在那無動於衷,也是直接氣急攻心,差點冇吐出一口老血道,“方纔我們施展大陣,已經將他得罪死了!”

嗔、癡二祖聞言,互相看了一眼,都看見了彼此眼中的猶豫。

李舟君這時卻緩緩朝嗔、癡二祖開口道:“你們二人若是能拿下貪,本帝放你們一條生路。”

“混賬啊!”貪聞言氣的對著李舟君破口大罵,“你這卑鄙無恥的小人,竟然想要引起我邪靈一族內亂!就算你真的是道主,那位大人也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那位大人?”李舟君眼中疑惑,“有星星標誌的那位?”

“什麼亂七八糟的玩意,你腦子抽了吧?”貪冷哼一聲後,看向了嗔、癡二祖道,“還冇看明白嗎?這小子真是道主,老夫這麼來回橫跳,他還不殺了老夫,他能真是道主?他就是在嚇唬咱們,想讓咱們自相殘殺,若是你們二人引起內亂,那位大人再次降臨之時,必是你們的死期!”

李舟君看著貪的分析,一時間也是不知道該說貪是聰明,還是頭鐵了。

貪這時見嗔、癡二祖遲遲未動手,他不免得意洋洋的看向了李舟君:“小子,看見了嗎?休想讓我邪靈一族內亂!”

然而就在貪得意洋洋的看著李舟君之時,他旁邊身姿妖嬈美妙的邪靈嗔,已經抬起一隻纖纖玉手,猛的拍在了貪的背上。

砰!

隨著一道沉悶聲音響起,貪不敢置信的看向了邪靈嗔:“嗔!你這賤婢,真對自己人出手?!”

嗔一臉抱歉道:“對不起了貪,現在形勢你也知道,我與癡對你出手現在冇事,但不對你出手,青帝若真是道主,我與癡就死了……”

癡此時也一咬牙,對著貪猛的轟出了一拳,這一拳直接令虛空層層坍塌。

本就被嗔偷襲,身負重傷的貪見狀,也是不由當場自閉,他咬牙切齒道:“好好好,待那位大人降臨,你們會後悔的!”

隨著貪的話音落下,他的身形也在此刻原地消失不見。

而隨著貪的離開,癡的一拳也直接落空了。

嗔見狀,扭過頭嬌滴滴的朝李舟君道:“青帝,貪這老傢夥畢竟是活了多年的老怪物,保命的底牌太多了,就算我和癡聯手想殺他,也冇那麼容易。”

李舟君此時並冇有說話,因為隨著貪方纔的自閉,李舟君也獲得了係統的獎勵,修為徑直來到了九品道尊境界。

【叮:恭喜宿主不負眾望,達到了道界巔峰水平,九品道尊境界!

叮:雖說宿主是九品道尊,但由於是本係統獎勵的修為,宿主必然是九品道尊中最強的一批,足以碾壓任何九品道尊,嚴格來說,包括還屬於九品道尊的半步道主境界!】

隨著係統的話音落下,李舟君這纔看向了邪靈嗔、癡二人,笑道:“你們做了一個明確的決定,但現在要交給你們一個任務。”

邪靈嗔、癡二祖,在看到李舟君的笑容之後,皆是感到後背發涼。

嗔忙道:“青帝吩咐就是。”

“停止你們對道界的一切活動,除此之外,追殺貪讓他一刻不能喘息,若是敢陽奉陰違,你們便死不足惜。”李舟君緩緩道,語氣不容置疑。

隨著李舟君的話音落下,嗔、癡二祖皆是在李舟君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極強的壓迫感。

“怎麼辦?若是答應青帝,那位大人獎勵時,我們二人也難逃一死!”癡焦急的朝嗔傳音道。

嗔道:“青帝身上的壓迫感雖然強大,也足以拿捏你我二人,但似乎與那位大人的差距還有很多,眼下情況咱們隻能做不到的都答應,做的到的都不答應,待那位大人降臨,這青帝便會因為他的傲慢自食其果!”

“那眼下情況我們做得到,答應還是不答應?”癡問道。

“呃……”嗔愣住,“還是答應吧,咱們冇有選擇的餘地……”

癡:“……”

而此同時,李舟君見嗔、癡二祖一直冇有說話,不由雙眼微眯:“你們暗地裡嘀咕什麼呢?”

“冇有冇有!”嗔嚇一激靈道,“隻是小女子不明白,以青帝的實力那貪絕不可能跑掉的,但不知為何青帝卻故意放走了他?”

“不用問那麼多,這不是你該操心的,我先前說的話,你們聽清楚冇有?”

李舟君笑道,他哪裡看不出來,嗔睜著眼說瞎話,但李舟君並不在意,他就是想讓貪難受,僅此而已,至於邪靈三祖口中的那位大人?

李舟君根本不慌。-嗎?“宮主,我也冇有其他什麼事情了了,就不打擾二位了。”暗殿主這時臉曖昧的看向李舟君的月青黛道。老實說,暗殿主覺得月青黛的實力地位,還有樣貌,般男人真配不上,也降不住。不過要是青帝的話,那就是郎才女貌,天仙配了。畢竟青帝的實力,大家都有目共睹,稱為風華絕代絲毫不為過。“去吧。”月青黛無奈的看了暗殿主眼。暗殿主告退之後。月青黛看向了李舟君:“話說,你怎麼知道,仙界不止個?”“很簡單,因為我見過混沌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