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 1 章

常有世家接濟寒門的事,如今,若非是寫了投靠書前來投靠,世家多半不會對寒門有什麼幫扶。楚杏姑母的事,譚家族人不願意,還道年不好,宗家不該把錢用到外人上,鬧騰著要把杏姑母攆走。這些鬧事的譚氏族人,都是些自己過得不好的,在外麵沒本事賺錢,隻能從族裡撈點錢,眼下見族裡出錢給旁人花,便如同花了他自家的錢一般疼。項宜原先沒準備理會他們,但他們還是鬧到了秋照苑趙氏那裡。趙氏最不耐管這些事。況這般況,攆了杏姑母過...深秋最後一場雨,將庭院梧桐樹上的黃葉打得七零八落。

天還沒亮,丫鬟喬荇出了門,剛踏進院子裡,便一腳踩在的落葉上,險些摔倒。

連忙了院裡的使小丫鬟。

「快把這些落葉掃了,誰若是踩著摔倒了,可就不好了。」

說完便往去茶飯裡燒水了,便沒看見後的小丫鬟,不服氣地朝著撇。

喬荇這邊利落地燒了水,提了壺在正房門前輕喚了一聲。

「夫人,可醒了?」

一室靜謐,接著傳出來一個和清淡的嗓音。

「醒了,進來吧。」

喬荇推門進了,一眼便瞧見了坐在窗邊的子。

這冷清房中沒有旁人,隻一個。

已經穿好了裳,是件半新不舊的杏暗花長襖,雖不是濃墨重彩的澤,但卻恰到好地襯著修長的脖頸和白皙的臉頰。

不似淡的花瓣,鼻樑秀卻並不顯突兀,秀眉下,一雙清亮如明月下的湖泊的眼睛半垂著,沒多看梳妝臺上的銅鏡,便手下利落地將縷縷青盡數盤了上去,盤了規規矩矩的婦人髮髻。

喬荇並不喜歡夫人的婦人髮髻。

夫人從前還是項家姑孃的時候,鬢角留著細長的辮子,濃的青梳起來的墮雲髻,隻需墜幾顆東珠,便令人見之忘俗。

但自從嫁到了這譚家來,項家姑娘變了譚家的宗婦夫人,別說墮雲髻了,連時下流行的婦人髮髻也並不梳了,每日規規矩矩地梳著最挑不出病的髮髻,然後簪上一隻銀簪,就沒了下文。

在項家好端端的,嫁到譚家就褪了。

更有丈夫新婚一月便進京趕考,留一人在家,中了第後在京做,三年都沒回家了。

「夫人要不把頭髮散了吧,奴婢昨兒看大姑娘梳了個江南流行的髮髻,端地是好看,咱們便把那新髮髻變變樣子,也梳一個來。」

希冀地看著自家夫人。

項宜聽了笑了笑,「姑孃家金貴,自然要梳妝得俊俏一些,我難道還同姑娘一樣嗎?」

「怎麼不一樣?您比大姑娘又能年長幾歲?」

不過是姑娘有人疼,您在這裡沒人疼罷了......

喬荇是項宜孃的兒,兩人從小就在一起,項宜知道疼自己,遞去安的笑意眼神。

「好了,我們來譚家又不是攀比來了,做好我們的事便是了。」

喬荇就知道夫人會這麼說。

在夫人心裡,來譚家就是做事來了,至於旁的從不在意。

可再怎麼樣,夫人也是嫁進來譚家,嫁給了譚家宗子......

喬荇還要說什麼,項宜已經起了來。

「好了,時候不早了,該給老夫人問安了。」

喬荇不好再多說,隻能不甘心地嘆了口氣,伺候項宜凈了麵,替淺淺染了眉,便一路挑著燈,伴去往老夫人的住。

老夫人住的秋照苑離正院路程不短,兩人頂著寒風一步沒敢停留,到秋照苑的時候天已矇矇亮了,幸好沒晚。

說是老夫人,但趙氏年紀不算大,尚不及不之年。

當年大趙氏留下譚廷、譚建兩個年的兒子無人照看,而譚氏族人又對嫡枝宗子的地位虎視眈眈,譚家便與趙家商議讓小趙氏續弦進來,照看兩個子。

趙氏子閑散一些,在譚家做宗婦這些年做的十分辛苦,待項宜嫁進來,便急忙將這些事都推給來擔。

當下趙氏也才剛起,胳膊支著臉,由婆子伺候梳洗,見項宜來了,纔打起幾分神。

項宜請了安。

這時外麵颳起一陣疾風,吹得窗欞作響。

趙氏訝然,「這般大的風?」問項宜,「今日外麵是不是更冷了?」

項宜說是,「母親多加件裳吧。」

趙氏說自己倒也無妨,頂多不出門便是了,但有想起了旁人,了邊的丫鬟。

「去傳話給二爺和姑娘,今日都不要來請安了,莫要著了風寒。」

小丫鬟聽了話要去,趙氏又嘮叨著補充。

「讓他們把炭火都燒起來,多穿服,不要出門,萬不要凍著了。他們兩個又不是那等強健的,凍著可怎麼得了......」

旁邊伺候的嬤嬤都笑起來,「老夫人可太為二爺和姑娘心了。」

項宜在旁笑著,接過丫鬟手裡的茶,親自給趙氏斟了奉到手邊。

趙氏這纔想起了安靜坐在旁的項宜。

「對了,距離建哥兒的親事,從今日算起可不到一個月了,你還得多上些心,務必要把這喜事辦好了。天雖然冷,但今歲事卻多,你可不能馬虎,裡裡外外都要抓起來。」

項宜連聲應下。

趙氏又喝了一口熱茶,忽然想到了什麼,放了茶盅,煩惱地了額頭。

「還有楚杏姑的事,這事不能再鬧騰下去了,今日該有個了斷了。你去看著辦吧。」

然後又大小提了幾件事,都是給項宜辦。

不管怎麼辦,隻要辦妥別惹麻煩就行。

項宜一一應了下來,出了趙氏的房門,風從廊下裹著冬日的寒意漫過來,順著脖頸往服裡滲。

喬荇連忙替項宜攏了攏披風。

「晨間的風太大了,夫人先回房吧,等風小了再出來辦事。」

天灰濛濛的,風還不知多久能停。

項宜抬頭看了一會,嘆氣說算了,頂著風,轉往譚家善堂的方向去了。

「老夫人吩咐的事不能怠慢,先把杏姑的事辦了再說。」

*

楚杏姑的事不好辦。

楚杏姑是清崡縣一戶秀才家中的姑娘。

父親楚秀才寒窗苦讀二十年,隻考中了個秀才。

他雖科舉不,但學問甚好,甚至比一些舉人還要強些,於是經人介紹進了譚家族學做了開蒙先生。

楚秀纔在譚家做了十五年開蒙先生。兩個月前的一場風寒,陡然就將他的命奪了去。

楚杏姑自小有弱癥,親事一波三折,楚秀才突然沒了,越發沒了著落。

接連打擊,杏姑沒如何,唯一相依為命的老孃卻病倒了。母兩個都要靠葯續命,親戚朋友見狀無不避的遠遠的。

天寒地凍,房頂了也無錢修繕,葯吃不起了,家裡的米糧也見了底。

杏姑母兩個實在過不下去了,隻好上了譚氏的門,請求譚氏幫扶一二。

到底楚秀纔在譚家做了十五年的教書先生,項宜知曉後,直接將這母安置在了譚氏善堂,又延醫問葯替母診治。

這母二人自是激不盡。

可還沒過三五日,這事傳了出去,譚家的族人竟鬧了起來。

「楚秀纔在世的時候,是譚家給了他飯碗,月月發錢讓他能過上好日子。不然他一個寒門庶族的秀才,怎麼可能安穩在譚家教了一輩子書?」

「他不恩戴德,怎麼現在死了,妻還賴上譚家了?」

他們都要把這寒門庶族的母攆走。

原本世家大族同寒門庶族並無太多集,若是有寒門子弟科舉順暢,興許還能與世家聯姻。

可是近些年,世家與寒門之間關係卻冷了下來。

世家看不起寒門窮酸做派,都道便是做了的寒門子弟,也多半汲汲營營丟了讀書人的風骨。

寒門也瞧不起世家仗勢欺人,認為他們在各虎踞龍盤,連科舉都要握在手中,讓寒門書生倍加艱難。

寒門人多勢眾,世家佔據高位,不管是朝堂之上還是鄉野之間,到都有無形的繃氣氛充斥。

從前還常有世家接濟寒門的事,如今,若非是寫了投靠書前來投靠,世家多半不會對寒門有什麼幫扶。

楚杏姑母的事,譚家族人不願意,還道年不好,宗家不該把錢用到外人上,鬧騰著要把杏姑母攆走。

這些鬧事的譚氏族人,都是些自己過得不好的,在外麵沒本事賺錢,隻能從族裡撈點錢,眼下見族裡出錢給旁人花,便如同花了他自家的錢一般疼。

項宜原先沒準備理會他們,但他們還是鬧到了秋照苑趙氏那裡。

趙氏最不耐管這些事。況這般況,攆了杏姑母過於無,而照顧杏姑母,這些族人口中是沒什麼好話的。

不接手此事,讓項宜看著辦。

當下,這些族人一早便到善堂聚在一起說三道四。

「不是我們不饒你們,是今年大家都不好過呀?又不單單你們不好過。」

「說到底,你們母不是我們譚氏的人,識相點趕走吧。」

還有個四十齣頭的婦人,長下瘦臉,目厭棄地打量著病弱的杏姑。

「你一個未出閣的寒門兒,賴在我們譚家又是怎麼回事?還想伺機嫁進來不?」

說著,嘖了一聲,「最好別打這個算盤。」

這話出口,楚杏姑本就發白的臉,褪的一丁點都沒有了。

娘聽了這話,更是險些一口氣沒上來。

「譚有良家的,你別口噴人!」

眼看著就要吵了起來,這時有小丫頭喊了一聲。

「宗家夫人來了!」

眾人都是譚氏旁枝,一看宗家的夫人來了,紛紛安靜下來,朝著項宜看了過去。

那瘦長臉的夫人譚有良家的,皮子最是利索,先前鬧到趙氏出便是起的頭,當下問道。

「宗家夫人,這楚家的母在咱們譚氏的善堂吃住三四天了,譚氏是世家大族,這宿錢、飯錢、葯錢可以不要,但們不能就這樣吃住下去吧?」

譚有良家的說得義正言辭,說完還極快地看了杏姑一眼,見杏姑穿著孝一臉病容,頗有些病西施的樣子。

也正因如此,竟讓不爭氣的兒子上了心。

可笑,一個寒門庶族的兒,就是長得似天仙,也不能進他們世家的門。

譚有良家的把話說了,眾人也都跟著吆喝著讓項宜今日就把人攆走。

杏姑母臉灰敗,不安地攥著手邊的包袱。

項宜目輕輕從眾人上掃過,不不慢地開了口。

「我今日過來,就是跟各位說一聲,杏姑母可留在譚氏善堂養病,不必離開。」

話音一落,眾人嘩然。

連杏姑母都完全沒能想到。

譚有良家的立刻急了。

「這是什麼意思?」看住項宜,「難不是老夫人的意思?」

拿趙氏來,項宜也隻是淡淡笑了笑。

「老夫人乏,令我照著族規辦事。」

說完,目再次在眾人臉上掃過。

「按譚氏族規,凡宗族子孫,及與宗族善之鄰裡,貧窮相給,禍難相恤,疾病相扶,此乃家世延長之道也。①」

「楚先生在譚氏族學做了十五年教書先生,難道不是善鄰裡?楚先生過世未至百日,妻有難,譚氏為何不該救助?」

「杏姑母可以繼續住在善堂,凡延醫問葯的耗費皆有族中承擔,至病有所好轉再搬離。」

項宜與杏姑母並不相,但楚秀才為譚家做了這麼多年的事,不該寒了他妻的心。

族規當前,眾人一時都不敢反駁了,隻有譚有良家的不服,開口想爭辯什麼。

但項宜先之前,悠悠提了個醒。

「再有阻攔此事者,便是藐視族規,必施以懲戒。」

秋風將善堂裡的濁氣掃的一乾二淨。

譚有良家的想要說得話,被阻在了口中。

杏姑母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相互攙扶著要給項宜磕頭謝恩。

項宜連忙示意喬荇將兩人託了起來。

「我也隻是照著族規辦事罷了。」

項宜說完,吩咐了看管善堂的譚慶山夫婦,將杏姑母的支出記在賬上,方便釐清。

所有事吩咐完,項宜便也不在多留了,跟眾人點了點頭,轉離去了。

寒風旋起了地上的落葉。

們還沒走遠,鬧事的譚氏族人們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耐不住了。

譚有良家的直接道。

「呀,老夫人做宗婦的時候,都不曾拿族規過我們,項氏憑什麼?」

「是呀,憑什麼啊?我們這些宗族子弟還沒人照應呢,倒是急著去照應庶族寒門。」

有人這麼說,忽然就有人想起了什麼。

「我明白了,不也是出庶族寒門嗎?難怪不與咱們這些人親近,隻把咱們當賊防!」

這話一出,眾人對項宜的不滿立刻如開了水的沸泡湧了出來。

「可不是嗎?每次配閤府搭棚施粥最要,咱們想從中撈點油水,都要一筆筆記賬。」

「合著花咱們譚氏的錢,去救濟的同族去了。」

「嘖嘖,也不是一定是花了,說不定搬回孃家去了,畢竟項家被抄了家,可不得拿咱們的錢給他孃家補補?」

項家被查抄的事,從前也是震驚朝野的大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譚有良家的見眾人都這麼說,直接冷嘲熱諷起來,

「一個貪汙吏的兒,仗著舊婚約生生嫁進來的,臉皮都不要了,能是什麼好人?說什麼事事記賬,要我說,隻怕自己的賬最不住查!」

眾人連聲道是。

但項宜是宗家夫人,是宗婦,不是他們這些旁枝族人說查就能查的。

能查項宜賬的人也並不多,德高重的族老不會去查一個小婦人的賬,老夫人趙氏又是閑散的子不會沒事找事。

除非,譚氏的宗子、譚大爺譚廷回來了。」喬荇推門進了,一眼便瞧見了坐在窗邊的子。這冷清房中沒有旁人,隻一個。已經穿好了裳,是件半新不舊的杏暗花長襖,雖不是濃墨重彩的澤,但卻恰到好地襯著修長的脖頸和白皙的臉頰。不似淡的花瓣,鼻樑秀卻並不顯突兀,秀眉下,一雙清亮如明月下的湖泊的眼睛半垂著,沒多看梳妝臺上的銅鏡,便手下利落地將縷縷青盡數盤了上去,盤了規規矩矩的婦人髮髻。喬荇並不喜歡夫人的婦人髮髻。夫人從前還是項家姑孃的時候,鬢角留著細長的辮...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