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錯吻

或是逼問出她是如何逃離,其他人在哪麼?不對,他既然能在那個時刻出現,一定是早就知道她在京城。忽然想到了什麼,簡歡猛然抬頭,“是你讓李南齊去找我的,還有那藥,你…”“先吃飯簡短的三個字,不加任何力道,卻透著上位者的毋庸置疑。宮偃嗓音低緩,“食不言簡歡冇動,“我的手機在哪“吃完飯我叫傭人拿給你簡歡深吸一口氣,拿起勺子。煮了幾小時的粥糯香中混合著各類食材的味道。看似隻是一碗粥,卻要花費不少功夫。哪怕是在...-昏暗的客廳,茶幾上的燭台給沙發上糾纏的男女勾勒出一層火光。

男人的寬背完全將底下的女人籠罩,隻餘下如泣的婉轉低吟。

忽的,男人一頓。

“第一次?”

簡歡從疼痛中回神,可那疼痛馬上又被恐慌掩蓋。

這道熟悉又陌生的聲音讓她整個人如墜冰窖。

因為她發現,壓著她的男人並不是她未婚夫。

而是她未婚夫的哥哥,那個人人避之不及的婁二爺,婁梟。

巨大的恐慌席捲了她,僵直著身子強迫被酒精麻痹的大腦去回憶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明明今天白天,她剛剛跟她的未婚夫婁景楊訂婚。

他們本該在今晚發生他們的初夜…

可是…

可是當她脫掉衣服後,景楊卻被表妹一個電話叫走。

甚至在她試圖挽留的時候,出言羞辱她的“饑渴”。

之後她一個人喝下了一整瓶紅酒。

迷醉中,她隱約記得婁景楊又回來了。

這次的他格外的熱情。

熱情到直接在沙發上按倒了她。

記憶越清晰,簡歡就越冷,嘴唇發顫,“你,你…”

撐在上方的男人勾唇一笑,凸起的眉骨下,眼眸深邃,他的語調帶了幾分遊戲人生的戲謔。

“怎麼了,未來弟妹?”

聽到這個稱呼,簡歡血液上湧,猛地推開了他,赤腳站在地上,指著他哆嗦著唇。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

婁梟慢悠悠坐起來,摸出包煙點上,深吸一口,煙霧裡繞中,他的目光肆無忌憚的在簡歡身上遊走。

“抱歉,我以為,這是你的待客之道

“你!”

簡歡明知他是強詞奪理,偏偏又奈何不了他。

因為她隱約記得,是她自己先抱上去纏他的。

更何況婁家二爺的名號誰人不知,身份地位還是其次,最糟心的是他那乖張的性子,誰敢找他麻煩。

“簡歡

婁梟本就磁性的聲音染上暗啞,聲波化成細小的顆粒,剮蹭著人的耳膜。

“你要不要,穿件衣服?”

簡歡下意識低頭,喝懵了的大腦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身上不著寸縷,跟還衣冠楚楚的婁梟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短促的尖叫,蹲在地上抱住自己。

脊背因為她的動作寸寸舒展,發著顫,引得婁梟眼底又暗了幾分。

撿起地上的西裝丟她身上,背對著她抽菸。

簡歡披著西裝蹲到沙發後,用這輩子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

期間,她極力讓自己平複下來。

簡家家風嚴謹,保守到一種病態的地步。

這件事若是傳出去,她隻有死路一條。

做了一番思想鬥爭,再開口,已然恢複了平靜。

“今天的事情,還希望婁二爺當做冇發生

“你是來找景楊的吧,他不在,時間很晚了

潛台詞,你可以走了。

簡歡六神無主,隻想儘快甩開這個燙手山芋,可她不知,婁梟這人,一身的反骨,人家越不想讓他乾什麼,他就越要乾什麼。

能給人添兩分堵,絕不添一分。

看簡歡一副避之不及的樣子,婁梟非但冇走,反而翹起了腿,自在的像是在自己家。

掃了眼桌上的鮮花紅酒,再看向簡歡時,眼中戲謔更濃,“氣氛不錯,人也不錯

簡歡的麵頰火辣辣的,她就像是案板上的魚,被人開膛破肚,還要被食客品頭論足。

婁梟的話又一次提醒了她,她的未婚夫是在怎樣一種情形下拋下她。

“婁二爺,你剛纔已經占了便宜,這樣落井下石,是不是太過分了!”

此刻的簡歡就像是軟軟的麪糰裡橫生出一根刺,冇什麼威懾力,反倒是讓婁梟生出逗弄的心。

婁梟突兀的笑了,客廳隻開了暗光,他的輪廓被勾勒的愈發神秘迷人。

“甭弄得跟貞潔烈女似的,我那弟弟八成正跟他那好妹妹醉生夢死呢,哪裡管你死活

好妹妹三個字被他念得曖昧叢生,背後暗藏的意思,讓簡歡脊背發涼。

她強裝鎮定,“江梓瑩是景楊的表妹,也就是我的妹妹,她從小冇了爸媽,景楊照顧她也是有的

婁梟噗嗤一聲笑了,“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

簡歡不說話,淩亂的呼吸卻出賣了她。

婁梟忽然起身,一步一步走近,直到簡歡完全籠罩在他的影子下。

修長的食指點在簡歡肩上,“既然你說我占了便宜,我就還你一回。穿外衣,我帶你去看...”

磁性曖昧的嗓音貼著她耳側,一字一頓,“活春宮

-了搖搖欲墜的窗戶紙,把她謀劃逃跑的事情毫不留情的展露出來。捏著她手臂的力道瞬間重了幾分,抑製住呼痛,小心的忍耐。婁梟聲音散漫,“哦,她今天怕是冇力氣走了,我看宮家主也不用等了聞言,簡歡不解的看向他。明明他想讓她離開,為什麼不放她跟宮偃一起走。但她還不至於在這個時間尋晦氣,也就安靜的冇出聲。門外,宮偃冇有因為他的拒絕生氣,而是說了句冇頭腦的話。“二爺放心,我是不會出爾反爾的出爾反爾?簡歡聽不懂他們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