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大結局與世同安好

多完美。王文智沉浸在這種美夢中,徹底的暈死過去。當時顧維琛站在最外緣,親眼看著王文智被吞冇。塌方剛開始的時候,軍人的使命讓顧維琛最先做出了判斷,他要救人,也已經做出了往前衝的準備,準備衝過去推王文智一把,可是就在他行動的前一秒,他腦海裡閃過了言真的臉。就是猶豫的這一瞬間,陳家樹一把拉住了他,“首長,走啊,危險!”隨後人們都在喊王文智的名字,提醒著他快跑。可是王文智就像是木樁子一樣一動不動,等他回神...言真打算在國慶放假期間給蘇陵遊辦八十大壽。

她就是想趁著這個大家都有空的時間聚一聚,讓老人家也高興高興。

陳娟和程慧慧那是必須要到場,除了田顏在部隊,一直冇能聯絡上,慧慧的孩子程澤,還有陳娟和鐵蛋,全都表示要來。

沈安說自己晚幾天回家,會給大家帶來一個大大的驚喜。

驚喜?言真挑挑眉,這個小子這是想賣什麼關子?

蘇陵遊的頭髮花白,但是精神矍鑠,一身唐裝了,看著很有仙風道骨的姿態。

顧念,恬恬,和吳美娟的閨女李雅萍都在上大學,三人坐了一路火車從首都趕了回來。

顧念一下火車就忍不住的吐槽,“真不知道我哥有什麼忙的,他一個大學老師,學生放假他也放假啊,還要晚上幾天回家,我還尋思我能和我哥一起回家呢!”

大概是沈安給他們做的榜樣,這幫孩子都盯著首都的大學,說等他們去了,就讓沈安照顧他們。

結果他們新生大一到了就軍訓,就剛去到的那天見了沈安一麵。

恬恬上大四,下學期就要實習了,上半年的可比較少,所以都是她帶著念念和雅萍在首都吃喝玩樂。

顧維琛開著來接他們,顧念嘴裡的吐槽剛落了話音,這倆閨女就直接撲下了車。

“啊,媽媽,老爹,我想死你們了!”

念念和恬恬倆人直直的衝進了言真和顧維琛的懷抱。

“哎呦!”言真被這來閨女撞的往後推了一步,“哎呦,你倆啊,就和那小牛犢子一樣!”

“人家想你了。”念念和恬恬吊在言真的脖子上。

顧維琛在一旁假裝咳嗽一行,“咳咳!”

念念和恬恬倆人眼珠子一轉,這才趕緊投奔顧維琛的懷抱。

“老爹,我真是要想死你了!”念念摟著顧維琛側的肩膀撒嬌,“你不知道我在首都我想你們想的都要流淚了!”

顧維琛哼了一聲,拆台道:“我看你是想家裡的豬蹄想的流淚了吧!”

恬恬點頭,“就是!”

“纔沒有!”念念狂搖頭,“我是想爸爸和媽媽才哭的!”

言真笑著拉了下恬恬,“你妹妹啊,就這麼點出息。”

“行了,趕緊回家吧,你奶奶和夜夜在家給你們做飯呢!都是你們喜歡吃的。”

吳美娟和自己的閨女也膩歪了好一會,一幫人才烏央烏央的出了火車站。

吳美娟現在打扮的可時髦了,李偉現在自己已經承包工程,已經頗有名氣,吳美娟燙著大波浪,踩著高跟鞋,手上也攥著摩托羅拉的手機,自己開了小轎車來接雅萍。

念念伸手抱住吳美娟,“乾媽,我也超級想你。”

吳美娟直接從自己的包裡掏出來兩個最新款的手機,給念念和恬恬遞了過去。

“給!拿著乾媽給你買的。”

本來他們打算暑假就把手機給孩子們買上,但是一想到到了學校就是軍訓,所以這個禮物就等到了十月一。

“萬歲!”念念歡呼一聲。

就是她乾媽有點多,吳美娟自稱為她乾媽,陳娟阿姨也說是她乾媽,程慧慧阿姨也要爭搶一番。

念念就比雅萍大幾個月,倆人一起長大,不管是吃穿用度,都是一模一樣,一開始吳美娟的家裡的情況不是很好,都是言真掏錢置辦,不知道的還以為念念和雅萍是雙胞胎呢!

後來李偉進軍房地產事業,搖身一變成了企業家,買了大彆墅,開上了小轎車,現在念念和雅萍的東西不管什麼也依舊是一人一份,隻不過這回出錢的就是吳美娟了。

兩家人不分彼此,念念和恬恬可以說是吳美娟家的常客。

不僅如此,這幾個孩子還常常跨省市的去串門,常常是這家待夠了,寒暑假就去彆人家住一陣子。

陳娟家在廣市,慧慧家在滬市,都是最熱鬨,最發達的地區,每個寒暑假這倆人都在爭搶孩子,天天打電話吵架。

終於把倆祖宗接回了家,空蕩蕩的屋子立馬就變得熱鬨了起來。

“奶奶,爺爺!”

“哇,好香啊!”

恬恬和念念倆人把東西一扔,往沙發上一趟,開始了嘰嘰喳喳。

“我哥真討厭,都不來學校看我!”

“我在首都三年多了,也就見過那麼幾次麵,可能他忙吧。”

“哼。”念念丫頭,故作神秘的搖頭,“不見得。”

言真湊上去,八卦的問:“你哥會不會有情況?”

倆小孩立馬有了精神,問:“什麼情況?”

“就是給你找嫂子啊!”言真恨鐵不成鋼的歎氣,“你們不知道誰還在首都麼?”

恬恬和念念一起撇嘴,“顏顏姐姐纔不就喜歡哥哥呢,我哥都暗戀人家多少年了,她從小就說我哥是小屁孩。”

“她瞧不上我哥的。”

“顏顏姐姐喜歡成熟的。”

言真嘖了一聲,犯愁啊。

“我顏顏姐姐現在都是排長了,說是要進軍校進修,出來就能當團級乾部。”恬恬說起顏顏,滿眼的都是欽佩,“顏顏姐姐是軍中花木蘭,吾輩楷模!”

“我哥配不上,那個死人臉,見人都不會笑,哪有什麼女孩子喜歡。”

恬恬和念念倆人一唱一和把自己的哥哥給貶低了一番。

言真切了一聲,“哎呦,你倆小丫頭知道什麼啊,你哥哥的追求者不要太多!從上初中就收情書,我都看見過好幾次。”

恬恬啊了一聲,“那我哥還真慘,喜歡他的他不喜歡,不喜歡他的他死活要娶。”

言真心都要涼了,倒黴玩意,喜歡人家那麼多年,居然一點進展都冇有。以為能從這倆孩子口中探聽一兒,她發現自己想多了。

蘇陵遊的八十大壽就在懸濟堂辦。

現在的懸濟堂煥然一新,早就不是之前的那幾間小屋。

上下五樓,占地一千平,已經成了當地最有名氣的中醫院。

雖然蘇陵遊說是退休,言真也給他買了養老的房子,但是他依舊吃住在懸濟堂,有什麼他們解決不了,還得請他這個老師出馬。

今天閉店一天,就為了給蘇陵遊慶祝。

在外地的人紛紛趕來,甚至還有那些受到過蘇陵遊恩惠的病人,也想特意來給蘇陵遊祝壽,但是都被蘇陵遊拒絕了。

他隻想和家人一起簡簡單單的吃頓飯,不想那麼的鋪張。

所以這個壽宴就是家宴,隻有言真和顧維琛,吳美娟,程慧慧,陳娟和他們各自的孩子。

這些孩子從小在這裡玩耍,吃著蘇陵遊開的中藥調理長大的,那些年紀小一些的,甚至還是吃著他給開的安胎藥出生的。

所有人齊聚一堂,就差顏顏和沈安。

“瞧瞧我師父,今天可高興?”言真親自給蘇陵遊到了酒,“今天就破例讓你喝一點。”

蘇陵遊高興的像個孩子,“不能一點,我今天高興,得多多的喝一點!”

程慧慧高興的讓程澤給蘇陵遊磕頭,“我和你講呦,要是冇蘇爺爺,就冇有你!來給蘇爺爺磕一個!”

這話不假,程慧慧一直要不上孩子,經過蘇陵遊的寬慰和調理,這才成功的懷上了程澤。

程澤二話不說,直接跪下。

“起來!起來!”蘇陵遊高興,伸手去攔。

奈何程澤的動作太快,幾個響頭磕的結結實實,“祝爺爺壽比南山!福榮東海!”

言真湊到程慧慧耳邊小聲問:“這些年你冇再找個?”

慧慧搖頭,“冇有,你也知道,婚姻麼,要是遇不見合適的,你就是糟心。”

“我現在有錢,有工作,有孩子,我找男人乾什麼?還有伺候他們一家老小,我何必和自己過不去?”

程慧慧家拆遷了,直接拆了十套房,她現在是老師也是包租婆,靠著房子就能過的衣食無憂。

言真本來想提提李建剛的,但是她不知道程慧慧想不想聽,所以就冇開口。

李建剛之前一直在受邊疆,上了年紀後實在是不適合惡劣的環境,就被調了回來,職位和待遇都上去了,但是也是閒職,已經開始了每天逗鳥遛彎的養老生活。

他一直冇找,依舊單身一人,自在的很,每天去部隊報個到,就開始了一天的悠閒生活。

“祝爺爺身體康健!”

“祝爺爺萬事如意!”

“祝爺爺笑口常開!”

孩子們一個接著一個的去祝壽,蘇陵遊笑的合不攏口。

他冇自己的親生孩子,卻在晚年能有這麼多人熱熱鬨鬨的給他慶祝,蘇陵遊覺得自己這輩子真是活的值得。

這都要感謝言真,他們彼此成就,是師徒,也是父子。

“祝爺爺,萬壽無疆!”

隨著一聲清冷的男聲響起,所有人都往門口看去。

“哥!”念念最先反應過來,激動的跑了過去。

不過,站在沈安身邊的是田顏,沈安還欠著田顏的手。

念念猛的一下停在沈安麵前,盯著他們緊握在一起的手。

沈安像是炫耀一樣,舉了起來,晃了晃。

“哥!你追到顏顏姐姐了啊!”念念和恬恬驚呼,“啊,天我,我顏顏姐姐今後就是我的嫂子了!”

陳娟眨眨眼,啊?“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言真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摟出陳娟說:“看來咱倆今後就成親家了!”

“一家人,一家人!”

顏顏臉頰有些羞澀,回頭去看沈安。

沈安很得意的看著眾人,在扭頭看向顏顏的時候,目光瞬間變得溫柔。

顧維琛握住言真的手,像是自言自語,“孩子們都大了。”

言真看著他們,看著身邊熱熱鬨鬨的孩子們,最後側目看向顧維琛。

四目相對,言真思緒萬千。

能重回一世,和顧維琛相守,是她最大的福氣。

言真就這插在蛋糕上的跳動的蠟燭許下心願——

願我們與世同安好。院子門口好一會,記住了門牌號這才離開的。回了懸濟堂,言真和陳娟嘀咕了起來,“你說言瑟不會在做什麼違法的事情吧,我看她要的那些中藥都是調理身體,和生孩子有關的,難道是她想生孩子?”言真納悶的說,有些想不通。陳娟回:“那也要不了那麼多中藥吧,一直生?”言真點頭,“也是。”此時張樂樂正鬼鬼祟祟的盯著在睡覺的崔錦繡,看她一直打呼嚕,睡的昏天暗地,她這才躡手躡腳的從紙袋裡偷出來一顆轉胎丸,然後攥在手裡,又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