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最惡毒的人

或者注意到他們的真正關係。而旁邊在看檔案的江墨琛表現的毫無波瀾。當廣告播出的一刹那,顏夕一眼就看到了她在銀幕上的表情,她那麽依戀的看著他,彷彿看著整個世界,表現出的幸福和甜蜜讓她本人都覺得臉紅。當然,所有畫麵上江墨琛都沒有露過臉,有的隻有他的背影和手。WM用了最後兩個人相互依偎在一起的照片作為結束,配上音樂和濾鏡,整個畫麵美得讓人窒息。廣告播出之後,WM製作的巨幅廣告牌在各大商場展示,作為WM婚戒...新品發布會之後,顏柔一直待在顏家,看起來好像已經得到了教訓。

但顏夕比任何人都清楚,那是不可能的!

曾爾鈺在沙發上和顏老爺子通話,“爸,你真的決定了?”

“爾鈺,這麽多年,是我們虧待你和小夕了,我以前真的沒想到顏柔會變成那副模樣!我知道顏家欠你們的,可能永遠都還不清,但請你念在大家畢竟是一家人的份上,來赴宴吧。”

“這次,我請的都是家裏的直係親屬,有些事,我想徹底的說清楚。”顏老爺子的聲音裏透著疲憊和愧疚。

曾爾鈺看了看麵前的女兒,“好,我們一定去,但是,爸,你要做好心理準備,一旦發生什麽事的話……”

“我明白。”

顏老爺子點頭,“隻要你們能來就好。”

或許在這個時候,顏老爺子已經決定要真正清理門戶了。

假如顏柔什麽都不做,還願意留在顏家,那顏家必然會有她一口飯,但如果她還是執迷不悟,連她肚子裏的孩子也沒必要再留著了。

掛了電話之後,顏老爺子望著遠處的山景,眼中漾著淚光。

曾爾鈺把電話的內容告訴了顏夕,江墨琛也在顏夕身邊。

“媽,你想去嗎?”顏夕問道。

“媽聽你的。”曾爾鈺知道顏柔有能力處理顏氏的危機,就能處理顏家的事,她為自己有這麽一位好女兒而驕傲。

顏夕思考了幾分鍾,“我們一起去,看看爺爺怎麽處理這件事。”

顏柔害她在先,又買兇綁架曾爾鈺,還泄露公司名單,在發布會上大吵大鬧……無論是哪一項罪名,都足夠讓她翻不了身。

當天中午,顏老爺子在飯桌上宣佈了要開家宴的事。

顏柔跟顏傑都在,說實在的,顏傑根本不想跟顏柔同桌吃飯,每每想到她做過的那些事,顏傑就按捺不住心裏的怒意,完全是為了顏老爺子和顏夕在忍著。

“就定在明晚,洲際酒店最大的雅間,具體的事情會由韓助理替我負責。”顏老爺子說完之後,看了顏柔一眼,“你懷著孕,可以不去。”

“不,我想去。”顏柔擠出了一絲笑容,“爺爺,我知道那天發布會上我做錯了,我會借著這個機會,向大家道歉。”

顏家也有其他親戚長輩在公司有股份,當晚也有人在會場現場目睹了顏柔撒潑的那一幕……

顏傑不客氣的哼了一聲,吃了兩口飯,就起身離開了。

“我吃飽了。”

一出門,他就撥通了瑛沫的電話,“下午有時間嗎?我想去看看我姐。”

“好,我去接你。”

顏傑跟瑛沫一進別墅,顏傑就注意到二樓有一抹身影和曾爾鈺很像!可是她現在不是人在海外,下落不明嗎?

“這是怎麽回事?”他著急的要衝進去。

瑛沫拉了他一下,“小夕姐應該早就有安排,你別著急。”

顏傑一聽她的話,點了點頭。

“三姐,我剛剛好像看到……”顏傑抿著薄唇,不知道該不該問。

顏夕靠在沙發上,小腹已經很明顯了,她笑著說了聲,“你沒看錯,我媽一直住在這兒,並沒有像新聞說的那樣,被人綁架。”

“那怎麽不回……”顏傑說到一半,就意識到了什麽!

當時曾爾鈺失蹤,顏柔正好在公司!

該不會……

顏夕沒有製止他繼續想下去,而是慢條斯理的喝著水,“你來,是為了問我去不去家宴的事?”

顏傑愣了下,點頭,“嗯,我聽爺爺說了,怕你不去。”

“你希望我去嗎?”顏夕歪著頭,反問道。

“說實話,我和爺爺的想法一樣,都覺得你很適合管理公司,但是,我又不想讓你真的告別影壇。”顏傑知道顏夕懷孕的事之後,就理解她宣佈息影的舉動了。

“我當然希望你去參加家宴,又怕你懷孕的事……”

“我心裏有數,我會去的,你放心吧。”顏夕笑著看向瑛沫,“最近顏家事情比較多,你多照顧顏傑一點。”

“我會的。”瑛沫點頭回答道。

……

顏傑去蘭庭別墅的時候,顏柔找了個逛街的幌子出了顏家,當然顏老爺子早就猜到她會按捺不住,也特別找了人去跟著她。

顏柔的車一路朝著郊區行駛,她在想顏老爺子為什麽會突然舉辦家宴的原因,根本沒有注意到有人跟蹤。

她在一棟別墅前停下車,然後敲了敲門,很快馮恒遠就從裏麵開啟了門,還朝外麵看了看。

“沒人跟著你吧?”

“沒有!快讓我進去!”顏柔慌慌張張的解開圍巾,走了進去。

馮恒遠沒有多想,關上了門。

而這個時候,江墨琛的人也跟了過來。

“我爺爺突然要辦家宴,我覺得很奇怪,我怕是不是爺爺知道了什麽!上次名單泄露的事,你有沒有處理幹淨?”

“你懷疑我?”馮恒遠哼了一聲,目光從茶幾旁邊的黑色皮箱劃過,“我說過了,我會幫你拿到屬於你的那一份,但你不肯聽我的,那天發布會上,才會鬧出那種事!”

“我就是太擔心了!那天爺爺看我的眼神,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麽形容……這次家宴,肯定有事會發生!”

馮恒遠瞥了她一眼,“會有什麽事?”

“我不知道,但是我不能就這麽冒然去賭,你這裏有沒有那種讓人昏迷的藥!”顏柔忽然抓住了馮恒遠的手臂,“你一定有,對不對?那次跟你在酒店見麵,我後麵的事都記不得了,一定是你給我下藥了。”

“你別胡說!我沒有那種東西!”馮恒遠臉色一變,推開了顏柔。

顏柔往後退了兩步才站穩,“我不是要怪你,我是要用那種藥,萬一爺爺真的放棄我了,我也要先偽造一份遺囑!”

馮恒遠回頭看著顏柔,他甚至都覺得這個女人太狠毒了。

“好,我幫你準備,你先回去吧。”

他必須要盡快轉移公司資金,為自己找好退路,否則他早晚會被顏柔拖累死。

至於她和顏家的恩怨,就讓他們去鬥吧!剛好替他爭取時間。有喊著,“我真的很想罵人,你們腦子進水了吧?我生病是我自己的事,我需要你們為我做主嗎?”“顏夕是我喜歡的明星,是我的朋友,我從沒想過一定要她捐獻,一定要她救我,既然你們這麽有正義感,你們去醫院給我做配型啊!”“網上那位自稱是我朋友的人,他的身份是奧萊的經紀人魏朗!”“他陷害顏夕,編造了這些故事,你們要的證據,給!”林佳拿出了那些從護士手中拿過來的錄音和照片,以及他們的聊天記錄。所有的一切都被放在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