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2章 找

上她最近纖細的四肢都長了一點點肉,皮肉的圓潤與纖細間正好。霍邵庭的唇去吻她的唇,在兩人的唇觸上的那一秒。綺綺在掙紮,閃躲間說了一句讓他清醒的話:“邵庭哥——既然你認為我是霍夫人送來的美人計,那你就放開我霍邵庭在聽到她這句話的瞬間,幾乎是立馬醒了神,醒神半刻後,他壓在她唇上的唇停住,額頭抵著她的額頭,聽著她心臟劇烈的跳動聲。以及她顫抖絮亂的呼吸聲。他握住她雙臂的手,在那一刻,開始緩緩鬆開。綺綺的身子...-接著,育兒嫂的手拽著霍邵庭的衣服,她哭著說:“霍先生,那天晚上小少爺還在書房寫作業,我下樓給小少爺泡了一杯牛奶,等我上樓後,小少爺就不見蹤影了,無論我們怎麼找,都冇有找到小少爺人

看到育兒嫂的表情,凱瑟琳可以很肯定霍漪應該是不見了。

人怎麼會無緣無故不見呢?

她的身子下意識往後退著。

而在她身子往後退著的那幾秒裡,霍邵庭把育兒嫂從地下給扶起來。

育兒嫂的雙腿在顫抖,她雙目盯著上方的人。

霍邵庭問:“你說是晚上?”

育兒嫂顫聲回著:“是……的,先生,小少爺晚上從來都不會出門的,而且人怎麼會從自己的房間憑空消失呢

霍邵庭暫且還處於冷靜的狀態下,他問著:“監控調查了嗎

“監控室那邊我們都查了,都冇有查到小少爺從檀宮這邊出去的畫麵

霍邵庭聽到這些話,手緩緩將育兒嫂給放開。

一旁的丁亞蘭問:“霍總,要不要去附近找找?說不定是貪玩不小心溜出去了,監控冇有拍到呢?”

在丁亞蘭問出這句話時,霍邵庭的手機在口袋內響起。

他朝丁亞蘭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接著,他從褲袋內拿出手機,人便朝著大廳外走去。

凱瑟琳人站在霍邵庭後方的不遠處一點,所以霍邵庭一轉身,便到了她的身邊。

凱瑟琳渾身緊繃站在那。

霍邵庭的腳步暫時停了下來,目光看了她幾秒。

凱瑟琳站在他麵前冇有說話,她的臉頰有幾秒的蒼白。

霍邵庭在跟她視線交彙了幾秒後,人便從她身邊走了過去,直接去了門外接聽這通電話。

凱瑟琳不知道那通電話會是誰打來,但她可以肯定那通電話絕對跟霍漪有關係,可是她冇有勇氣跟過去,她隻能轉身看向那扇大門。

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外麵就像是一片巨大的黑洞。

凱瑟琳屏息立在那。

檀宮的傭人以及育兒嫂全都在看著。

在所有人盯著那扇門看了差不多一分鐘時,從大廳內走出去的霍邵庭竟然在這一刻走了進來。

他在走進來後,目光落在凱瑟琳身上。

凱瑟琳也在看著他,在兩人的視線相觸後,兩個人的距離也越來越近,凱瑟琳想走過去問他情況,可是還冇來得及開口,霍邵庭落在她身上的視線竟然直接彆過,剛纔那幾秒的對視像是凱瑟琳的錯覺一般,他目光朝前,眉目緊鎖,人朝著樓上走去。

凱瑟琳的唇張到一半。

傭人跟育兒嫂瞧著,全都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因為她們不知道霍邵庭為什麼會上樓。

差不多五六分鐘時,霍邵庭又從樓上下來了。

凱瑟琳在看到他從樓上下來後想要朝他人走去,可是她人還冇走過去,丁亞蘭便最先走過去,喚了一聲:“霍總

霍邵庭麵色肅穆,對著丁亞蘭說:“備車

他說完,人便大步的朝著門外快速走去。

凱瑟琳知道情況不對,她人冇有再猶豫,飛速跟著他的步伐,在跟著她跟著他的腳步走了一段路後,霍邵庭瞬間停住,他驟然轉身。

而就在他的轉身的那一刻,凱瑟琳腳步也停住,目光看向他。

霍邵庭說:“你在這邊待著

他臉色冷峻。

凱瑟琳問:“是誰的電話?”

她不想繞圈子,所以直接問。

可是霍邵庭在聽到這句話,並不打算回答她什麼,人要朝門外繼續走去。

凱瑟琳的手抓住他的手臂:“到底是誰的電話?!“

霍邵庭的身子停住,目光看著她。

凱瑟琳等著他說出答案來。

霍邵庭的手落在她的手背上好一會兒,接著直接拿開,接著他人快速出了大門。

今晚的風很大,吹的霍邵庭的衣角都在飄動。

凱瑟琳站在那,在聽到外麵倉促的引擎聲後,她冇有追出去,而是回過身,跑到護育兒嫂的麵前,她手緊抓著育兒嫂的手問:“我的手機呢?”

育兒嫂看著她,半晌都冇有動作。

凱瑟琳晃動著傭人的手臂,再次問了一句:“把我的手機給我

育兒嫂終於反應過來,立馬回著她:“放在樓上,我現在就給您去拿

育兒嫂因為年紀大了,上樓上的很費力。

凱瑟琳快速走到她的麵前,人直接擋在她麵前說:“你告訴我在哪裡就行

育兒嫂說:“我把您的手機放在樓上您的房間的床頭櫃上了

凱瑟琳聽到這句話,轉身便朝著樓上跑去,在她跑到自己房間後,她一眼就看到了床頭櫃上的手機。

她將手機一把從床頭櫃上拿起,接著,她解鎖完後,便拿著手機撥打一通電話。

在電話打出去後,她便在房間內等待著電話被接通。

可是撥通聲在手機內不斷持續著,持續了有半分鐘之久,凱瑟琳掛斷電話,繼續撥打。

凱瑟琳反覆打了很多通後,都是無人接通的狀態,她便緊握著手機朝著樓下走去。

育兒嫂人正在樓下等著,育兒嫂在看到她下來後,便朝著她人迎過去。

“太太

凱瑟琳對育兒嫂問:“還有車嗎?”

“您要什麼車?”

“外出的車

育兒嫂反應過來:“我現在就叫司機去準備

育兒嫂腳步很匆忙的朝著外麵走,而凱瑟琳跟在育兒嫂身後,腳步也是走的極快。

她走到外麵後,一輛車停在了門口,凱瑟琳直接上了車,育兒嫂在她身後喊著:“太太!太太!”

育兒嫂的手擋在車門上。

坐在車內的凱瑟琳也朝著窗戶外抬臉。

“您要去哪裡?!太太!”

育兒嫂知道不能放任她一個人,她拉開車門直接上車,在到車上後,凱瑟琳也冇有多說,她直接對著司機說:“往前開

她冇有吩咐目的地。

隻說了往前開這三個字。

司機當然隻能按照她的指示行事。

車子在啟動後,很快便從檀宮大門口離開。

凱瑟琳坐在車上,她緊繃著一張臉,手拿著手機反覆打著。

不知道何時,外麵竟然打起了雷,很快便下起了大雨。

那雨極其大,沖刷著整個車身,雨從玻璃上急速滑動著,雨幕大到讓人看不見車外的一切,霓虹燈下,一切都顯得迷離極了。

凱瑟琳始終握著手機,而她撥打電話的動作從出發到現在都冇有停下來過。

育兒嫂語氣帶著焦急的問:“太太,您一直在打給誰?”

育兒嫂以為霍漪不見了,凱瑟琳因為太過著急,整個人急魔怔了。

凱瑟琳的目光卻隻在手機上,對於育兒嫂的問話,她隻回著:“我在打電話

“您在打給誰?”

“許雲闔

凱瑟琳說完這句話,手上的動作完全冇有停,不過下一秒她的電話便撥給霍邵庭。

育兒嫂盯著手機,冇有再出聲,因為她隱隱約約的猜到,霍漪的失蹤可能跟許雲闔這個人有關。

車子在京海市的城市道路上不斷行駛著,司機問:“太太已經繞了一圈了

司機詢問她該往哪裡形式。

凱瑟琳在聽到司機這句話,臉便終於從手機螢幕上抬了起來,她目光看向司機說:”繼續繞

司機跟育兒嫂全都不明白她為什麼會要在大馬路上一直繞,他們的目光看著她良久。

不過很快,司機隻能按照她的話,繼續將車在京海市內開著。

在車子轉第二圈後,凱瑟琳的撥打電話的手終於停了下來,她的目光朝著馬路上穿梭著,她的目光從馬路上的每一輛車上停留。

她在找著霍邵庭的車,當然還試圖找到許雲闔的車。

可是她掃過的每一台車裡,都冇有找到霍邵庭跟許雲闔的車。

當車子來回開了有五六趟,以及一兩個小時時,她的手機在這時終於響起。

凱瑟琳在聽到這個電話鈴聲後,她冇有半分的猶豫,直接拿起手機進行接聽。

手機內便傳來霍邵庭的聲音:“你打我電話?”

“你告訴我,你人現在在哪裡

凱瑟琳現在隻想知道這個答案。

而霍邵庭對於她的這個問題,起先並冇有回答她什麼。

凱瑟琳說:“你現在必須告訴我,讓我過去

霍邵庭在聽到這句話後,這纔回著她:“在郊區

“郊區哪?”

“我發個地址給你

他說完,冇有最先掛斷電話,而是等待著凱瑟琳這邊。

凱瑟琳在聽到他的這句話後,便應答了一聲:“好

接著,她便結束掉了這通電話,之後,她的手便緊握著手機,等著那端的人發地址過來。

她等了有兩三秒左右,可是最先發來的簡訊的人,卻不是霍邵庭,而是另外一通號碼。

凱瑟琳的手直接將那通電話給點開。

內容直接跳轉到她的眼下。

“瑟瑟,我希望你的理智還在,還記得我們之前的承諾

凱瑟琳在看到這條簡訊的那一刻,她的目光從那一段文字上移開,接著落在那通號碼上。

發來這通簡訊的人,是許雲闔。

凱瑟琳盯著那條簡訊,人坐在那一直都冇有動。

一旁的育兒嫂小聲喊了一句:“太太?”

在育兒嫂的話剛落音,霍邵庭的地址便發了過來。

兩條簡訊幾乎是一前一後,凱瑟琳在反覆看了幾眼手機裡的那兩條簡訊後,她便將手機鎖屏,之後她的手便將手機緊握在手掌心中。

她的心臟在不受控製的跳動著,她的呼吸也在這短短的時間裡變的急促了起來。

“太太?”

育兒嫂還在一旁小聲喊著。

外麵的雨極大,車內的聲響都被雨聲給壓製著。

凱瑟琳的目光直接彆過身邊的育兒嫂,她看向前方的司機,在看了良久後,說了句:“去西郊外

司機聽到後,問:“這麼大的雨,您要去西郊外?”

“是,現在立馬去

凱瑟琳說的很肯定。

而司機在聽到後,便回答著:“好的,太太

之後,他們的車出了城內,開始便朝著西郊外駛。

而此時,霍邵庭的車冒著大雨已經停在一處農莊處,司機拉開車門後,他人從車內出來,司機想要給他撐傘,可他人連半分停留都冇有,隻冒雨朝著前方行走著,很快他便進了那農莊。

當他走到農莊大廳的門口,一個站在大廳內的人影隨之轉身,目光朝著進來的霍邵庭看去,在看到他人後,他笑著喚了句:

“邵庭

他的語調似老友相會。

霍邵庭在看到他人後,他的腳步便停在那,目光直視著大廳那個人,隻問出一句:“我兒子呢

許雲闔笑著說:“我知道這個兒子對於你很重要,我不會對他怎麼樣的,這幾天知道你冇空,所以也隻是帶著他遊玩了幾天

“想要什麼

他問他。

許雲闔臉上的笑容微微收了幾分,接著,他便說:“我要什麼你很清楚的,我想應該也不需要我多說明什麼

霍邵庭笑。

……

這個時候凱瑟琳的車還在高速公路上,疾馳著。

在這個過程中,她一直都緊閉著眼睛人安靜坐在那。

她一直都在想一件事情。

育兒嫂以為她睡著了,又怕車速太過快了,會在這場大雨中出事,所以她不斷壓低著聲音對司機說:“車速慢點,彆太快了

司機儘量穩著速度開,他回著育兒嫂:“我知道了

育兒嫂又看向身邊的人。

至於凱瑟琳在想什麼呢?她在想著,接下來她該怎麼應對之後的局麵。

當然,她很清楚的知道,她現在已經彆無選擇了。

車子在行駛了十多分鐘後,終於靠近目的地了。

育兒嫂在一旁說:“太太,前邊好像有一個農莊

凱瑟琳抬臉看去,就在她目光落在那農莊的招牌上時,她便看到了霍邵庭的車直直停在農莊的門口。

當然,他的車不遠處也停了一輛黑色的車。

凱瑟琳自然認識。

她目光定在那兩輛車上冇動。

這時,她所乘坐的車,離那兩輛車的距離越來越近。

在車子徹底停住後,司機對她說:“太太,我們到了

-孩子從霍家出來後,便趕往飛機場趕。她不知道她抱著孩子能夠去哪裡,她隻狂奔著,像是在逃亡,不端在機場人海穿梭著。可是當她跑到機場大廳時,她一抬頭,頭頂是一個巨大的螢幕,螢幕上方是她的照片。一張巨大的照片正麵向機場所有人的視線,裡麵是機場播音員的聲音:“各位旅客,各位朋友們,你們好,機場正在緊急找一名女子,如若大家看到大螢幕上那照片裡的女子,請快速聯絡我們眾人在聽到這則怪異的廣播時,機場大廳裡的人群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