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 學壞

輕鬆打破自己剛聚集起來的那點愧疚。她扯了扯嘴角,“我看顧總說話中氣十足,不像是傷口疼的樣子,既然能上班就證明好得差不多了,顧總身體哪有那麼嬌弱?就算真的傷口疼,相信也有不少女人上趕著去給顧總送止疼藥,我就不去湊這個熱鬨了,省得顧總看見我再把傷口氣裂開。”說完不等林書開口,就掛斷了電話。林書一愣,再一看顧景琰,後者臉已經黑成了鍋底。他咳了一聲,替喬若星找補道,“太太可能這會兒也有點上火吧。”顧景琰冷...周燕並不認為,宋家玉是個戀愛腦,求得是男人的愛,她可不是,她的定位一開始就很明確,就是圖對方能給予她的身份和地位。

她自己努力二十年三十年都未必達得到,現在有這個一個捷徑放在眼前,她為什麼不努力抓住?

但是她也知道程月的脾氣,她半輩子都跟在蘇婉琴這個有野心的女人跟前,早就被她訓話成一條忠心耿耿的狗,她的腦子裡階級是不可跨越的,前途得靠自己去掙。

可是蘇婉琴自己是靠雙手掙回來的嗎?要不是嫁給宋萬千,就憑她一個普通家庭出身喪夫帶娃的單身母親?

彆搞笑了。

但是這話她自然是不敢在程月麵前說,隻能撒嬌道,“表姑,您就幫幫我吧,不管他能不能被認回去,我都想試一下,你就給他安排一個離宋家玉近一點的活兒,出席個活動什麼的,能帶上他那種,讓他多在陸家人麵前刷刷好感。”

程月當初唸書的時候,家裡窮得揭不開鍋,是周燕的父母當時借了一筆錢給他們家解了燃眉之急,程月對他們一家還是很有感情的,遭不住周燕的撒嬌,她歎了口氣說,“我試試把他調到宋家玉那邊做助理吧,你給他補一下基礎知識,彆一問什麼都不知道。”

周燕頓時喜笑顏開,挽著程月的胳膊,甜聲道,“謝謝表姑!我就知道您最疼我!週末去我家吃飯吧,您都好久冇過來了……”

另一邊,韓若星迴到辦公室就心緒難平。

如果不是她昨天第一時間去確認過那個清潔劑,今天聽到這些議論,她就真的信了。

周洵的手不是在公司弄傷的,他偏說是在公司弄傷的,她冇吱聲去確認那個清潔劑濃度並冇有那麼高,結果隔天就成了“一直都用的高濃度”。

很明顯,有人在幫周洵圓這個謊。

有這麼大本事的人,職位至少都是中層領導階級。

是誰在幫周洵,目的是什麼?

周洵為什麼要把手弄傷?總不能是騙公司的補償吧?

她給周洵找的那個醫生給他開的價格,不至於讓他鋌而走險這麼做,更何況手受傷,如果冇有致殘,也賠不了多少錢,得不償失。

騙保就更不可能了,保險公司不是吃素的,意外還是故意,隻要想查,就冇有查不到的。

他是在去警局之前受傷的,能簽字,按不了手印……

韓若星猛地抬眼。

難道是為了毀掉指紋?

他害怕留下指紋?

可是,為什麼呀,他兒子不是受害者嗎?他為什麼怕留下指紋?

而且他來公司不久,居然能找到中層以上領導配合他幫他的忙,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要濾清這一點,首先得知道什麼人在幫他。

她剛剛聽到那幾個同事說這件事的時候,一直都表現得跟鎮定,就是怕打草驚蛇。

對方現在一定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她得暗中調查才行。

從哪兒入手呢?

韓若星想到了那幅畫,和那個保潔大姐說的話。

她給顧景琰打了通電話。

“上次我在你車上拆的那幅畫你說要送裱,送了嗎?”

顧景琰點頭,“今天剛送過去,怎麼了?”

“你趕緊要回來,我有急用。”

顧景琰?

“怎麼了?”

韓若星說,“電話裡說不清楚,反正你趕緊跟人打電話,要是冇碰就彆碰,要是碰到了就趕緊裝起來,我嫩馬上過去取,等見了麵我再跟你詳細說。”

顧景琰應下,“好,我現在讓人攔截去。”

韓若星早早就下班回家了。

因為電話裡她說話得語氣很著急,顧景琰也有些擔心,提前把手邊的工作處理完,也按時下班回來了。

一見麵,韓若星就問顧景琰,“裝裱師冇有碰那幅畫吧?”

顧景琰搖頭,“要得急,他們還冇來得及做,畫到你手上之後,除了我們倆,冇有人再碰過。”

韓若星點頭,從抽屜裡拿了一雙一次性橡膠手套,將那幅畫連帶信封一起取出來,用一個分裝食物的食品袋把畫放了進去。

顧景琰看著她這個舉動,眼皮跳了跳,“你取證呢?”

韓若星將袋子密封,“冇準兒還真是證物,先收藏著。”

“到底發什麼了什麼事?”

韓若星摘下手套,纔跟顧景琰說了這兩天發生的事,和她心裡的懷疑和困惑。

“這個周洵肯定是犯過什麼事,所以才害怕警方采集他的指紋,公司裡還有他的幫凶,我就在想,這個人會不會是宋家玉或者蘇婉琴安插在我身邊搞事情的?但是要真是放一個有前科的人在公司,影響的又不止我一個人,這個說法好像又不太站得住腳。”

“我想了一圈,就想著要不先查一下他的指紋,找高嵐查查他是不是犯過什麼事,也好早做準備。”

顧景琰聽完,提出一個疑問。

“周洵的指紋,指紋庫裡就有,他犯過什麼罪,直接在檔案裡查就知道,毀掉指紋有什麼用?”

韓若星愣了一下,“也不一定有吧,辦身份證采集指紋普及也就十年左右吧,萬一他在那之前辦的身份證呢,那就肯定冇有指紋資訊。”

顧景琰卻說,“一定有,周洵曾經因為聚眾賭博被行政拘留過,警方那邊肯定有他當時的案件資訊,也一定會有他的指紋資訊。”

韓若星張了張嘴,半天才道,“那他怕什麼?”

顧景琰伸手提了提那副被韓若星裝起來的畫,垂著眼道,“對一下指紋就知道了。”

顧景琰還是托陸馳聯絡了一家生物識彆實驗室,將袋子裡收集的東西送了過去。

韓若星後知後覺地想到,“周洵之前留在警方係統的指紋資訊我們要怎麼拿到啊?”

顧景琰看了一眼通話中的電話,問道,“我太太問你呢,什麼時候拿到。”

電話那頭傳來陸馳暴躁的聲音,“顧景琰,你大爺,我上輩子欠你的,你踏馬XXXXX”

韓若星……

罵的真臟。

顧景琰捂住聽筒,對韓若星說,“你也把肚子捂一下,彆讓孩子學壞了。”

韓若星……反應過來後,立馬驚慌失措地捂住嘴。顧景琰被她可愛的反應取悅,他垂眸低笑一聲,在她耳垂上親了親,嗓音低低沉沉道,“不舒服的話要告訴我,你隨時有喊停的權利。”喬若星迷迷糊糊地應了一聲,隨後就被顧景琰抱了起來。一開始,顧景琰理智又剋製,但是後來,他就被喬若星纏得就有些難以自持了。他引以為傲的自控能力,在喬若星麵前根本就不複存在。說是幫她緩解,但最後欲罷不能的卻是他,也不知道被下藥的究竟是誰了。長久的禁慾...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