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6章 【175】抓紕漏

提醒她來。沒等到他開口再喊人,咚咚咚,她跑到了。不用其他人多說,謝婉瑩當即跪下幾乎趴在地上,要更仔細地觀察這傷員的頭部。 在她檢視的時候,四周的同行是盡可能安安靜靜的。包括到場的肖揚,將箱子裏的器械全遞出去給對方做準備時,和其他人隻能想著她這個奇怪的趴地姿勢究竟是那雙眼能望到患者頭部裏頭哪兒去了。不是醫生的,更奇怪她這是在幹什麽。消防人在不安地咽口水了:這人是行不行?真的是醫生嗎?終於,謝婉瑩抬...不能說楊醫生害了自己,醫生隻是普通人,很少有人能在受到劇烈創傷後能冷靜等待的,趕緊找醫院救自己是人類求生的本能反應。

楊醫生是患者不冷靜,情有可原。

給楊醫生治傷的醫生不能再腦子拎不清。

一群醫生繼續在CT室等待患者全身掃描結果,千萬不能急。

“腹部沒有外傷。”魯醫生為楊醫生鬆口氣說。

腦袋呢?

別像徐姐那樣麻煩了。

說曹操曹操到,隻聽門鈴這會兒響起來。

實習醫學生急急忙忙站起來代替忙碌的老師們去開門看看是誰。

見曹勇醫生帶人走進辦公室。

“師兄,班長。”回頭望到熟人,不愛說話的耿醫生開口說話了。

到場的神經外科醫生們彎著腰站在顯示器麵前查閱患者的腦部掃描結果。

嶽文同問:“什麽情況?”

“不用了,我這裏叫人打。”謝婉瑩醫生道。

為此,夫妻倆在同個地方,沒需要則沒麵對麵交流,各和其他人說話。

耿永哲醫生不用等謝同學提醒,配合打電話給手術室。

胸外科聯係上,胸外科今晚一線值班蔡醫生回答道:“之前有聽你們急診護士打過來一次電話。”

曹師兄怎可能是因為她下來,是患者為同行的特殊身份。

蔡醫生冒汗,深感接下來自己要繼續被謝欽差抓。

蔡醫生說:“我通知了二線三線醫生,他們應該在趕回醫院的路上。”

錯了。

初見患者可以預想到的胸外傷,護士奉醫生命令先打電話讓專科科室醫生有所準備。現在謝醫生通知對方是檢查結果出來,患者需要緊急胸外科手術。

如此各自分工忙忙忙的場麵,如果是不知情的路人經過,絕對想不到這裏有一對新婚夫妻的醫生。

“這裏有塊血腫。”嶽班長指出。

蔡醫生心頭一顫:完了,被謝欽差抓了個準紕漏。

其他幾位老同學,包括跟著來的嶽班長,想的曹師兄是為了老婆專門下來幫忙的。否則,以曹師兄的主任身份是沒必要專程下來看片子的,派個人足矣。

“二線三線醫生沒回來之前,你立即先上手術室去做準備。”謝婉瑩醫生提醒對方,這不是個普通病人,醫院總值有命令的。

“要通知胸外科。”耿永哲答。

“通知手術室麻醉科沒有?”

這事兒確實該先通知下手術室麻醉科。手術室值班人員要起床,尤其手術室護士需要先準備好手術室如手術室消毒等工作的,提前通知可以減少準備時間。

通知其它科的電話謝婉瑩醫生一早在打。

“我打電話——”蔡醫生準備亡羊補牢。

謝婉瑩醫生自己可不這麽想。

魯醫生忙碌地列印片子,希望能盡快把患者的片子帶到手術室好讓手術醫生查閱。

楊醫生是不會想到自己腦袋裏都有些出血。

腦內血腫要看出血量的,要看有沒有占位,而且同其它部位外傷,不是說一開始病情絕對很重。

外傷病人哪怕初期檢查結果尚好,醫生會強行讓其留院觀察是這個緣故了,因為怕其後麵繼續有出血。

“沒關係,讓他們胸外科先把手術做了。”曹勇醫生道這話時終於回頭望了眼老婆。

謝謝親們的支援,晚安親們~。對於這種看得出來的危急重症患者,是絕不能掉以輕心的。謝婉瑩全神貫注在自己的聽力上,四周的情況隻要不是有個其他病人需要醫生立馬搶救的,暫時是不能進入她眼裏的。“喂!”患童家屬猛喊她兩聲。緊接所有人發現她紋絲不動好像變成個石頭人。郭子豪的腦袋要懵掉了,這是前輩說的優秀謝醫生嗎?怎麽耳朵變聾了?莫非她不知道現在是什麽個狀況嗎?“我喊你呢!”急躁的家屬等不及,見那患童父親伸出手去拽醫生的白大褂,一幅表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