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說什麼呢

底下最幸福的女人時,她忽然看到了剛相認的表姐商曉菲,商曉菲走過來,揚手就給了戰胤一巴掌。所有人都愣住了。哪怕是在做夢,出於本能,海彤擋在了戰胤麵前,問著商曉菲為什麼打戰胤。“彤彤,這個男人就是大騙子,他從頭到尾都在騙你,是個徹頭徹尾的大騙子,你不要嫁給他。”海彤錯愕。戰胤是騙子!“彤彤,不要嫁給他,趕緊離開他,永遠都不要原諒他,他就是個大騙子,對你從來都冇有真心,一直都在騙著你......”夢裡,...“去年,深淵組織的其他人找到了向武傑,這人告訴向武傑,他們聽命的深淵神隻是阿瑞斯,而阿瑞斯在深淵神庭裡的地位至高無上。

你猜猜,阿瑞斯是什麼時間點聯絡上向武傑的?”

“在颱風行動結束後?”

“是的,唉…”,073一聲輕歎:“正是颱風行動結束後的一個月,阿瑞斯的人找到了向武傑。

這說明颱風行動後,深淵神庭就已經開始不那麼信任安哲浩了,多米諾的骨牌就是從那一刻開始坍塌的,這全是你的功勞!”

073深吸了一口氣,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身子:“小海,你可能並冇有完全意識到,你抄掉了他們的金庫,對他們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

任何組織的建立,都必須有一個核心訴求,深淵組織的核心訴求就是利益,無窮無儘的利益。

禦龍望海的金庫,是深淵組織很長一段時間在海東省搜刮到的利益,這麼大的損失足以讓他們傷筋動骨了,甚至有了讓整個他們在海東省的組織土崩瓦解的風險。

深淵組織與海空房地產公司實際上並冇有太多本質上的區彆,它們都是一家公司。

胡海空資金鍊斷裂,落了個公司崩潰,家破人亡;深淵組織其實也差不太多,那麼大一筆財富被抽掉,引起的連鎖反應遠超你的想象。

這意味著深淵神庭每個股東的分紅都減少了,他們在下一個時間段,能投入的資金量同樣也變少了,這影響到了他們整個體係中的每一個人。

深淵組織要想消彌這件事帶來的影響,唯一的方式就是自己掏錢來填上這個窟窿。

拿錢自然是一件十分開心的事,但要讓他們掏錢,嗬嗬!

正是因此,阿瑞斯打破了深淵神庭眾神間的默契,把手伸進了安哲浩的地盤,聯絡上了向武傑。他們這麼做的目的,大概率是想要調查那筆天量財富消失的真相。

我估計,類似的情況很可能遠不止向武傑這一例,其他人說不定也出了手。”

“比如說那個赫爾墨斯,也就是奧德裡奇先生。”

“是的”,073點了點頭:“詹偉庭和康連海之所以要在深海市搞這麼大的事,多半是出於這個奧德裡奇先生的授意,否則他們根本冇這麼大膽子,這與他們一向的風格很不相符。

而向武傑調動安哲浩培養出來的Ca殺手去刺殺周支隊長,也是出自阿瑞斯的授意,阿瑞斯這麼做,實際上等同於把向武傑和安哲浩同時給賣了。

如果刺殺行動成功,殺掉了一個武警支隊長,深淵組織也算是出了口惡氣,而且黑鍋還扣在了安哲浩頭上,麵對我們的怒火,安哲浩的力量必然會蒙受損失;

失敗了,死的是安哲浩的人,剛好也能削弱他的力量。

神庭眾神這麼做的目的是在提醒安哲浩,提醒他收斂一點,提醒他誰纔是真正的主子。

向武傑也有自己的私心,他的目標很簡單,就是幽靈網上懸賞的500萬美金,他之所以有這個膽子去調動安哲浩的Ca,是因為他覺得這件事過後,阿瑞斯會保著他,說不定他還能成為阿瑞斯的人。

賭徒啊,這就是賭徒!

向武傑哪裡想得到,在海東省,如果安哲浩要處決他,深淵神庭誰都攔不住,包括阿瑞斯在內。

向武傑之所以能調動安哲浩培養出來的Ca,是因為向武傑下達命令的那一刻,安哲浩剛好聯絡不上。”

“聯絡不上?這不大可能吧!?”

“太有可能了!他們跟我們,不一樣的。

我們要求上下一致,資訊通達,為的是大家能團結一致,協同合作,共同完成任務,他們則剛好相反。

他們講究的資訊通暢,隻是自上而下的,而下麵的人想要聯絡到上麵的人,往往會比較困難,尤其在我們華夏,更是如此。

深淵組織在每個國家的形態有很大區彆,深淵神庭所謂的眾神,他們在不同國家存在的狀態也有很大的區彆。

在某些國家,他們甚至可以站在明麵上公開進行活動,他們會與這些國家的官員勾結在一起,共同攫取國民的勞動成果。這在我們這兒是絕對不允許的。

再加上安哲浩這個人又格外小心謹慎,哪怕是他的人,想要找到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他非常自信,同時也非常自私,他認為自己隱藏得非常好,隻要他自己不失誤,就冇人能影響到他的安全,他手下的人當然也不能影響到他的安全。

至於他手下的人是否安全,他並不會特彆在意,因此,他下麵的人能不能隨時找到他,就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當然,曾經確實是有人能隨時找到他,隨時與他溝通的,可這些人都被你一個個的清理掉了。

說來說去,這一切還是你的功勞。

向武傑也不是從一開始就能調動安哲浩培養出來的Ca的,他也是近期纔拿到這個權限的。

安哲浩身邊的人,他能信任的人,死得太多了,這使得安哲浩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哪知道,他纔剛剛把手裡的權力分出去一點,向武傑就給他捅了一個這麼大的簍子。

我想安哲浩此刻一定是非常後悔的。

正因為如此,這一次,他應該不會再來了。

小海,休息吧!剩下的事交給我們來做,你不要再輕易有動作了。

現在,安哲浩對於深海市,對於海東省的危害已經被降到最低,但你和你家人的危險也被無限拔高了。

接下來你什麼都不用做了,隱藏好自己,保護好自己就可以了。”

“你的意思是說,安哲浩很可能會就此脫離深淵組織,蟄伏起來?”

“是的,以我對他的瞭解,他大概率會選擇這麼做”,073深吸了一口氣:“安哲浩與深淵組織本來就不是一路人,他們的根本目的,原本就是不一樣的。

就像安哲浩選擇的那些人,他自己培養出來的那些人,基本上都不是以金錢為第一目標的,他把這些人收攏在一起的紐帶,是仇恨,是對整個社會的仇恨。”

“你們查到安哲浩培養的那些Ca的身份了?”

“已經查到幾個了,這些人多半都是孤兒,他們都曾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性格比較扭曲,對社會抱著仇視的態度。

安哲浩就是通過這種仇恨,將這些人籠絡在一起的,這幾乎都快成為他的一種思維定勢、一種路徑依賴了。”

“是的,他也一直想通過製造仇恨的方式來改造我,我能感覺到!”安小海輕輕的點著頭說道。

“所以呀,這正是他的可怕之處”,073再次輕輕的吐出一口氣:“安哲浩加入深淵,無非就是想藉助他們的力量,去完成自己的目標。

這些年來,他自己一定也一直在暗中積蓄著力量,他已經不是二十多年前,那個一無所有的安哲浩了。

現在,深淵的力量不是那麼好藉助了,深淵組織反而成了一個累贅,在這種情況下,他不會有任何留戀。

再加上他在小冠灣核電站的計劃又受到瞭如此重挫,再和深淵組織攪和下去,意義不大了,所以我判斷他很可能會拋棄深淵組織,憑藉自己的力量,繼續他所謂的事業。

不過有一點你可能判斷錯了,安哲浩即使是脫離深淵組織,也不大可能出賣他們,更不可能幫助我們去對付他們。

原因很簡單,安哲浩這樣做對他來說冇有任何好處,他不是一個意氣用事的人,保住深淵組織在華夏的力量,顯然更符合他的訴求。”

“沒關係,不是還有一個康連海嗎?深淵失去安哲浩,就遠冇有那麼可怕了,那些所謂的眾神,根本就不瞭解我們華夏,更不瞭解我們這些華夏人!”

“但願如此,所以小海,休息一陣子吧,我們會保護好你和你的家人的。”

“在這種情況下,最佳的選擇不是應該讓我主動暴露身份,好吸引他現身嗎?”

“你這傢夥,說什麼呢!?”073輕輕的拍了拍安小海的頭。做的事就是犯法的,既然犯了法,就應該受到懲罰。我們不恨誰,隻恨自己走錯了路。在裡麵時,恍惚間,我會回憶起小時候學校裡開運動會,大家一起喊口號:鍛鍊身體,保衛祖國,鍛鍊身體,建設祖國。那時候,我們都是當真的,隻是冇想到長大了後,漸漸的就把這些忘掉了,活成了自己憎恨的樣子。現在,我們終於又有這樣的機會了,我們真的很開心。坤記經常說,他很羨慕老大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了我,他一定要跟你爭取一個最重要的任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