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高冷美男做解藥

站住——」在的後,一名頭大耳,長得比豬八戒還猥瑣的男人,一邊捂著痛嚎,一邊抖著滿的在追著。「嗬嗬……別過來,別過來……」翟千璃隻覺得渾火灼般的難,的玄勁完全催不了,神智也越來越模糊。但是知道不能停,不能停下來。有人要玷汙的清白,有人要毀神之,有人要害……不能停下來,必須逃離這裡。「嗬嗬……」翟千璃將舌尖咬破,一次次的讓自己清醒著,「再堅持一會,表妹馬上就會回來了,再堅持一會。」可是翟千璃跑到了行宮...雨夜,朱雀王朝天禹行宮北角。書趣樓()

「嗬……嗬……」

重而痛苦的息聲,伴隨著錯的腳步聲急促的起伏著,一名白瀲灧的慌不擇路,卻又走得十分艱難的在奔逃。

「嗷——小賤人!你他孃的給我站住——」在的後,一名頭大耳,長得比豬八戒還猥瑣的男人,一邊捂著痛嚎,一邊抖著滿的在追著。

「嗬嗬……別過來,別過來……」

翟千璃隻覺得渾火灼般的難,的玄勁完全催不了,神智也越來越模糊。但是知道不能停,不能停下來。

有人要玷汙的清白,有人要毀神之,有人要害……不能停下來,必須逃離這裡。

「嗬嗬……」翟千璃將舌尖咬破,一次次的讓自己清醒著,「再堅持一會,表妹馬上就會回來了,再堅持一會。」

可是翟千璃跑到了行宮北角邊緣,跑到了天禹行宮地勢最險峻的斷天涯邊時,等不來一個救的人。

「哈哈哈……小賤人,你已經不行了,還是乖乖讓我上了你吧!」

「小賤人,你看藥力已經發散了,你跑不也沒地方跑了。」

「小賤人,你敢踹我,看我不弄死你!」

「……」

「啪!」神智混的翟千璃,隻覺被一堆住,有人在撕的,有手在上!

「滾……」

「滾……」

「嗚嗚……」

翟千璃艱難的掙紮,卻因為藥力而本能的在反應,不堪辱的嗚咽哀泣著。

「嘶——」

這時,前的襟被完全撕開了,有冰涼的雨水和一雙手同時侵襲了上去!

「滾!」

翟千璃忽然尖銳的嘶喊了一聲,用最後的理智,發出最後的反抗,掙紮起來縱一躍,從斷天涯跳了下去,跳下了萬丈深淵……

……

淅瀝瀝的雨水,涼涼的淋在翟千璃的臉上,可是卻覺得很熱!好熱!熱死人了!而且還渾非常難,好像有幾千隻大螞蟻爬滿了的,還在一口一口的咬著!

猛然張開眼,那是一雙崔璨瑩亮的琉璃目,很,很冷。

「什麼鬼?」翟千璃著漆黑的天空,發現自己居然吊在懸崖的一顆樹上?可不是應該在飛機上的麼?

「嘶——」這時候,卻覺腦波捲起一陣劇烈的。

半晌之後。

「原來是恐襲飛機被炸,而我還活著,隻是換了一。」翟千璃長嘆了一口氣,「雖然是一重傷,還中了高濃度葯的。」

不錯。

此翟千璃已經不是彼翟千璃了。

現在的翟千璃,是人稱「閻王要人三更死,墨神讓人死回生」的世紀神醫翟千璃,一手銀針鬥閻王,戰死神,百戰百勝從不失手。

原的翟千璃,是朱雀王朝北境貴族翟家的大小姐,是天生的神之,屬於最完的一種修鍊質,自被選中為朱雀王朝未來的王後。

可惜這位王朝貴,明顯遭人暗算了。

因為神之在十八歲之前,是絕對不能破的,否則就會變經脈全毀的廢。可是原的翟千璃,不僅被下了高濃度葯,還差點被強。

「等等,霧艸!懸崖峭壁上哪兒找解毒?」翟千璃發現這個問題很嚴重!雖然是神醫沒錯,可是平時用的高科技儀,高科技針葯都沒有,能怎麼搞?

「記憶中天禹行宮西宮裡麵,有一眼冰泉。」翟千璃在心裡迅速的分析出,對解毒最有利的辦法。

「必須去那裡。」翟千璃心中一定,可不想就這麼死了,而且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還怎麼抓出害的人?那不是苦了自己,白白便宜了別人嘛。

這怎麼行?

「哢。」

翟千璃目冰冷的,手將自己移位的左骨矯正。

「哢哢……」

「膝蓋骨對接功;肋骨暫時掰正,不會傷到臟……」

在對重傷的,進行了一次簡單的理後,翟千璃小心的從樹枝上挪到峭壁邊,通過的痛楚,預計還能堅持二十分鐘的清醒。

而二十分鐘,也是的葯,完全發的最後時限。

二十分鐘,必須爬上去,然後從行宮的北宮去到西宮,找到那一眼冰泉,否則必死無疑了。

「嗬嗬……」翟千璃劇烈的息著,用一被撕磨得尖銳的樹枝芯,狠狠的朝著自己的幾個位刺下去。

人潛能,被翟千璃刺激出來。

在峭壁上,一抹狼狽的白影,立即以讓人難以想象的速度,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了傷,還中了毒的人。

翟千璃目平靜無波,集中力的在估算著,估算的時間。

終於,爬上了峭壁,又從北宮進了西宮。奇怪的是今夜的天禹行宮,無論是北宮還是西宮,居然都沒有巡守?

「十秒,最後十秒……」腳步蹣跚的翟千璃闖了冰泉殿。

最後十秒。

意識模糊的翟千璃,沒有看到所謂的冰泉,但是看到一個男人,一個被飄渺雲霧包裹著,宛如天神般的男人。

「男人!」

「男人!」

翟千璃裡的葯,已經囂張的發出來了!全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囂著,「要男人!要男人!」

然後這個男人就在眼前。

「噗通!」

翟千璃在意識全散的最後時刻,本能的朝前一撲,華麗麗的將這個男人撲倒。而這一撲下去,翟千璃就到滿懷的冰涼,簡直舒服到的髮都在抖了。

「唔——」

這時候的翟千璃已經沒有意識了,本能的掉某些礙事的,本能的含住一片冰涼的畔,本能的幹了流氓的各種事!

「轟——」

一冷寒骨,彷彿能將人瞬間凍死的殺氣,在這一刻暴的擴散出來。而殺意的發源地,正是某個被翟千璃忽然撲倒,然後強按在地上的男人。

「嘶拉……」

然而男人放出的殺意沒用,翟千璃已經掉了他的子。

「……」

------題外話------

嗷嗚!新文開坑啦,求收藏,求點選,求推廣……打滾各種求,嗷嗚!【ps:新文是占坑,短時間不更新,會等《神醫》番外完結後,再確定更新時間,麼麼噠(づ ̄3 ̄)づ】璃刺激出來。在峭壁上,一抹狼狽的白影,立即以讓人難以想象的速度,一步一步的往上爬!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了傷,還中了毒的人。翟千璃目平靜無波,集中力的在估算著,估算的時間。終於,爬上了峭壁,又從北宮進了西宮。奇怪的是今夜的天禹行宮,無論是北宮還是西宮,居然都沒有巡守?「十秒,最後十秒……」腳步蹣跚的翟千璃闖了冰泉殿。最後十秒。意識模糊的翟千璃,沒有看到所謂的冰泉,但是看到一個男人,一個被飄渺雲霧包裹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