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駕輕就熟

嚴宏回頭看向了安小海,安小海猛然發現,此刻的嚴宏,眼神居然不再遊離了。“安小海,請你不要懷疑,我們的國家,要保護她的百姓的決心!”嚴宏深吸了一口氣:“隻是,我們的國家實在是太大了,百姓也實在是太多了,實在很難麵麵俱到,在很多時候,隻能抓大放小。”嚴宏的話讓兩人陷入了沉默,好半天後,嚴宏纔再次開口:“那天咱們見過麵後,我回去就想辦法搞到了你的資料,看過後才知道你都經曆了些什麼。我感到很愧疚,對不起!...“艸!什麼情況?!”段輝大驚失色。

“陳總,那好像是我們彆墅的方向!”麥曉喻同樣顯得有些驚慌。

“是的,好像就是彆墅!這特麼是怎麼了?!…”安小海同樣眉頭緊鎖:“段處長,我們趕緊回去吧!”

“好,掉頭!全速回航!”

“是!”

快艇立即被髮動起來,劈開海浪向著彆墅方向疾馳而去。

20分鐘後,快艇就已經回到了距離彆墅不到兩百米的海麵上,大火仍然燒得很旺,在這個位置已經能看得十分清楚了。

原本漂亮的海濱彆墅,現在已經被炸得不成樣子,建築主體坍塌了一半,就連院牆也垮塌了接近九成,應該是爆炸導致地基塌陷造成的。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康連海死死的抓著大腿上的褲子,有點語無倫次的喃喃道。

這些天來,安小海一直在暗中觀察詹偉庭和康連海。

詹偉庭精明具心狠手辣;康連海實際上也不傻,他隻是有點懶,已經習慣於依賴詹偉庭而已。

一個習慣依賴他人的人,很難在短時間內做出改變,大多數時候,他都必須找一個人來依賴。

現在,詹偉庭凶多吉少,康連海的依賴立即就轉移到現場他最熟悉的安小海身上。

也正是因此,安小海才決定乾掉詹偉庭,留下康連海。

康連海渾身都在發抖,在回來的路上,他已經想通了一切,他們這是被井川雄那夥人狠狠的出賣了!

“陳總,怎麼辦?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康連海死死的抓住安小海的手臂,聲音顫抖的問道。

安小海滿臉憤怒,牙關緊咬,他冇有理會康連海,而是向段輝說道:“段處長,快送我們過去吧,我還有不少兄弟在彆墅裡!”

“陳老弟,我勸你現在不要過去!”段輝咬著牙搖了搖頭:“陳老弟你看看岸上,武警已經有人到了,我估計,警察也很快會趕過來。

我建議你不要過去了,不要跟這事兒沾上邊,萬一他們在彆墅裡發現了什麼不該發現的東西,你就麻煩了!”

“段處長說得有道理!有道理…”安小海略顯慌亂的點了點頭:“那麻煩段處長把我送到廢船廠那個碼頭去吧,我讓朋友過來接我。”

“好,我這就送你們過去,你們去船艙裡躲著吧,最好不要被人看到。”

“好的!”

安小海點了點頭,拉著渾身僵硬的康連海進了船艙。

快艇啟動,往那座熟悉的碼頭而去。

將安小海等人送到碼頭後,段輝立即離開了,那邊出了這麼大的事,他必須回去想辦法打探一下情況。

安小海帶著眾人進入了廢棄船塢,打了兩三個電話,阿火帶著人往這邊趕了過來。

安小海又看了一眼康連海,這傢夥一個人坐在一邊,一直處於一種失神的茫然狀態,有時候還會用手捂住臉偷偷哭泣。

安小海很理解他的心情,心中一聲暗歎後走出廢棄船塢,點了根菸抽了起來。

安小海以前抽菸隻是裝個樣子,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居然也有煙癮了。

40分鐘後,阿火如約趕到,將眾人接回了市區。在回去的路上,阿火向安小海通報了其他兩個地方的情況:

井川雄那幫人確實襲擊了市公安局,他們衝進去後就再冇有出來,整個市公安局安安靜靜的,就像什麼事都冇發生過。

井川雄那些人全部死掉了,畢竟要生擒他們實在太難,保衛處和安全處又不願意承受任何損失,隻能讓他們去死了。

唯一讓安小海有些意外的是,和子並不在這些人當中,她帶著井川次郎的屍體,徹底消失在了深海市的茫茫夜色之中。

另一處戰場同樣戰果斐然。

埋伏在路上,準備刺殺周正國和王鐵軍的Ca殺手幾乎被一網打儘,少數幾個逃掉的也被嚇破了膽,估計這次行動將會成為他們一輩子揮之不去的夢魘。當然,官方對外公佈的情況不是這樣的,官方通報說有不明身份的恐怖分子襲擊了公安局,以及荷花一村小區,公安乾警與恐怖分子展開了激烈搏殺,最後雙方都損失慘重。

接下來的事,全部都在安小海精妙的設計之中。

康連海肝膽俱裂,萬念俱灰,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他隻想以最快的速度返回香港。

安小海勸住了他,告訴他最危險的時刻就是最安全的時候。

深海市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警方一定想不到還會有人敢劫囚車,他建議按照原計劃行動,在深海市北邊的山區截停囚車,救出康家祥。

康連海雖然恐懼到了極致,但康家祥三個字卻給了他巨大的勇氣,他猶豫了將近四個小時,最終還是同意了安小海的計劃。

終於到了3月21日,安小海帶著人在預定地點攔下了囚車,與押運囚車的警察展開了激烈槍戰。

對於這種事情,安小海他們早已駕輕就熟。

康連海縮在MPV的角落裡,用力的閉著眼睛,雙手死死捂著耳朵,身體隨著槍響不停抽搐著,看著居然讓人有點心疼。

直到野人拉著仍戴著手銬,滿臉都是血點子的康家祥扔在了他身邊,康連海這才一把抱住康家祥,嚎啕大哭起來。

-----

海邊,廢棄船塢碼頭

“陳總,謝謝!太謝謝了!真是太謝謝你了…”康連海握著安小海的手,語無倫次地不斷感謝著。

康家祥顯得很鎮定,他站在康連海身邊,深深的給安小海鞠了一躬。

“康總,不用這樣,趕緊帶著家祥回去吧,記得低調點。你們留在香港也好,去國外轉轉也好,總之,這段時間不要再上來了。”

“這個我們懂的,陳總放心,我們不會輕易上來的,總要先搞清楚會所的狀況再說。陳總你放心,剩下的尾款,隻要我一到香港,馬上就會打給你的!馬上就打!”

“不用這麼著急,我信得過康總。”

“要的要的!這次如果不是陳總,我真不知道…不知道…哎!”康連海說到最後,一聲歎息,死死抓住了安小海的手,眼淚又止不住的流了出來,也不知道他哭的究竟是誰。

安小海輕輕的拍著康連海的肩膀,安慰著他。

“家祥,真不用我派人送你們過去麼?”

“不用了,謝謝陳總,這船我知道怎麼開,我經常開船的!”

“那好,康總就交給你了,路上要小心些;這邊的武警我已經打好招呼了,兩個小時內海上不會有巡邏,但香港那邊我就無能為力了。”

“陳總也請放心,我聯絡好朋友過來接我們了。”

“那就好,趕緊去吧!

這段時間發生了太多事,我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會所那邊的事兒,我會幫忙留意的,有什麼最新訊息,我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

“陳總,太謝謝你了,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好的,去吧。”

康家祥開著船,帶著康連海離開了,安小海卻又冇有離開廢棄船塢,反而是在船塢附近的一塊平整的大岩石上坐了下來,彷彿是在等待著什麼。

直到又一次夕陽西下時,一道熟悉的人影終於沿著海岸線,慢慢走了過來。

“頭兒…”

“噓!”

麥曉喻剛想說些什麼,卻被073阻止了:“你去休息吧,都累了好長一段時間了,辛苦了,這裡交給我。”

“好,那我去了!”

“去吧!”

麥曉喻離開了,073微微一笑,走向了坐在岩石上的那一道單薄的身影。成員,很快就要突破4位數了;我估計,這一次他們很難再東山再起了。”“冰毒呢?有冇有統計出數量?”“有,你猜猜是多少?不光那一座倉庫裡的,要加上工廠裡的,再加上他們藏在各個窩點的,你猜猜,一共有多少?”“這個有點難……我估計至少有十幾二十噸吧。”“不止,你還是太保守了!”麥曉喻擺了擺手指頭:“65噸,整整65噸!隻多不少,而且還繳獲了兩倍於此的原材料!所有人都被嚇壞了,這麼大一批冰毒,如果真讓它們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