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又在使壞

吧,帶禮物乾什麼,都是學生,就不要破費了。”“沒關係,阿姨,來小海家裡拜訪怎麼能空著手,他的事情同窗們都知道了,大家都挺難過的。放心吧,我家很有錢的,這些都是些小意思,您就放心收著。”徐天佑笑嗬嗬的將手上的禮物全部擺在了桌子上,自己也毫不客氣的找了張椅子坐了下來,兩隻眼睛到處亂瞟,好奇的打量著房子裡的環境。“小徐啊,你來也來了,心意也送到了,小海也不在家裡,你知道的。既然這樣,你還是趕緊離開吧,阿...兩天後,幸福園小區

“怎麼?對編程感興趣?”安小海見周迅正在看C 的書,笑著問道。

“是啊,確實挺有興趣的!”周迅也是笑著點了點頭:“而且我覺得電腦和互聯網,以後的應用會越來越廣。

如果敵人越來越多的運用電腦和網絡技術,而我們卻不懂,這樣就太被動了,所以我很想學一學。

我現在開始學,應該還不算晚吧。”

“當然不晚,隻要肯學,什麼時候開始都不晚!

你很有眼光,我支援你,一會兒我給你開個書單,你把書單上的那些書都啃透,應該就算得上是高手了。

如果有什麼地方不懂,都可以來問我。

不過,我先給你打個預防針,電腦和互聯網技術馬上就會進入一個飛速發展時期,要跟上這種發展變化,會非常非常辛苦。”

“辛苦我不怕,任何事想做好,都會很辛苦的。

對了小海,昨天晚上葉局長親自給我打了電話,他讓我這段時間就一直跟在你身邊幫忙。”

“你的意見呢?想跟我一起工作嗎?接下來可能冇什麼仗打了,我這裡的工作會有點無聊哦。”

“我很喜歡跟你一起工作,真的!

跟你合作了這幾次,我對我們的工作也有了一個新的認知,葉局長說得很對,戰鬥,有時候不一定是真刀真槍的,但凶險程度卻都是一樣的。

以後的戰場隻會越來越複雜,我們需要掌握的東西也越來越多,我現在都有點冇信心了,怕適應不了將來複雜的鬥爭。”

“你一定行的!”安小海拍了拍周迅的肩膀:“我們將來要麵對的形勢,確實會越來越複雜,但敵人也同樣得麵對,誰怕誰呀?放馬過來就是了!”

“也是,你總是能一語中的!”

“你就彆拍我的馬屁了!”安小海搖頭苦笑:“對了,那個山林女神有動靜嗎?”

“冇有”,周迅搖了搖頭:“這兩天我一直有按照你教我的方式在論壇上閒逛,並冇有收到任何人的私信。”

“這不對呀…難道他們真的全體撤退了?”安小海皺著眉頭小聲說道。

“再等等吧,他們剛剛又吃了一個這麼大的虧,總要有點時間進行調整的。”

“嗯,那交給你了。”

“放心!”

就在這時,麥曉喻敲了敲房門,並打開門伸出了一個頭:“我說陳總,趙剛來了,已經快到小區門口了,我去接接他?”

“好的,去吧”,安小海點了點頭後轉向了周迅:“陳迅,你也趕緊準備一下,今天我們就把跟他們的合作推進一下。”

“好!”周迅立即開始準備相關資料。

------

趙剛來得比想象中要慢了很多,他兩隻手都提著禮物,安小海趕緊上前將他迎了進來。

“趙總,咱們都是合作夥伴了,你還這麼客氣乾什麼?”

“應該的!應該的!嗬嗬!”趙剛笑得很燦爛:“我天天盼著陳總召喚,今天可算是盼來了!”

“是我不好,突然有點事耽誤了幾天。來,趙總,坐!”安小海請趙剛坐了下來,還跟同他一起來的秘書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趙剛的秘書應該是叫張翠翠,是安小海看好的一個門店中的中年女子。

“趙總,我知道你心裡挺急的,那我們就單刀直入,直接聊正事兒吧!”安小海一邊給眾人泡著茶一邊說道。

“太好了!陳總真是善解人意!我是真的挺著急的!

這段日子,我一直是按照陳總的指點做的,大家的情緒確實穩定了很多,做起事來也積極了不少,可我就是擔心…擔心…”

“擔心這種狀態無法持續,對不對?”

“是的,確實是這樣的,陳總真是太厲害了,一語中的!那筆錢撐不了多久,遲早要花完的,我是真怕無以為繼啊!再說了,陳總花了這麼多錢,總不能讓陳總冇有任何回報不是?這段日子,我這心裡是一刻也安定不下來啊。”

“那行,那我們就正式開始吧!”安小海將泡好的茶一人分了一杯:“趙總,你們在靖西良山那邊是不是有一個酒廠?”

“是的,我們在那邊確實是有一個小酒廠。

那邊是山區,交通很閉塞,周邊都是少數民族的山寨。十多年前,良山縣政府找到我們,讓我們在那邊做點什麼項目,好拉動當地經濟。

我們冇辦法,也不好推脫,就在那邊辦了一個小酒廠。

酒廠的廠區麵積很大,但生產規模很小,也冇什麼現代化的設備和產線,酒類產品也是當地少數民族的工人按照他們的方法釀製的,產品的口味根本無法做到標準統一。

小酒廠的產品一直以來銷路都非常不好,如今正處於一個半死不活的狀態。”

“這樣啊,那如果我們要在這個小酒廠上做點文章,趙總覺得會不會有什麼阻力?”

“我們這邊冇有任何阻力,很少有人會關心那個小酒廠,但酒廠的員工大部分都是當地山寨的少數民族,他們有點難打交道,隻要搞定他們,那就冇有任何問題了。”

“很好!”安小海點了點頭,搞定當地的少數民族自然是不存在任何問題的,那邊的山寨就是野人他們老家。

“陳總,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們的合作就從這個小酒廠開始吧。”

“從這個小酒廠開始…陳總,你是想做酒類產品嗎?”

“不是,先不做酒,先做水。”

“做水?”

“是的,做瓶裝礦泉水”,安小海看著趙剛輕輕點了點頭:“這個生意在國內還屬於藍海,做的人不多,也冇有任何品牌已經做起來的,既然如此,那就從我們開始吧。”

“這……”趙剛和張翠翠對視了一眼,兩人顯然都如墜五裡雲霧。

“趙總,我來詳細解釋解釋吧!

我手上有一家海安投資公司,我的海安投資和你的福旺糧油,共同組建一家靖西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海安投資負責項目所有資金投入,福旺糧油就把那家小酒廠拿出來,折算成資本注入靖西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靖西實業在管理上就采取有限合夥的方式,我們來做普通合夥人,你們做有限合夥人…”

“等等!陳總請等一等!…對不起,什麼叫有限合夥?普通合夥人和有限合夥人又是怎麼回事?這些我是真不懂!”

“有限合夥公司就是股份和經營管理權分離的一種公司組織模式,也就是說,你們可以享受股份帶來的收益,但在經營管理上冇有話語權。

這種公司組織形式在國外已經很常見了,我們現在暫時還冇有,不過我們可以在合同裡註明這些條款……”

安小海開始為趙剛詳細解釋起來,這一解釋就是整整一個小時,趙剛冇有半點不耐煩,一邊時不時提問,一邊拿著他的小本子不停的記錄著。

“陳總,我明白了,也就是說,你出200萬資金,我們福旺糧油就出那個小酒廠,我們一起成立一家靖西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然後我們占10%股份,你們占90%股份。

然後我們享受這10%股份所帶來的收益,並承擔相應的債務,但不參與靖西實業有限公司的管理,我的理解對嗎?”

“是的,大約就是這樣。”

“陳總出200萬,我們出小酒廠,並占10%的股份,也就是說,那個小酒廠相當於折價了20萬,我這麼算對嗎?”

“差不多。”

“可那個小酒廠不值20萬啊!三、五萬都賣不出去!而且裡麵的人很難管理,我們這麼搞,還不知道他們會不會鬨事,陳總,你這樣太虧了呀!”

“這個趙總不用擔心,值不值我說了算,裡麵的工人我會想辦法搞定的。

我隻是覺得,你們占10%,有點多了,這是為了大局再考慮,一開始就分出去太多股份,會不利於將來融資,按比例稀釋,又很容易扯皮。

如果你們願意少占一點股份,我願意給你們一些補償,如果你們願意把占股比例降到5%,我可以額外給你們200萬作為補償。”

“啊?!…”趙剛和張翠翠被嚇壞了,兩個人的眼睛都已經失去了焦距。

麥曉喻不懷好意的在盯著安小海看,這個傢夥,肯定又在使壞了!肩轉身離去,勾住王步來脖子的同時,朝安小海揮了揮手。安小海微微一笑,看著他們消失在巷子的拐角,這才轉身上了坤記開過來的車,坤記一腳油門,車子飛快的向福海區開去。一個半小時後,車子又從福海區開向了羅田區,最終在許從舟的茶莊外停了下來。安小海下了車,衝著坤記微微點了點頭,坤記開車離去。進入茶莊,前台小妹什麼也冇說,對安小海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後,便轉身在前方帶路,安小海趕緊跟了上去。前台小妹引領的方向並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