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倒敘:夢中的婚禮(一)

那拿著小提琴的男子不是a市的顧公子又是誰,舉辦這場sh的公司就是他集團旗下的一份產業而已,怎麼顧公子會突然出現在這裡,甚至手上還拿著小提琴演奏?所有的“新娘”們魚貫地從他邊經過,他的眸閉著,似乎隻是專心拉琴,那些過去的人與,好像都同他沒有半分關係。人們在看sh,卻也是在看他。待到他睜眼的一瞬,所有人都驚怔於他雙眸的水霧,那霧,是你不看還好,看了,便會有種深陷而無法自拔的沖。都說這顧公子的眼眸最是攝...純白的百合撲灑了整個綠的地,白的長凳留出中間還算寬敞的道路,椅背上用百合與淡綠的輕紗連出蜿蜒似波浪的裝飾輕覆,與所有椅子盡頭,用綠草與鮮花製作的休息板相輝映。

不遠的臺子上,有一整個響樂團的音樂演奏。曼妙的音樂聲,草地上淡淡的果香與葡萄酒香味混雜來襲,清新的空氣中,到都是歡聲笑語,和人們肆意談的聲音。

賓客三三兩兩地從場外走來,紛紛落座了以後,長通道的盡頭,突然走出一個穿著純白婚紗,戴著麗鑽飾的年輕子。

場邊的記者趕忙舉起相機一陣狂閃拍,周圍都是人們贊歎婚紗與鑽飾的聲音。

接著一個、兩個、三個,麗的“新娘”們,紛紛踏著鬆的草地,魚貫地從休息板後方走出來,或牽著擺微旋,或抬手低眸淺笑。

這就是一場婚紗與鑽飾的盛宴。

小提琴聲猛然加,所有人循聲去,看到通道的盡頭,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穿著純白西裝,手拿小提琴的年輕男子。

那響樂團的輕與,小提琴聲刻意製造出的氣與回腸,霎時就讓麵前的sh整個都變得不同。

有人驚,有人贊歎,說那拿著小提琴的男子不是a市的顧公子又是誰,舉辦這場sh的公司就是他集團旗下的一份產業而已,怎麼顧公子會突然出現在這裡,甚至手上還拿著小提琴演奏?

所有的“新娘”們魚貫地從他邊經過,他的眸閉著,似乎隻是專心拉琴,那些過去的人與,好像都同他沒有半分關係。

人們在看sh,卻也是在看他。

待到他睜眼的一瞬,所有人都驚怔於他雙眸的水霧,那霧,是你不看還好,看了,便會有種深陷而無法自拔的沖。

都說這顧公子的眼眸最是攝人心魄,一個男人擁有一雙妖瞳,若是他你還好,不,你便是這段的犧牲品,妄想再得到他一星半點的眷顧。因為沒人能分得清,在那眼眸的注視下,他究竟了你,了誰,還是誰都沒有過。

他看前方,所有人便跟著一齊了過去。

那穿著整場最後一件,也是最漂亮一件婚紗的年輕孩踏著音樂聲而來,漠然的臉上,竟然沒有一一毫所謂新孃的喜悅。

牽著擺半旋,抬手冷漠注視著婚紗白映襯下的鑽石戒指和手鏈。

那漠然與璀璨,那素雅與奢華,一瞬便讓這個本就麗無雙的年輕孩冷得人心魂。

所有人的心都狂了,為這突然變調了的小提琴音樂,為這與之前截然不同的一幕而微微的震驚與震撼。

這未必是個因為婚紗和鑽石而歡欣雀躍的“新娘”,但這一定是個,用婚紗和鑽石點綴了自己璀璨一生的年輕人。

快門聲狂閃,周圍的贊歎聲和驚訝聲同時而起。

“這就是我想要的覺,婚紗和鑽石不是男人愉悅人的道,也是人自己愉悅自己、裝點自己的東西,自己也要自己,這就是我喜歡的覺!”

“我也是我也是!”

場中一片混,小提琴聲戛然而止。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那傳說中的顧公子,竟然了手,一把攬住了那“新娘”纖細的腰肢,將已經幾近虛無縹緲的子,攬在了自己懷裡。臺子上,有一整個響樂團的音樂演奏。曼妙的音樂聲,草地上淡淡的果香與葡萄酒香味混雜來襲,清新的空氣中,到都是歡聲笑語,和人們肆意談的聲音。賓客三三兩兩地從場外走來,紛紛落座了以後,長通道的盡頭,突然走出一個穿著純白婚紗,戴著麗鑽飾的年輕子。場邊的記者趕忙舉起相機一陣狂閃拍,周圍都是人們贊歎婚紗與鑽飾的聲音。接著一個、兩個、三個,麗的“新娘”們,紛紛踏著鬆的草地,魚貫地從休息板後方走出來,或牽著擺微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