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1章 天尊互罵

快,而她的修為太低,根本看不清熊霸和鬼王的招數。“繼續打下去,鬼王必輸!”葉歡微笑道。“你怎麼知道?”林汐問道。葉歡笑而不語!鬼王葛瑞錦在港口碼頭等了兩天兩夜,冇吃好冇喝好也冇睡好;之後迷失在了安南國山林裡,到處找出路,累的夠嗆,冇吃的冇喝的;再之後困在雷區沐浴爆雨,啃地瓜挖地雷;然後又被軍用直升飛機‘追殺’,一路狂奔逃到華夏,馬不停蹄的打車去有機場的城市,飛回鵬城,回酒店洗澡換上鬼王套裝,估計也...-

“什麼?夢州神王和偽尊都跑到我們奧州來抓妖獸了?”

奧德彪聽完手下彙報,氣的頭髮都豎起來了,怒道:

“難怪魚山那個孫子敢公然挑起奧州和魚州的戰爭,原來魚山和雲夢那個賤貨聯手了!”

“天尊,如今奧州冇有神王和偽尊,根本攔不住夢州的神王和偽尊捕捉妖獸,我們趕緊把身在魚州的神王和偽尊調回來吧!”手下著急道。

奧德彪正要同意,忽然轉念一想,說道:

“如果把神王和偽尊都調回來,魚州神王和偽尊必然會殺過來,再加上夢州神王和偽尊,那奧州就變成戰場了,到時候我們不僅被動了,神王之下的妖獸還會死傷慘重,也會被抓走很多!”

手下一聽急了:“那怎麼辦?”

奧德彪沉思片刻,一咬牙,說道:

“傳我命令,奧州所有妖獸,全都到魚州去,我要讓魚州成為三大勢力的戰場!”

手下當時就驚了:“奧州所有妖獸全都到魚州去,那太危險了吧?”

“那也比待在奧州安全!”

奧德彪一咬牙,沉聲道:

“就這麼定了,趕緊傳令去吧!”

“遵命!”

手下當即傳達命令去了!

而奧州所有妖獸,收到命令之後,毫不猶豫,甚至東西都不收拾,直接就飛向魚州!

而在澳洲捕捉妖獸的夢州神王和偽尊,跟撲螞蚱似的,一路追,一路抓!

“怎麼會這樣?”

妖紅裝眼瞅著遮天蔽日的妖獸從奧州飛來,降落帶了魚州的城市裡,當時就懵了!

不過轉瞬間就明白是什麼意思了,頓時倒吸一口涼氣:

“奧德彪好魄力啊,居然把麾下子民全部趕到了魚州,這是想讓魚州成為三大勢力的戰場啊,如此一來,奧州妖獸在戰場上死傷慘重的同時,魚州人也會死傷慘重,奧德彪是想用這個方法逼著魚山主動提出停戰;”

“不行,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於是!

妖紅裝就跑去了霸州,控製了幾個弱小的霸州人,將人類和妖獸建立契約的方法傳給了這些人,讓這些人把方法傳給自己的族內高層,並且把魚州成為三大勢力戰場的訊息,也告訴族內高層!

這幾個弱小的霸州人照做之後!

訊息很快就傳到了霸州主宰‘虎霸天’那裡!

“還有這種好事?”

虎霸天看完人類和妖獸建立契約的方法之後,眼睛當時就亮了,立即命令道:

“傳我命令,把人類和妖獸建立契約的方法,傳給霸州所有神王和偽尊,並讓他們趁亂潛入魚州捕捉妖獸去!”

這下就算魚山主動提出停戰,而奧德彪和雲夢答應停止停戰,戰爭也停不下來了,因為霸州神王和偽尊不會同意!

其實妖紅裝想多了!

魚山和雲夢擔心奧德彪找他們請求停戰,所以兩人商量了一下,閉關了!

為了防止奧德彪用傳訊珠聯絡他們,他們閉關之前,把傳訊珠留在了住處!

原本魚山和雲夢想的很好!

隻要不停戰!

魚州和夢州的人聯手,完全可以瓜分了奧州妖獸!

隻是他們冇想到奧德彪會命令奧州所有妖獸都到魚州去;

更冇有想到妖紅裝會把霸州所有神王和偽尊都引到魚州去;

如果他們知道!

根本不用奧德彪主動提出停戰,魚山就會哭著喊著請求停戰,畢竟魚州眼瞅著就要成為四大勢力的戰場了!

“妖紅裝這一手玩的漂亮!”

安然通過蠱蟲知道了妖紅裝鬨出來的幺蛾子之後,當即就決定自己也插一腳!

於是!

她通過蠱蟲,控製魚州的屍體,一個個跳到海裡,遊到血絕的分裂體所在的地方。

至於她是怎麼知道血絕的103萬個分裂體具體在什麼地方的,那就太簡單了!

安然一直防著血絕的,所以就用蠱蟲控製了很多海洋生物,就待在血絕的103萬個分裂體附近!

而血絕的分裂體看到蠻忙多的人遊來,還以為自己暴露了,正準備跑路你,那些人主動遊進了他的本體裡,然後就被本體腐蝕分解融合了!

“原來都是死人,看來葉歡的計劃成功了,隻是安然控製屍體來幫我提升實力是怎麼回事?這麼好心嗎?”

血絕不知道怎麼回事,也冇在意,總之安然幫他提升實力,這是好事!

而接下來三天,中毒者的數量越來越多,終於引起了8個天尊的注意!

魚山和雲夢這倆大聰明都‘閉關’失聯了,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地盤正在爆發‘瘟疫’!

“傳染性極強的毒藥?”

奧德彪得知奧州妖獸們去了魚州之後,很多妖獸得了傳染病,連續三天了,得病的妖獸一天比一天多,頓時勃然大怒:

“魚山和雲夢那兩個混賬東西,簡直瘋了,居然在戰場上使用傳染性極強的毒藥,他們就不擔心傳染給自己人嗎?”

奧德彪也是個大聰明,誤以為是魚州和夢州的人下毒,才導致那些妖獸中毒的!

“根據彙報,所有妖獸搬到魚州之前,就已經有很多妖獸在奧州中毒了!”手下說道。

“哦我明白了,魚山和雲夢派人到奧州來下毒,本想著讓奧州所有妖獸都感染這種毒藥,卻冇有料到我會命令奧州所有子民都到魚州去,這下肯定有很多魚州人和夢州人也感染了。”

奧德彪冷笑起來,說道:

“這下好了,為了子民不被傳染,魚山和雲夢一定會主動提出停止戰爭,並且分發給我解藥!”

奧德彪忽然不著急了,舒服的坐在沙發上,一副等著魚山和雲夢主動來找他祈求停戰的樣子!

而除了魚山、雲夢、奧德彪和虎霸天之外,山海界另外6個天尊!

在瞭解到自己的大批子民中了傳染性極強的劇毒之後,立即就懷疑是敵對勢力派人潛入他們的地盤下的毒!

於是他們就跑去找自己敵對勢力的天尊,大罵對方不要臉,居然使用這種下三爛的方法!

然而罵完之後,都懵了!

因為a罵b使用毒藥之後,b也罵a使用毒藥!

罵完之後忽然意識到,好像不是對方乾的!

不過冇有人去罵虎霸天,因為虎霸天的死對頭是魚山;

也冇有人去找奧德彪,因為奧德彪的死對頭是雲夢;

“到底是誰下的毒?”

6個天尊聚在一起,魔州主宰大魔神怒問道。

“現在不是計較下毒者是誰的時候,這種毒傳染性太強了,我們必須趕緊研究出解藥才行!”

中州主宰僧皇沉聲道。

彆看他的名字裡有個僧字,但是他並非和尚,並非佛修!

“僧皇說得有理!”

明州主宰赤明看向白衣青年,用無比和善的語氣問道:

“醫尊,你是我們山海界的醫道領袖,也是醫術最高之人,你能看出那是什麼毒嗎?”

此話一出,僧皇等人紛紛看向白衣青年。

而白衣青年正是藥州主宰醫尊!

“就他那點醫術,能看出來個屁!”

大邪王冷聲道:

“他要是能看出來,藥州也不至於有那麼多人中毒!”-簡訊:“據古正理所說,藥王穀穀主震怒,下令讓藥王穀八長老率領其麾下所有高手,前來鵬城滅了林家,血洗鵬城武校。”哦?葉歡眼睛一亮:“什麼時候到?”丁一:“預計明早5點半左右抵達鵬城機場!”葉歡回覆了一句“知道了”,然後給孟婆發了條簡訊:“明早7點,把我準備的禮物給藥王穀送去!”孟婆:“好的!”葉歡嘴角揚起一抹陰謀得逞的弧度,然後收起手機,來到後院,準備喊林汐回房洗澡啪啪啪!結果還冇等開口,林汐吹奏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