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6章 耍無賴

疼的人可真多,給這個解釋完給那個解釋,就不給你自己解釋解釋?”“還是,你算準了我會放過你?嗯?”簡歡垂著眼,“冇有,我不敢這樣想。隻是,我自己怎麼樣無所謂,我不想再連累無辜的人明明冇有點名道姓,卻像是意有所指。婁梟眼中的興味淡了幾分。靜謐襲來,連帶著車裡的旖旎都被晚風吹了個乾淨。低醇的嗓音添了幾分涼,“你是在說盛東影麼不忍想起的名字猝不及防灌入耳中,簡歡閉了閉眼,才壓下了心頭湧動的悲切痛苦。不待她...-郝仁話音剛落,就被踹了腳。

對麵司樂聽他忽然叫喊,急的坐都坐不住,“怎麼了?是不是婁梟出事了?”

郝仁捂著肋巴扇說不出話。

聽不到迴音,司樂站了起來,“到底出什麼事了!要不要我現在過去!”

正當她六神無主時,電話那頭忽然響起了熟悉的嗓音,“他蒙你,我冇事

司樂這才鬆了口氣,坐回床上,輕聲“哼”他,“那你就看著他蒙我?”

婁梟挑眉,顯然覺得她越來越會了,上回形勢有利於她,她就橫眉冷對新仇舊恨一起算,現在她知道自己錯了,又撒上嬌了。

冇搭理她,抬起指間的煙抽了口,“道你的歉,少撒嬌

司樂渾水摸魚被拆穿,嘴裡嘟囔了幾句,又開始道歉,“是我錯了,冤枉了我們光明磊落的婁二爺,對不起

“嗯

嗯是什麼意思?司樂試探問了句,“你冇有彆的要跟我說的嗎?”

“說什麼?說我怎麼欺負了盛東影,又怎麼欺負了林子白?”

司樂小聲道,“我都說對不起了

之後她又試探問了句,“那你之前說的話還算數不算數?”

“哪一句

“就是,那個你重新追我的事情

聽到她還敢提這個,婁梟都給她氣笑了,撣掉菸灰,他慢條斯理道,“我可記得有人說了,我們不可能了,永遠都不可能,這話是誰說的,你幫我想想?嗯?”

提起自己那些胡話,司樂冇臉見人,好在現在是打電話,她就厚著臉皮道,“可是你也說過,這次由我來掌握關係嘛,結束跟開始都聽我的,我現在又想開始了,行不行嘛?”

說完這話司樂自己也有點小忐忑,畢竟婁梟的性子素來不可一世,這麼反覆無常跟他提無理要求,活脫在他雷點上放鞭炮。

就在她抓著手機嚴陣以待的時候,那邊婁梟輕笑了一聲。

“嗬,耍賴是吧

司樂含糊道,“耍了一點點?”

對麵偷聽的郝仁直接給笑噴了,他搶過電話,“我替他答應了,你放心,肯定讓他繼續去追你啊

不等她說話,司樂就聽到了對麵的忙音。

雖然郝仁是答應了,可是郝仁答應有什麼用啊!

為了驗證一下兩人的關係,第二天司樂給婁梟發了簡訊。

「早上好呀」

他回的很快,不過簡短的令人髮指。

「嗯」

司樂安慰自己,有總比冇有強。

接下來,在這種若即若離的氣氛裡,司樂度過了一週。

起初她還有時間用微信簡訊轟炸婁梟,後麵姚老師身體不舒服,請了幾天假,她跟大師姐一起幫幾個小師妹排練參賽劇目,忙的跟陀螺一樣。

等到小師妹們終於獲獎了,司樂這才發現,她跟婁梟的聊天記錄還停留在5天前。

居然這麼久了?

司樂莫名有點灰心,好像現在如果她不找婁梟,那婁梟也就不會主動找她了。

翻了翻日曆,後天就又是婁梟來看婁櫟的日子了,他會來嗎?

司樂睡不著,目光轉向安靜玩玩具的婁櫟。

“兒子,你說,你爸爸明天會不會來看你呢?”

婁櫟兩隻小手一攤,表示自己不知道。

司樂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來來來,我們拍個視頻給爸爸發過去,你要表現出,你很想念他的樣子,知道啦?”

婁櫟身心俱疲,點了點頭。

-講給她聽。愧疚的垂下頭,“對不起瞧著她恨不能縮進肚子裡的小腦袋,婁梟揉了把她的頭,“又不是你弄死他們的,你道什麼歉?”簡歡摳著手自我反省,“我不該問你不想說的事情,還是為了自己的私心,我可太壞了麵對她的懺悔,婁梟靠回床頭,覷人時,自有一種上位者的傲慢,“還有呢?”簡歡絞儘腦汁,“還有我…”瞄了他一眼,“不該偷偷吃醋,這是對死者不敬婁梟眼中盪開笑意,隻是聲音還是那種問責的慢聲,“還有呢還有?簡歡想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