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 1 章

個兒的口,輕輕地嘆息了聲,“好。”雲煙邊幫裹好口,邊低聲抱怨,“也不知大人和夫人是怎麼想的?您若是覺著口疼,就隨便尋個由頭早些回來罷。”好端端的,偏要扮做男子。盛皎月換好裳,抿了抿,“嗯,我曉得。”盛皎月自然是知道父親為何要如此。當今聖上年事已高,時日無多,雖早已立下皇後所出的嫡子為東宮太子,但皇後和太子都不得聖心。這兩年最得聖寵的是張貴妃所出的七皇子,父親是張貴妃的表兄,盛家早些年又與皇後的孃家...第一章:

隆冬時節,颯颯冷風吹窗外的枝葉。暖爭先從窗棱隙灑屋。

盛皎月的腦袋還是昏沉,耳畔周遭響起陣陣雜之聲,茫然的眨眨眼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公子,快到時辰了。”

坐在梳妝鏡前,垂散的烏發如水鋪開單薄清瘦的背脊,的五極為好看,白若雪,眉眼艷麗,素輕衫無意間出半截雪白的皓腕,如玉般凈白皙。

”公子,再不去東宮時辰就晚了,若是遲到定會被太子責罰。”

婢見還一幅未睡醒的倦怠模樣,忍不住又說了聲。

過了片刻,的羽睫輕輕了,眼前的視線略有些朦朧不清,白凈漂亮的芙蓉麵上稍有怔愣之。

東宮?太子?

太子早就登基了。

盛皎月輕輕地眨了兩下眼睛,彷彿被漆黑冰冷的霧氣籠罩了的視線猝然澄明,呆呆看著眼前梳著雙髻的小姑娘,這是伺候的侍雲煙。

盛家被抄家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雲煙,隻見到了新帝讓人送到麵前的手指頭。

雲煙著在發呆的人兒,心中忍不住犯嘀咕,難不公子昨晚被夢魘著了嗎?

“公子,您沒事吧?”

盛皎月回過神,如蟬翼的眼睫了兩下,抿著,抬起眼打量起暖屋的擺設,紅檀木雕畫的屏風,黃花梨木櫃箱,倚窗而立的書桌,窗外是一株玉蘭樹。

這分明是在盛家的臥房,而不是囚了幾年,讓不見天日的深宮。

盛皎月慢慢蹙起秀氣的眉,的神還有些恍惚,不是死了嗎?

心不在焉,抬起手用力掐了掐自己的臉,嘶——

好疼。

雲煙看著自家主子莫名其妙的舉,有點被嚇著了,“公子,您怎麼了?”

盛皎月的眼中逐漸恢復了神采,腳踩著薄毯,緩慢站起來,態纖瘦單薄,尤其是那把不盈一握的楊柳細腰,噙角,聲回道:“我沒事。”

雲煙瞧著姑娘臉沒有異樣,趕忙拿過架上的裳,正要給換上,猛然間想起來被落下的裹。雲煙去櫃子裡翻出乾凈的裹,“公子,您且忍忍。”

盛皎月低頭瞧了眼自個兒的口,輕輕地嘆息了聲,“好。”

雲煙邊幫裹好口,邊低聲抱怨,“也不知大人和夫人是怎麼想的?您若是覺著口疼,就隨便尋個由頭早些回來罷。”

好端端的,偏要扮做男子。

盛皎月換好裳,抿了抿,“嗯,我曉得。”

盛皎月自然是知道父親為何要如此。

當今聖上年事已高,時日無多,雖早已立下皇後所出的嫡子為東宮太子,但皇後和太子都不得聖心。這兩年最得聖寵的是張貴妃所出的七皇子,父親是張貴妃的表兄,盛家早些年又與皇後的孃家結了仇,朝堂上針鋒相對,已有諸多不快。

若將來太子順利登基,盛家必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太子溫和,弱多病,倒是個好相與的人,但是稱帝卻不堪大任,為了保全盛家,父親鼎力支援七皇子,隻盼著來日七皇子能登上帝位。

而盛皎月原本是有個孿生的胞兄,隻是兄長先天多病,行走不便,一直留在江南。父親讓冒用兄長的份,將送宮中當作太子的伴讀。

說的好聽是伴讀,實際上便是要打探件。

隻不過父親的算盤註定要落空,看似純良的太子殿下心機實則深不可測,將來亦是心狠手辣的帝王。

明昭四年殺了七皇子,斬草除殺了個乾凈。同年的冬天皇帝病逝,太子順利登基。清理乾凈朝堂上有異心的老臣。

盛家也難逃一劫,父兄叔伯被流放蠻夷之地,家中眷則被貶為奴為婢。

盛皎月想到太子那個人,手腳冰涼,臉漸次蒼白了下去。

哪怕重活一次,也忘不掉那人在得知背叛了他時的震怒,更不願回憶被他發現兒後所的折辱。

宮殿裡不見天,暗香盈。

衫淩落在床榻,男人的手掌大力按在的腰肢,另一隻手輕輕拽過腳踝上的細鏈,肅嚴低沉的嗓音拂過的耳蝸,“騙了我這麼久,今晚無論了什麼都是你該得的。”

年輕帝王懷中被錮的淚眼灼灼,眼角眉梢浸潤的緋,被男人的手指撥弄出怯懦的態,潤的眼瞳裡有畏懼也有怯懦,磕磕求饒時吐出的氣息也蘊著的溫甜,淚眼朦朧:“太子…殿下,您…您饒了我罷。”

男人的拇指不輕不重攏起的下,掀起角輕笑了聲,“小騙子,你怎麼還敢我太子?”

盛皎月這輩子可不願再重蹈覆轍,不願意被睚眥必報的太子報復,也不願看盛家人陷囹圄。如今隻能勸父親打消幫七皇子奪嫡的心思,

但父親圖謀這麼多年,並非是三言兩語就能勸得下來。

盛皎月微蹙眉心,攏著淡淡的哀愁,這件事還得慢慢籌謀計劃。

雲煙幫束好長發,瞧了眼姑娘蒼白的臉,“公子,您的腰還疼嗎?”

公子前些日子不知在東宮裡犯了什麼錯,被皇後孃娘罰了二十板子,太子殿下也沒有給家姑娘求個。公子生生扛下這二十個板子,強撐著從宮裡回來,剛被人扶進屋裡就疼的暈了過去。

這傷養了好兩天,姑娘夜裡做夢都還哼著疼。

盛皎月也想起來了這件事,南侯府的世子顧青林在休學那日上太子殿下去宮外的風月樓裡喝酒,聽說從揚州新送來了幾位絕天姿的花魁,已經在風月樓裡掛了牌。

盛皎月作為伴讀,自是要阻攔殿下去那種煙花柳巷之地,太子殿下漫不經心的目拂過的臉龐,淡淡的語氣也頗有威懾力,拖著懶調拿作伐:“你莫不是怕你被人當作風月樓裡的清倌?”

顧青林展開摺扇,笑了笑,“盛公子細皮,確實有被認錯的可能。”

盛皎月又氣又,臉蛋依舊蒼白,抿直了瓣,皺眉嚴肅道:“兩位殿下莫要拿我開這種玩笑了。”

幾句話攔不住顧青林和太子,隻得著頭皮跟他們去了宮外的風月樓。

第二天,皇後得知此事,將過去狠斥一頓,罰了二十大板。

盛皎月怎會不知,皇後早已將視為眼中釘中刺,隻不過礙於是皇帝送到兒子邊的人,不好手。若非如此,定是早早將從太子邊打發走。

回想起上輩子,盛皎月為了討得太子殿下的信任,將伴讀的職責行進的勤勤懇懇,殷勤懇切更甚於他的另外兩位表兄,那時絞盡腦想要得到太子殿下的寵信,倒是被同僚所不齒。

這一世,想得通。無論如何都不願再去太子殿下跟前討巧。

冬日韶正滿,雲雀駐足在枝葉之上。

盛皎月今日穿了件月圓領長袍,腰間束帶上是繡工繁復的花紋,態輕盈,姿纖細有致,又生了張致的麵龐,眉眼神冷冷淡淡,沁著宜人的書卷墨香,站在日頭下越曬越白,紅齒白的,瞧上一眼便知這人是自小就是被富貴滋養長大的人。

盛家大爺瞧見“兒子”這個時辰還未宮,冷下了臉,“什麼時辰了,還在磨蹭?”

盛皎月低下小腦袋,抿了抿的瓣,“父親,我知錯了。”

盛家大爺背著手,垂眸掃了眼兒子乖巧的神,火氣往下敗了幾分,轉過頭冷聲吩咐小廝:“還不快些送公子宮。”

盛皎月從捱了板子過後,便差人去東宮告假,距今已有七八天。

坐在搖搖晃晃的馬車裡,忍不住唉聲嘆氣,是真的不願再去東宮那個龍潭虎,更怕在太子麵前出馬腳,若是讓他發現自己的兒,日子恐是比上輩子好不到哪兒去。

不過須臾,盛皎月便到了東宮,在宮門外磨蹭許久,微仰著纖細的脖頸,看了眼頭頂的灼灼暖,兀自握拳頭,鼓足勇氣踏過門檻。

曹公公瞧見了他,笑著喚了聲:“盛公子,您的傷可養好了?”

盛皎月抿著點點頭。

曹公公瞇眼瞧著,心中咋舌盛公子可真是越長越好看,比起宮裡的秀也不一般。

他輕輕甩了下臂彎裡的拂塵,微彎著腰,客客氣氣同道:“殿下在書房,您且進去罷。”

盛皎月直薄瘦的背脊,腳底步伐緩慢,攥起拇指死死掐著掌心,的雙不聽使喚輕輕抖,忍住被那人刻在骨頭裡畏懼,抬手輕輕敲響了房門。

“進來。”

盛皎月滿手心都是冷汗,鬆開拇指緩緩推門,屋裡映著陣陣清寥的藥香。

書房線敞亮,男人垂首立在金楠木桌前,過窗棱照在他的側臉,麵若白玉,白皙明。他今日穿了件深藍緙絳袍,玉冠束起烏黑如綢的長發,五致,沉默寡言時又有不怒自威的迫。

盛皎月規規矩矩行了個禮,“太子殿下。”

男人撂下手中的筆,緩緩抬頭,漂亮晦暗的眼瞳冷淡朝瞥去一眼,令人覺得抑的目久久停留在他蒼白的臉龐,沉默了半晌,他問:“怎來得這麼遲?”

平日他可是最勤快的那個人,生怕旁人搶了他的事做。今日卻是反常,足足遲了兩刻鐘的時辰,也不知他在躲什麼,莫不是被板子打怕了?

衛璟轉念又想,不過二十個板子,便養了這麼多天,真是比子還要氣。

作者有話要說:大概就是個滴滴的大不知不覺攻略了瘋批太子的故事!

期待瘋批男主剝掉鵝馬甲的時刻(不是

全員單箭頭,嘻~在休學那日上太子殿下去宮外的風月樓裡喝酒,聽說從揚州新送來了幾位絕天姿的花魁,已經在風月樓裡掛了牌。盛皎月作為伴讀,自是要阻攔殿下去那種煙花柳巷之地,太子殿下漫不經心的目拂過的臉龐,淡淡的語氣也頗有威懾力,拖著懶調拿作伐:“你莫不是怕你被人當作風月樓裡的清倌?”顧青林展開摺扇,笑了笑,“盛公子細皮,確實有被認錯的可能。”盛皎月又氣又,臉蛋依舊蒼白,抿直了瓣,皺眉嚴肅道:“兩位殿下莫要拿我開這種玩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