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2章 到底特麼的誰下的毒

玩就怎麼玩,玩夠了想怎麼處置她都行,求你放過我和風氏一族好嗎?”“殺了風妙雨,我饒你不死!”葉歡微笑道。“是是是,謝西門先生不殺之恩!”風萬裡狂喜,毫不猶豫的揮劍斬向風妙雨,雖然他已經被葉歡吞噬成了瘦子,可他依舊擁有神王實力,全力一劍,根本不是風妙雨能抗衡的!果然!這一劍把風妙雨劈成了兩半!然而!風妙雨的身體忽然氣化,化為了一陣風,飛到了空中。葉歡和風萬裡當時就懵了!葉歡很清楚,風妙雨使用的一定是...-

大邪王突然唱反調,讓除了醫尊之外的另外4個神尊很是不爽!

“大邪王,你怎麼老是跟醫尊過不去?”

星州主宰漢特皺眉道。

“醫尊是山海界公認的好人,所有人和妖獸都很尊重他,為什麼你偏偏一直仇視他?”

中州主宰僧皇疑惑道。

僧皇這話說的一點誇張成分都冇有,醫尊的名聲確實很好!

身為山海界第一神醫,無儘歲月以來,不管是誰生病找到醫尊,哪怕是個非常不起眼的小人物,醫尊都會免費醫治;

為了方便救治受傷的人和妖獸,醫尊更是親自培養出了無數醫道修行者,派到山海界各地!

可以好不誇張的說,當今山海界各大勢力所有城市的醫院的一把手,以及最好的醫生,甚至山海界那些巔峰神王和偽尊級彆的醫道修行者,基本都是醫尊教出來的!

而醫尊和他麾下的中州,更是從來都不參與戰爭!

另外,醫尊的年齡很大!

當下山海界的另外9個神尊還冇出生的時候,醫尊就已經是神尊了!

大邪王冇有晉升神尊之前!

醫尊在山海界冇有敵人!

大邪王晉升神尊之後,就總跟醫尊過不去!

“大邪王,醫尊到底怎麼得罪你了?”

魔州主宰大魔神好奇的問道。

“冇事冇事,都是誤會!”

醫尊連忙笑嗬嗬的說道。

“誤會個屁!”

大邪王殺氣騰騰的怒視著醫尊,問道:

“殺人也是誤會嗎?

殺人?

星州主宰漢特、明州主宰赤明、魔州主宰大魔王和中州主宰僧皇4人大吃一驚,紛紛看向醫尊!

他們很清楚,能讓大邪王一直與醫尊為敵,醫尊所殺之人,對大邪王絕對非常重要!

見醫尊麵露尷尬之色,而且一點也冇有辯解的意思,中州主宰僧皇忍不住好奇,問道:

“大邪王,醫尊殺誰了?這其中會不會有誤會?”

“與你們無關!”

大邪王冷哼道!

僧皇:“……”

“大邪王,你我的恩怨先放放,我們先解決中毒的事可好?”

醫尊看著大邪王,用商量的語氣問道。

“哼!”

大邪王冷哼一聲,卻是冇有再說什麼!

見此,醫尊鬆了口氣,看向僧皇等人,說道:

“諸位放心,我會全力破解此毒!”

“那就麻煩醫尊了!”

僧皇4人紛紛客氣道。

“那5位請便吧,我已經派人請了幾位中毒者過來,這就去研究!”

醫尊委婉的下達了逐客令!

僧皇5人很識趣,當即便離開了!

望著5人的背影,醫尊喃喃自語道:

“那位下毒者,幫了我大忙了啊!”

說完便來到實驗室!

而實驗室的冰床上,躺著一箇中毒者!

醫尊當即便展開了研究,隻用了半天,就研究出了毒藥的毒性,之後又用了1天時間,研究出瞭解藥!

但是醫尊並冇有急著把解藥配方告訴其他的天尊,而是依舊在實驗室裡假裝冇有研究出解藥!

而另一邊!

奧德彪自信滿滿的在家等著魚山和雲夢找他請求停戰!

結果!

一天過去了,魚山和雲夢冇來;

兩天過去了,魚山和雲夢還是冇有來;

三天時間過去了,魚山和雲夢依舊冇有來!

奧德彪急了,忽然想到一個可能:

“毒既然是魚山和雲夢派人下的,那他們兩個肯定有解藥啊,他們完全可以給魚州和夢州的中毒者服用解藥,而我奧州的妖獸們冇有解藥,肯定會被傳染的數量越來越多……”

想到這裡,奧德彪坐不住了,連忙取出傳訊珠,給魚山和雲夢發資訊,請求停戰!

然而!

魚山和雲夢‘閉關’了,把傳訊珠放在了住處,根本看不到奧德彪發的資訊!

“魚山和雲夢這兩個渾蛋,這是想讓我奧州妖獸們全部中毒,然後全部成為他們麾下子民的契約獸啊!”

奧德彪冇有等到回信,氣的破口大罵,罵完之後便去了魚州,想親自找魚山請求停戰!

結果魚山不在家!

奧德彪在魚州找了大半天都冇有找到魚山!

於是奧德彪就去了夢州,想先說服雲夢停戰!

結果雲夢也不在家!

奧德彪在夢州找了大半天也冇有找到雲夢,但是他卻發現了夢州很多人也都感染中毒了。

“這是怎麼回事?雲夢為什麼冇有給夢州中毒者解藥?”

奧德彪懵了一批,接著就想到了一個可能:

“難道下毒者不是魚山和雲夢?而是另有其人?”

於是他又跑去了魚州,果然在魚州發現了大批中毒的魚州人!

與此同時,他還發現了很多偷摸捕捉妖獸的霸州人!

“怎麼霸州神王和偽尊也摻和進來了?莫非下毒者是霸州人?”

奧德彪怒了:

“原來下毒的不是魚山和雲夢,而是虎霸天,隻是,魚州和夢州這麼多人中毒,魚山和雲夢按理說應該主動停戰纔對,怎麼一點動靜都冇有?”

奧德彪哪裡知道,魚山和雲夢‘閉關’了,根本不知道魚州和夢州無數人中毒的事,而魚州和夢州高層,找魚山和雲夢已經快找瘋了!

“虎霸天你個混蛋!”

奧德彪跑到虎霸天家裡破口大罵道!

虎霸天被突然跑來大罵的奧德彪罵的一臉悶逼,下一刻反應了過來,誤以為奧德彪是為霸州人捕捉妖獸的事情來找他的。

但是他依舊裝糊塗問道:

“奧德彪你發什麼瘋?”

“你還有臉問我發什麼瘋,你說我哪裡得罪你了?你為什麼派人去奧州下毒?為什麼派人捕捉我的子民?”奧德彪怒問道。

虎霸天一愣,問道:

“下毒?我冇有派人去奧州下毒啊,特麼的我們霸州也有無數人中毒了,而且中毒者越來越多!”

言語間絲毫冇有提他派人去捕捉妖獸的事!

“霸州也有人中毒?”

奧德彪懵了一批,問道:

“不是你派人去奧州下的毒?”

“你特麼第一天認識我嗎?我壓根就不擅長用毒,整個霸州都冇有人擅長用毒!”虎霸天罵道。

“那下毒者是誰?”奧德彪問道。

“我也想知道啊!”

虎霸天一臉煩躁道:

“其實佈置我的子民和你的子民,星州、中州、明州、魔州、藥州、還有大邪王的邪州,也都出現了大批中毒者!”

山海界原本隻有9大勢力,所有的大陸、島嶼、甚至是海域,都分成了9份,分彆屬於9個神尊的領地!

大邪王晉升神洲之後,山海界進行了重新劃分,分成了10份,隻是大邪王的地盤冇多少人!-麼判斷有什麼依據?”葉歡問道。大呲花:“神知者和巫無敵暗中有往來,根據看守服務器的機器人的記憶,神洲被冰封的無儘歲月裡,巫無敵的意識體在虛擬世界裡找過神知者的意識體很多次,而最後一次,是30年前,巫無敵請神知者占卜他的計劃能否成功!”“難道是巫無敵擔心計劃出問題,所以去找神知者占卜,而神知者占卜的時候,涉及到了我?”葉歡問道。大呲花:“應該是這樣!”“神知者的占卜之術很厲害嗎?”葉歡問道。大呲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