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救贖~路遇小野貓

來,眼看陸朝朝還跑得更快了,江濤也口不擇言了起來。畢竟他出來前也嗑了藥,沒有那麼多力追著一個人玩。“賤貨,別給臉不要臉,你還真以為自己是陸家的大小姐,我呸,要不是你長的還可以,你就是給我提鞋都不配!”“等會兒我就你的服,拍下照片,我得讓全校的人都知道,你陸朝朝跟我睡了,你就是一個千人枕萬人睡的婊子!”陸朝朝沒有回頭,心中卻一片冰涼,難道今天真的逃不掉了嗎媽媽,朝朝該怎麼辦呢?豪華大酒店的走廊好像無...大腦存放。

金碧輝煌的豪華酒店,陸朝朝麵紅的從一個房間撲了出來。

踉蹌的步伐和臉上帶著異樣的紅,足以見得被人下了催的藥。

陸朝朝抓著已經被撕開的襯慌的跑著。

眼中含淚,萬念俱灰。

萬萬沒有想到,心心念唸的未婚夫第一次跟約會,竟是給下

把送到其他男人的床上。

而幫手是同父異母的妹妹陸箐箐。

他們怎麼敢這樣做?

怎麼敢!

陸朝朝心中痛苦萬分,

給帶來的波濤洶湧,讓的步伐越來越慢,可後追的影和穢的謾罵讓不敢停住腳步。

追的人是家中管家的兒子,一個不學無隻知道吃喝嫖賭的鬼。

被這樣的人淩辱,還不如死了算了。

陸朝朝心中發狠,眼神也明亮了起來,腳下的步子也更加有力,不能被這樣的人給占了便宜,絕不。

“大小姐,你跑不掉了,老爺都同意將你嫁給我,你就從了我吧。”

惡心的聲音不斷從後傳來,眼看陸朝朝還跑得更快了,江濤也口不擇言了起來。

畢竟他出來前也嗑了藥,沒有那麼多力追著一個人玩。

“賤貨,別給臉不要臉,你還真以為自己是陸家的大小姐,我呸,要不是你長的還可以,你就是給我提鞋都不配!”

“等會兒我就你的服,拍下照片,我得讓全校的人都知道,你陸朝朝跟我睡了,你就是一個千人枕萬人睡的婊子!”

陸朝朝沒有回頭,心中卻一片冰涼,難道今天真的逃不掉了嗎

媽媽,朝朝該怎麼辦呢?

豪華大酒店的走廊好像無限長,長到陸朝朝都絕了還沒有跑到電梯口,就在想玉石俱焚的時候,一個材高大的男人映眼簾。

——

季宴禮剛從酒場上下來,他渾冒著冷氣,平時整齊的領口也因為渾燥熱扯開了一個口子,他眉目俊朗,高大的材讓他氣場大開。

一走出電梯,這長長的走廊彷彿變了T臺,他氣勢淩然的走著。

這時候一個比他還燥熱的人撲進了他的懷裡。

“哥哥,救救我,我被人下藥了。”

陸朝朝別無辦法。

眼神朦朧的看著季宴禮,與其讓江濤侮辱,還不如自己選個男人。

至,這個男人比江濤帥。

至,他看起來比江濤像個好人。

“大哥哥,求求你,救救我。”

陸朝朝說完就癱在季宴禮的懷裡,手卻的拽著他的袖。

季宴禮被投懷送抱的陸朝朝怔住了,聽完的話,他犀利的眼神掃視著的後,果然看到了一個猥瑣的男人正在緩步前進。

“我知道了。”

按道理來說,季宴禮是不喜歡管這些閑事的,畢竟之前他也遇到過給自己下藥想爬上他床上的人。

可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看著陸朝朝那含著眼淚,一副驚慌失措,又絕,又可憐,又把他當做救星看待,又認命的眼神。

他,冷了30年的心突然就了起來。

一個橫抱就把陸朝朝抱了起來。

“唔~”

男人的荷爾蒙讓陸朝朝一個嚶嚀,控製不住的開始哼唧起來,裡冒出一串讓人耳子發麻的聲音。

季宴禮高一米九二,抱著隻有一米六八的陸朝朝簡直輕而易舉。

江濤在不遠,就眼睜睜的看著陸朝朝不知廉恥的投進了另一個男人的懷抱。

他怒氣沖天。

一直以來,他都把陸朝朝當所有看待。

尤其是今天好不容易把弄到了床上,還讓跑了,這讓他怎麼不氣不怒。

他強忍著藥帶來的沖擊,幾步就越到了季宴禮邊。

“先生,是我朋友,請把還給我。”

季宴禮從小到大,沒有幾個人能進他的眼,接手了公司以後,更沒有幾個人可以跟他平等對話。

所以,他像是沒有看到江濤一樣,忽略了他的話,目不斜視抱著陸朝朝從他邊走過。

可江濤怎麼甘心到的就這麼飛了。

“我勸你不要不識好歹,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嗷!”

季宴禮哪裡有耐心聽江濤的自我介紹,既然有人擋他的路,那麼一腳踹開就可以了。

“撲通!”

江濤被季宴禮一腳踢飛了。

“滾,再靠近我就閹了你。”

疼痛讓他清醒了,他看著季宴禮那不寒而栗的眼神,那渾散發冰冷的氣息讓他不敢再瞎,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抱著陸朝朝消失在眼前。

而他隻能恨恨的回到房間,拿出手機先隨便個人來,把上的火滅了才行。

至於陸朝朝,他有的是辦法教訓。

“唔~”

陸朝朝抱著季宴禮的脖子,的燥熱讓不顧恥的在了他的上。

神誌不清,哪怕季宴禮已經回到了房間,把放在了床上,依然沒有鬆手。

臉上泛著紅,領被扯得稀爛,顯然在他沒有到來之前,這個孩做了多大的抵抗才逃了出來。

季宴禮突然從心底裡湧上一怒意,一種他的所有被其他人差點沾染的憤怒。

這種憤怒讓季宴禮失去了理智一般,“嘶……”

布料撕破的聲音在房間響起。

他,季宴禮,一個三十歲了因為潔癖還沒有擺男的人,今天破天荒的撕破了一個人的服。

“靠!”

季宴禮看著手裡破爛的料,臉發青。

不知道是對自己莫須有的怒火生氣,還是對陸朝朝這麼不小心生氣。

而當他回過神,視線朝著陸朝朝去時。

那雪白的,那起伏的口,那不斷在耳邊嚶嚀的聲音,讓季宴禮下腹傳來了男人應該有的覺。

這時陸朝朝也起摟住了他的脖子。

“哥哥,你幫幫我好不好,我好難。”

藥讓不再理智,渾燥熱,隻有著季宴禮才能得到片刻的藉。

“你冷靜點。”季宴禮被陸朝朝纏得氣籲籲。

像一隻野貓,在上就扯不掉了,還不停的蹭來蹭去,當他是死人嗎?

“唔~我冷靜不了,我好熱,我好熱。”

陸朝朝委屈的哭了起來,就這麼不堪嗎?

不堪到都這麼主了,眼前這個男人怎麼還是那麼無於衷。

也是要有,要屁有屁的好不好。

“我給你找醫生,你等等。”

季宴禮不缺人,如果他想解決生理問題,不說全京都的人可以任由他挑選,就連長相秀氣,漂亮的小男生也一抓一大把。

可有潔癖的他不願意將就,也不願意在這樣的況下和陸朝朝發生關係。

畢竟陸朝朝被下藥了,他可沒有。

趁人之危的事,他做不出來。

但陸朝朝被

折磨得苦不堪言,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到醫生到來,隻是看到男人這麼抗拒,閉著眼睛直接大喊了一聲。

“大哥,你是不是不行啊!”,畢竟之前他也遇到過給自己下藥想爬上他床上的人。可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兒,看著陸朝朝那含著眼淚,一副驚慌失措,又絕,又可憐,又把他當做救星看待,又認命的眼神。他,冷了30年的心突然就了起來。一個橫抱就把陸朝朝抱了起來。“唔~”男人的荷爾蒙讓陸朝朝一個嚶嚀,控製不住的開始哼唧起來,裡冒出一串讓人耳子發麻的聲音。季宴禮高一米九二,抱著隻有一米六八的陸朝朝簡直輕而易舉。江濤在不遠,就眼睜睜的看著陸朝朝不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