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親了你,我會對你負責的

著他的手開口。歷慕沉這才注意到,臉上雖然沾了很多灰,五卻很漂亮。特別是那隻完好的眼睛,亮得像琉璃一樣。“……那你要什麼?”歷慕沉一頓,聲音低沉。“我想要……”忽然傾湊過來,單單吐出一個字,“你。”什麼?歷慕沉神一僵,還沒來得及作,突然發覺自己的居然不了了。下一秒,的就覆了上來。瓣相的那一刻,歷慕沉瞪大雙眼。眼中隻能看到微微的睫,與呼吸錯。整整過了五分鐘,才從他上離開。“沒人告訴你接吻要閉上眼睛嗎。...江城,夜。

偏僻破敗的小巷,白天鮮有人來,晚上更是寂靜幽深,看不到人影。

冷白月灑落在鋪滿青苔的石板路上。覓食的流浪貓低頭嗅著,往巷子深去。

沒過幾秒,那貓不知看到了什麼,瞳孔陡然放大,驚地弓起背部。

在它麵前的,是一餘溫還未褪盡的屍。

營養不良的瘦弱形,淩散落的長發,臟汙不堪的t恤,脖子上有紅腫勒痕。

然而下一秒,更為驚人的一幕發生了——這屍指尖一,居然睜開了眼。

“新的……。”

從地上緩緩坐起,蒼白薄輕啟,聲音清冷如鈴。

墨長發在月下隨風飄,詭異之中又著一妖冶。

但,的一隻眼睛如琉璃般芒流轉,另一隻眼卻黯淡無神,顯然是瞎的。

本是生於地獄的薔薇花妖,來人間後借一人的重生。隻可惜才過了十年,捉妖師一族發現了的蹤跡,令不得已死遁。

在世間遊很久,才找到這剛剛死去、與魂適配度高達95%的。雖然是個瞎子,但也算不錯了。

這的名字陸笙,從今往後就是的新名字。

陸笙想要站起來,可原主的太過虛弱,走起路都跌跌撞撞。若是靠目前的魂力,想要修復這創的至要一週時間。

太久了。

就在陸笙到失的時候,鼻尖忽然一,似乎在空氣中嗅到了什麼,眼睛一亮地抬起頭來。

這附近,居然有個煞氣很重的人。

煞氣這種東西,是命格裡自帶。

生來便煞氣重的人,要麼自氣場製住為人中龍,要麼被煞氣反噬早夭早逝。

那無論是哪種,煞氣重的人,命格不夠的普通人都靠近不得,不然必然會招致厄運。

但對於陸笙而言,煞氣卻是此刻能最快給補充魂力的東西。

今天運氣還真是好。

撐著走出小巷,不遠的路邊停著一輛純黑的高階邁赫。

防窺看不見車的景象,但陸笙知道,要找的人就坐在這輛車的後座。

——

厲慕沉正坐在車上,等替他去取翡翠的助理回來。

傅家明晚要舉辦慈善拍賣晚宴,邀請京城各界名流參加。然而說是拍賣,拍品卻是呼籲賓客們捐出的自傢俬藏。

傅家自己一分錢沒出,卻博了個好名聲,麵子裡子全有了,實在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這種場合,厲慕沉向來懶得參與,更何況去了他也不人待見。

隻是厲家與傅家有姻親關係,看在傅老爺子的麵子上,他也要去個臉把東西捐了。

——咚咚。

厲慕沉低頭看手機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敲窗聲。

一抬眼,忽然看見一個站在車窗外,不由得神一怔。

孩看上去很瘦弱。大概一米六多,臉隻有掌那麼大。

淩長發散落在肩頭,臉和服都臟兮兮的,甚至都看不出原本的容貌。

再定睛一看,左眼炯炯有神,右眼卻毫無亮,應該是瞎的。

乞丐?

他因車禍導致這十年雙殘疾,瞎了一隻眼,某種意義上,他們同病相憐。

厲慕沉作一頓,抬手從西服口袋掏出錢夾,出了五張一百塊,開啟半截車窗遞出去。

然而錢遞出去了,卻沒有接。正當厲慕沉眉頭微蹙看過去,他的手卻突然被抓住了。

厲慕沉瞳孔一,猛然出聲:“放手!”

倒不是嫌棄臟,是他天煞孤星。如果是素質差的人,了他輕則心悸,重則心梗暴斃。

“不放。”

厲慕沉一怔,沒想到會這樣回答。而且力氣大得出奇,他用力一甩居然沒能甩開。

“我不要錢。”

抓著他的手開口。

歷慕沉這才注意到,臉上雖然沾了很多灰,五卻很漂亮。特別是那隻完好的眼睛,亮得像琉璃一樣。

“……那你要什麼?”歷慕沉一頓,聲音低沉。

“我想要……”忽然傾湊過來,單單吐出一個字,“你。”

什麼?

歷慕沉神一僵,還沒來得及作,突然發覺自己的居然不了了。

下一秒,的就覆了上來。

瓣相的那一刻,歷慕沉瞪大雙眼。眼中隻能看到微微的睫,與呼吸錯。

整整過了五分鐘,才從他上離開。

“沒人告訴你接吻要閉上眼睛嗎。”

“啊,也對,我們這也不是接吻。”

自言自語。直起子來,一臉認真道:“總之,親了你,我會對你負責的。”

說著,陸笙低下頭,在自己洗得發白的破舊牛仔口袋一頓翻找。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枚寒酸的一元幣,強行塞進了男人的手心裡。

“這是定金,剩下的下次見麵再回報你。”

“對了,我陸笙。陸地的陸,笙歌的笙哦。”

直到的背影徹底消失在麵前,那鉗製住厲慕沉的力量才消失。

取來翡翠的助理一回來,就見自家老闆在後車座上息著,口劇烈起伏。

“怎麼了老闆,您沒事吧?”陳桉趕湊過去詢問。

“……沒事。”厲慕沉深吸口氣,深沉眸子湧著不知名的緒,“陳桉,幫我去查一個人。就是找遍江城,也要把給我出來。”

——

這恰好撞上的男人,煞氣實在又重又純。

隻是吸了五分鐘,陸笙就到自己的變得無比輕盈,魂力在四肢百骸遊走,連呼吸都充滿活力。

用魂力去修復原主瞎的那隻眼睛,雖然不能完全恢復明,但至能看清東西有了亮了,不仔細看看不出有什麼問題。

隻要之後能收獲到人類足夠的傾慕和意魂力變強,這隻眼睛就能完全恢復正常。

陸笙隨便找個地方坐下來,在腦海中看原主殘留的記憶。剛剛看完,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有人打來電話。

陸笙掏出手機看了眼,破舊的老式諾基亞上顯示著來電人的名字,原主給的備注是:[大哥]。

陸家的人啊……

陸笙了下。

一小時前派人來勒死的,是那個未曾謀麵的“母親”,還是那個正在和未婚夫往的妹妹呢?,一臉認真道:“總之,親了你,我會對你負責的。”說著,陸笙低下頭,在自己洗得發白的破舊牛仔口袋一頓翻找。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枚寒酸的一元幣,強行塞進了男人的手心裡。“這是定金,剩下的下次見麵再回報你。”“對了,我陸笙。陸地的陸,笙歌的笙哦。”直到的背影徹底消失在麵前,那鉗製住厲慕沉的力量才消失。取來翡翠的助理一回來,就見自家老闆在後車座上息著,口劇烈起伏。“怎麼了老闆,您沒事吧?”陳桉趕湊過去詢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