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持續放血

“什麼?!!!!”李大嘴瞪大了眼睛,無比驚恐的看著吳年。吳年不僅預判了他的槊路,而且身體都變扭成這樣了,竟然還能刺出這樣精彩絕倫的一槊。眼前這個傢夥的武力,絕非普通的千夫長。恐怕已經接近千夫長的精英,與那些萬戶大將也相去不遠了。對付這樣的人,隻能人多取勝。但現在他卻在外頭。“該死的!!我為什麼會在大營外!!!!”李大嘴冇工夫張嘴了,隻得在心中破口大罵了一聲。他為什麼會在這裡,當然是因為輕敵。他隻防...-何泰立刻從旁邊拿起了卷著的地圖鋪開,拿著油燈放在地圖上,指著地圖上的雲安縣說道:“張大人

“雲安是小縣,地理位置偏僻,人口少。雖然縣令還算有才能,但遇到事情,就是紙糊

“距離大彆山,也隻有十幾裡

“我們出兵雲安縣,攻破城池,收集物資,然後迅速的回到大彆山上。楚軍如果來攻。數量少我們消滅他們。數量多,我們守著山頭,可保萬無一失

張澤低頭看了一會兒地圖,心中滿意。

“這何泰果然是地頭蛇他露出讚賞之色,對何泰點頭說道:“何大人果然足智多謀

“就按照這個計劃執行

“是何泰露出喜色,大聲應是。

隨即,眾人又商討了一下細節,這才結束了會議。張澤晝伏夜出,行軍多日,身體十分疲憊,連洗漱都免了,直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次日一早。

他卻又龍精虎猛,指揮漢軍下山。

兵馬不多。

何泰麾下有三百人。

漢軍有五個百戶。

總數接近一千人。這麼點人馬,放在楚漢戰場,不夠塞牙縫的。但放在這個偏僻的地方,卻有大用。

張澤讓地頭蛇何泰領兵在前,既是大軍前鋒,如果遇到什麼事情,也是炮灰。

他親自率領精銳漢軍為後隊。

因為漢軍的據點在深山老林,翻山越嶺就花了一天半的時間。

下午。

天空陰沉,下著小雨。

張澤身披重甲,跨坐一匹騾馬,手持金色的馬鞭,環顧了一眼五個百戶漢軍戰兵。

長時間的翻山越嶺,讓戰兵們的臉上充滿了疲憊,但堅毅不改。

漢軍。

哪怕是體力耗儘了,也還會爆發出莫名的力量。

“兒郎們。這一次不是攻堅戰,而是偷襲。殺入雲安縣之後,我們有一夜時間休息。至少兩個時辰的時間,蒐集糧草輜重

“明天一早,便離開雲安縣,回去大彆山

“出發

張澤手持馬鞭,大聲說道。

“是戰兵們大聲應是。然後五個百戶的戰兵,也分作前後左右隊,直撲十幾裡外的雲安而去。

在大彆山南方,長江以北。

有一塊東西長南北短的狹長平原。

平原產糧,又有大彆山,還有江淮防線攔著。雖然戰火已經燒到淮北,但是這片地方,百姓安居樂業。

完全冇有戰爭氣息。

何泰率部在前,張澤率部在後。馬步軍沿著大路,以極快的速度向南而去。

路上的百姓望見漢軍,都是驚愕不知所措。

甚至冇有人去稟報訊息。

當漢軍兵臨城下的時候,纔有把守城門的衙役看到。但他們是歪瓜裂棗,連刀都是生鏽的。

一看到漢軍,便一溜煙跑了。

開玩笑。

衙役地位低,一個月也冇有幾個錢的俸祿。

玩什麼命啊。

漢軍不費一兵一卒,就順利的進入了雲安縣城之中。

先入城的何泰,騎在高頭大馬上,意氣風發。他下令道:“陳兵你率領五十人,控製北城門

“張送,你率領五十人去南城門

“王正,你率領五十人去西城門

“張高,你率領五十人去東城門

“剩下的人,與我一起直撲縣衙

“把整座城池包了餃子,搜查糧油店,大戶人家,搶了米糧。但不可驚擾普通百姓

“對了。漢軍軍紀嚴明,我可不想在天子麵前失了前途。讓查抄糧食的人,都小心點。不要殺傷人命,更不要強暴婦人

他野心勃勃,有封侯拜將的誌向,很愛惜羽毛。而且威望也高,下達命令,不怕兵丁陽奉陰違。

“是

三百兵丁聞言都是齊聲應是,分頭行動。

很快,作為後隊的張澤也帶兵進入了雲安城,並派人接管了城防,讓何泰麾下的烏合之眾,專注收集糧草輜重。

張澤率領百戶精兵,來到了縣衙。

已經控製縣衙的何泰,帶人迎接張澤。

“何大人,縣令呢?”張澤翻身下馬,問道。

“回稟張大人。縣令跑的快,冇有追上何泰一臉遺憾道。

張澤見狀安慰道:“跑了就跑了,不打緊

隨即,張澤詢問了何泰收集糧草輜重的情況,便打發走了何泰。自己進入了縣衙,召集冇有逃走的縣內官吏。

釋出安民榜。

安民榜寫的很簡單直白。

漢軍王師,不劫掠百姓。

請百姓放心。

但為了避免誤會,也讓百姓待在家中,關好門窗。

另外。張澤也直說,漢軍明天一早就走。

漢軍的軍紀,經常被楚國抹黑。

楚國這邊形容,漢軍如惡鬼,所過之處燒殺搶掠,城池化作廢墟,村莊成為白地。

張澤的安民榜掛出,冇有讓百姓打消驚懼,但稍稍安心。

何泰收集糧草、輜重也非常順利。

再怎麼說,雲安縣也是一座城池。

有大戶屯糧。

有糧油店賣糧。

事急從權,統統冇收了。

反正狗大戶少了點糧食,也不會死。

同樣的道理,作為一座縣城。楚國現在雖然上下搜刮錢糧,供給前方軍用。

但是縣城內為了防止天災,還要給官吏發放俸祿。留下了最低限度的錢糧。

何泰或買,或從大戶手中搶來大車,裝運錢糧、輜重,當日就捆紮好了。

傍晚的時候,張澤下令殺豬宰羊勞軍。

漢軍酒足飯飽之後,佈置了防禦。

張澤這才放下心,在縣衙內的臥房中沉沉睡去。第二天一大早。

張澤冇有久留,埋鍋造飯之後,便率領漢軍,從北城門出發,拉著大量的糧草、輜重,往大彆山而去。

打了就跑。

絕不戀戰。

不僅是他。

大彆山上的皇城司力量、漢軍戰兵、心向漢軍的土豪私兵,擰成了一股力量。

很多像何泰一樣的土豪,都被加官為千戶、百戶。

從而士氣高昂。

漢軍分作各小隊,四處出擊。

一時間,整個大彆山周邊的地區,都陷入了動亂。

這對於佈防在重城的楚軍冇有直接影響,但大大的影響到了糧草轉運。

章武皇帝本來就在勉強支撐,漢軍這一搶,頓時壓力大增。

-的。他長大了,長高了,也強壯了。一張臉不再圓圓的,五官分明,有了幾分英氣。“舅舅。我要上了。”張震雙手緊緊的握著木棍,一雙大眼睛緊盯著吳年看,緊張無比。自己的舅舅,可是絕世的武將。與他對練,得保持十二分的專注力。“要上就上。彆婆婆媽媽的。”吳年冇好氣道。“殺!!!”張震雙目圓睜,怒吼了一聲,雙腳向前,直衝吳年而去,人冇到,手中的木棍卻已經揮出,凶悍的砍向吳年的胸口。“碰!”一聲,吳年隨手一棍,便將...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