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9章 【178】被看見了

前丟臉。八年班再爛的學渣也有腦子的,魏尚泉經過提醒恍然大悟:“植物人。”植物人,與腦死亡有顯著區別。腦死亡無自主呼吸心跳,植物人有。兩者腦電圖不一樣,很好辨認的。 即使如此,植物人給家屬帶來的痛苦不言而喻。植物人好比活死人,隻會睡,偶爾能對外界刺激有些輕微反應,但是醒不來,生活不能自理隻能靠他人照料最糟糕的是,進入植物人狀態時間越久,能恢複成正常人意識的機率越小。 想必,這個給她發來郵件的病人...第4089章

【178】被看見了

師兄不回話,米思然心頭空空的,是很惶的。

在臨床上最怕被帶你的老師討厭了,偏偏她米思然是這樣的倒黴蛋。

有些醫學生因此尋求轉科,找個好點的帶教老師。因為醫學是師徒製,最好是跟著老師學習到畢業到工作,這纔是一帆風順否則要重頭來的。

跑到神經外科門口,米思然擦擦汗,不知自己該不該繼續走去手術室,有可能走到手術室被師兄瞪眼讓出去了。

瞬刻間,眼淚在她眼眶裏打轉。

她現在的窘境,比羅燕芬醫生當初在普外科更慘。

羅燕芬醫生至少年紀大些社會經驗多些,能厚得起臉皮使勁兒纏著老師學,能拎得清放得下自尊心。

隻能說她米思然一路學習過來是天之驕女,沒有經曆過羅醫生的社會捶打,也沒有範芸芸那種後來居上願意不擇手段為了爬上來而主動跪舔謝師姐和其他老師的意識。

想學謝師姐又沒有謝師姐天生的雄厚實力。

不上不下的狀態,讓她在要畢業時深感到自己的醫學路是越走越艱難。

“你在這裏哭嗎?”

是誰說話!米思然被這個突然插進來的聲音嚇慘了。

她慢慢慢慢地轉過頭去,直到看見了燈光下那張如曹師兄俊俏如神仙的臉蛋。

是曹師兄的哥哥那位兒科大神!

好慘好慘啊,米思然內心尖叫著。

再笨的她都知道,被臨床前輩發現哭會是什麽結果。前輩會懷疑她是個愛哭包的。

等你工作不是學生了,沒有一個上級和前輩會喜歡你哭的。有什麽好哭的,職場上從來沒有能讓哭自己委屈的空間。要說委屈,職場人個個都有不是你一個人可憐。

快點快點給自己找回理由澄清,米思然的嘴唇哆嗦兩下後,手指指了指天花板:“剛,掉了灰塵——”

曹昭的臉上呈現出極少見的一抹震驚。

學生被老師刮鼻子哭實際上見的多去了,別說女學生哭鼻子,男學生偷偷擦眼淚的一樣有。

他曹昭隻不過是見到隨口一問罷了,根本沒想把麵前這個學生怎樣。

回頭,曹昭望瞭望科室門口那塊牌子,是寫著神經外科沒錯。研究人腦的神經外科裏有這樣的學生嗎?

掉灰塵進眼睛裏,這藉口老掉牙到——

意識到自己再次說錯話了,米思然已經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麽話好,急忙垂下頭轉身溜了算了。

當她踏出去兩步,後麵傳來一聲:

“你這人,看起來比較適合幹兒科。”

兒科醫生要求什麽樣的,一類是他曹昭這種了,特別能玩能當孩子王,另一種是有點蠢巴巴的,如戴南輝。

跟孩子混一塊兒,要麽比孩子聰明多到能掌控孩子,要麽和孩子一樣犯蠢讓孩子天然把你當同類對你沒戒心。

一個兒科大神對她說這話分明是一記重錘。她要做的是神經外科醫生不是兒科醫生。

想範芸芸如果不是成績不好都不願意去兒科的。

實在吞不下這口氣,米思然回頭,給對方一記眼神表態。

謝謝親們的支援,晚安親們~這裏探訪國協未來的新外科大樓。她白天有事參與不了,自己來一趟嚐試能不能摸進去新大樓裏瞧瞧。 做賊典型的心虛,偷偷摸摸的路上左顧右盼,怕被人抓到。是她想多了,走到新外科大樓前。由於未正式對外宣佈完工,施工地四周的鐵皮未拆,夜裏大門緊鎖,無人看守她也進不去。憋死她了,摩拳擦掌,望著鐵皮牆,想著要不要爬上鐵皮跳過去。鈴鈴鈴,電話響,手忙腳亂先掏出手機。“香瑜。”是男閨蜜李孝深醫生打過來的電話。“什麽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