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吞噬葯魂

空古今,神而幽靜。「你……你到底是誰啊?!」的異象令李學東覺心臟都快要跳出來,縱然他比同齡人要穩健堅強的多,還是忍不住喊問對方。「咦,怎麼會有人的聲音,我現在在哪裡?!」蒼老的聲音再度響起,似乎他還沒有意料到他已經被李學東給吞下。「你……你在我的裡啊!」想不到對方竟然能夠聽到自己的聲音,李學東倒吸一口涼氣。下一刻,李學東發現金突然出萬道金,他的每一管經脈都被金涉及。「哈哈哈哈——」驚天地的笑聲在突...夜漸深,生意火紅的「迎客來火鍋店」開始變得冷清。

敞亮的大廳僅有一桌客人渾酒氣、滿臉通紅地聊侃,幾個穿著藍白工作服的服務生開始收拾餐桌上的殘羹冷炙,其中尤以一個材拔的年輕男子引人注目。

男子的作麻利而練,跟其他服務員形鮮明對比,麵前餐桌上的碟杯錯地堆積著,一片狼籍。

不出幾分鐘,狼籍的餐桌被得明亮如鏡,倒映出一張清秀而認真的臉龐。

男子似乎對自己的果很滿意,目轉移到下一張餐桌上。

就在這時,穿著紅開領旗袍的老闆娘朝著年輕男子招招手:「學東,你過來下。」

「紅姐,有什麼事嗎?「

李學東了雙手,走到子麵前,出般的笑容。

眼前這個穿著紅旗袍,出兩條修長的子正是迎客來火鍋店的老闆娘,李學東並不知道的名字,平時他跟大家一樣都喚為紅姐。

紅姐年紀有三十餘歲,但保養的極好,麵板雪白,毫看不到歲月在的上留下痕跡。

的材是李學東所見過的人當中最令人心的,前山峰高聳,緻的旗袍著平坦小腹,一雙雪脂般的長翹著二郎。縱然李學東盡量想將視線從的雙轉移開,但紅姐散發的人氣息還是吸引他多瞟了幾眼。

紅姐似乎並不介意李學東的目,因為看到的並不是令人作嘔的邪念,而是純粹欣賞藝品的清澈目。

「這是你這個月的工錢,清點一下吧。」

從邊的高檔包裡出一個鼓信封,紅姐將信封推到李學東麵前。

李學東接過信封,大致地翻了一遍,眉頭一挑不解地問道:「紅姐,這數目不對啊,之前不是說好月兩千的嗎,這裡麵好像不止二千啊!」

紅姐然一笑,順手從包裡拿出一盒式香煙:「多出來的那部分是給你的獎勵,你幹活認真又勤快,還幫廚房師傅剁排骨,我怎麼能讓你吃虧呢。」

紅姐剛咬住香煙準備點火時,一雙手放肆地過來,將裡的煙給拿掉。

「紅姐,吸煙對不好,您還是戒了吧。」

李學東目認真地注視著紅姐,在他眼中,對麵這個人並不是什麼老闆娘,就像他的親姐姐一樣。

李學東家境原先比較寬裕,卻因母親遭遇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生活變得格外拮據。

為了不給家裡新增負擔,李學東不得不出來打工賺取學費和生活費,從高中直至現在上大學,偶爾還幫忙補家用。

剛來到江都市時,舉目無親,李學東找的好幾份兼職都不盡人意,被黑心老闆免費試用幾天就被趕走。

後來看到迎來客火鍋店招聘夜班服務員,李學東就著頭皮走進來,沒想到還沒自我介紹就被老闆娘給錄用。後來李學東問及此事,老闆娘說是被他的眼睛給吸引,能有一雙清澈眼睛的男生,絕對是信得過的人。

火鍋店的生意夜晚比白天火紅的多,所以夜班服務生都比較辛苦,李學東不僅把份的工作做的完,甚至還跑到後廚搭把手剁排骨。有時候剁的兩條胳膊都脹酸發,但他還是咬著牙堅持,沒有毫怨言。雖然其他服務員看到李學東的工資遠比他們要鼓的多,但沒人敢發一句牢,甚至還有人暗中嘲笑李學東為了區區多賺幾百塊,把自己累的跟條狗一樣。

「好吧,既然你不讓我,那我就不了。」紅姐先是一愣,嫵一笑,隨手將煙盒丟進包裡,看向李學東的目流出異樣的彩。

認識紅姐的人都知道,煙酒從不離手,但凡有人勸,都會被罵得狗淋頭。

奇怪的是,每次李學東勸,都欣然接,這讓很多人都頗為不解,也令不人心生嫉意,想著法子想把李學東給趕走。

看了看時間,已是夜晚十點多,紅姐讓李學東換服下班,剩下的讓其他人理,再遲些就會誤了學校關門最晚時間。

李學東向紅姐道聲謝謝,麻利地換好服,騎著一輛叮噹咣響的二手自行車飛一般地朝著江都醫學院駛去。

「救命!救命啊!」

來到護城河附近,李學東冷不丁的聽到有人呼救。

抬頭看去,在昏暗的路燈下停著一輛黑轎車,車門大開,兩個穿著黑背心的男子架著一個白,強行拖拽上車。

白神驚恐,拚命地掙紮著,卻始終難以抵抗兩個壯漢。

「放開那個孩!」

李學東像頭髮怒的獅子,猛地跳下自行車,抓著車把將自行車撞在一個黑背心男上,直接將他砸倒在地。

別看李學東相貌清秀,但他的素質矯健過人,砸倒一個壯漢後,他立即撲到另一人上,直接將對方給抱倒在地。

「跑啊!還愣著做什麼!」

李學東死死地抱著壯漢,朝著喊道。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大驚失,但很快反應過來,從地上抓起包包,像到驚嚇的小鹿一樣朝著燈亮的地方跑去,並且不停地喊人救命,試圖引起不人的注意。

李學東原以為這兩個壯漢會見勢逃走,豈料背後猛地泛起一陣搐,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刺到後背上,鮮瞬間將校服染至紅。

難以想像的疼痛以脊柱為中心瞬間蔓延至全,眼前一片模糊。

下一刻,李學東覺被人托舉起來。

兩個壯漢咒罵他多管閑事,像扔垃圾一樣把他扔進冰冷的護城河,然後駕駛轎車離開現場。

墨水般的河水之下呈現著一臉扭曲的臉蛋,李學東覺腳下好似踩在棉花堆上,毫不力。

他想手去抓向水麵求救,可是手指剛剛到水麵,雙腳好似被一雙有力的怪手拽回來,近在咫尺的水麵再一次變得遙遠起來。

李學東覺自己好似墜黑,神誌也變得越來越模糊,腦海中想到他最親最的人。

李學東不諳水,但他絕不甘心就這樣被淹死。

他是全家的希,父親,母親,小妹,他們還需要他,貧困的家境還等待著他去改善!

生死接之際,一抹金突然閃現,一條拇指大小的金鯉魚遊盪在麵前,一瞬間鑽進他的裡。

金鯉魚一路遊進腹部,李學東覺到腹部好似著火般燃燒著,模糊的意識開始變得詭異起來。

眼前呈現出一片詭異的黑暗空間,無邊無際。

突然間,黑暗中閃現一抹金,那條金鯉魚從黑暗中緩緩遊出來。

金鯉遊的痕跡是一個標準的圓形,盪起幾圈漣漪後,金鯉再一次融黑暗消失。

金鯉劃出的痕跡凸出金巨形狀,散發著刺目耀眼的金。

金以一種緩慢的速度旋轉著,盪起陣陣金漣漪,彷彿從宇宙洪荒一直延續至今,亙古長存,不生不滅。

李學東完全被的金所吸引,整個意誌都似乎要被它攝,覺到一浩然長存的能量波,整個世界在這能量麵前都不值一提。

「是誰,是誰喚醒了我?」

一聲空曠而慈祥的聲音自金裡響起,似是近在咫尺,似是遠在宇宙邊際,又似是穿無數時空古今,神而幽靜。

「你……你到底是誰啊?!」

的異象令李學東覺心臟都快要跳出來,縱然他比同齡人要穩健堅強的多,還是忍不住喊問對方。

「咦,怎麼會有人的聲音,我現在在哪裡?!」蒼老的聲音再度響起,似乎他還沒有意料到他已經被李學東給吞下。

「你……你在我的裡啊!」

想不到對方竟然能夠聽到自己的聲音,李學東倒吸一口涼氣。

下一刻,李學東發現金突然出萬道金,他的每一管經脈都被金涉及。

「哈哈哈哈——」

驚天地的笑聲在突然發,李學東覺他的都快要被聲波震碎。

良久,驚人的笑聲才停止,之後就是長時間的寂靜。

在崩潰的邊緣儲存下來,李學東長鬆口氣,神經卻是綳得,生怕那恐怖的笑聲再度響起。

「萬年時空洪荒流逐,沒想到真的有人能夠啟我的命運金,解封靈魂封印,簡直是天意啊!」似是希冀已久,空曠慈祥的聲音再度響起,流出重生般的喜悅和激。

沒等李學東繼續發問,凝視的聲音再度響起:「孩子,你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既然你能夠開啟我的命,說明我們前世有緣,今世我將靈魂依附於你的,將我平生所學盡數傳授於你,希你能夠善加得用,造福於世人!」

言罷,金瞬間幻化出無數道如流水般的絹絹細流,匯李學東的裡,充分地融合在一起。

在靈魂融合的那一瞬間,李學東大腦立即接到來自另一個靈魂的海量資訊。

對方的資訊量極其龐大,無數是類別還是數量都遠超任何一座圖書館,其中包含藥理金方,風水堪輿,針灸推拿,煉丹辨毒等等知識。

更重要的是,李學東驚喜地意識到融他靈魂的那個神聲音竟然就是孫思邈,傳說中的一代藥王!就這樣被淹死。他是全家的希,父親,母親,小妹,他們還需要他,貧困的家境還等待著他去改善!生死接之際,一抹金突然閃現,一條拇指大小的金鯉魚遊盪在麵前,一瞬間鑽進他的裡。金鯉魚一路遊進腹部,李學東覺到腹部好似著火般燃燒著,模糊的意識開始變得詭異起來。眼前呈現出一片詭異的黑暗空間,無邊無際。突然間,黑暗中閃現一抹金,那條金鯉魚從黑暗中緩緩遊出來。金鯉遊的痕跡是一個標準的圓形,盪起幾圈漣漪後,金鯉再一次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