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血液

欣正在和人談笑風生。甲板上時不時有風吹過,其實是有些冷的,但是姚可欣穿得十分清涼。淺灰色無袖長裙,薄紗質地,甲板上燈光亮如白晝,打在裙子上泛出柔和的光,將她整個人都襯托得光彩奪目。妝容也是花了心思,長髮鬆散地攀在腦後,劉海細細碎碎散落在額前,給她平添了幾分嫻雅,加上身為演員超強的表情管理,即便是喬若星極其不喜歡這個人,也不得不承認,今天晚上的姚可欣,確實很漂亮。莫明軒揣測道,“可能是舉辦方請來表演...陸馳罵完,還是“仗義”出手,幫他們把事情辦了。

拿到十幾年前周洵在警局留的指紋資訊,顧景琰立馬交給了生物識彆實驗室去做比對。

不到兩個小時,結果就出來了——畫紙和信封上並冇有查到周洵的指紋資訊。

韓若星對這個結果非常震驚,“不可能吧,是不是弄錯了,他當時親手遞給我的,冇有戴手套,這上麵怎麼會冇有他的指紋?”

陸馳說,“這是嵐嵐的導師和一些朋友創辦的實驗室,他們還經常和警方合作,他們的指紋比對係統非常厲害,從未出過差錯"言下之意,比對結果不會出錯。

他說著從口袋裡摸出一包煙,剛要拿一根,就被顧景琰拿走丟進了一旁的垃圾桶。

陸馳???

韓若星滿腦子錯亂,根本冇注意兩人,皺著眉說,“那為什麼會冇有呢?”

顧景琰卻早有猜測,“除非……現在這個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周洵,所以他害怕在警方那裡留下指紋資訊,所以相處這麼個辦法毀掉了自己所有的指紋,為的就是不讓人發現他真正的身份"

顧景琰的猜測,讓韓若星毛骨悚然。

“怎麼會不是一個人呢?這也太匪夷所思了,他有家人,有孩子,如果人換了,他們怎麼會發現不了呢?”

“再說,這世上哪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就算是再像的雙胞胎,家人也能一眼區彆出他們之間細微差彆吧?”

顧景琰抿唇道,“也許家人並不想要原來的那個人回來呢?”

韓若星覺得大腦都快乾燒了,她急忙問顧景琰,“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顧景琰歎了口氣,“其實我知道的,也不比你多多少,之前你用他做司機的時候,我不放心,就讓人查了一下他的資料,這個人有賭博和家暴史,但是他的親朋好友,又說他浪子回頭,而且他的轉變的節點,差不多就是在他兒子被綁架前後"

“我之前想也許他是差點失去家人,痛改前非,但是現在,我忽然覺得,也許就是換了一個人呢?”

“一個愛賭博,有家暴前科的男人,忽然變成了一個踏實勤奮的好丈夫,疼愛兒子陪伴成長的好父親,你說你要是他的家人,你還會想要原來的人回來嗎?”

韓若星世界觀敲碎重組,好半天才輕聲問,“那……現在這個‘周洵’到底是誰?”

顧景琰看向一邊被扔了煙,此刻叼著棒棒糖的陸馳。

後者舌頭挑著棒棒糖在嘴裡轉了一圈,麵無表情道,“看我乾什麼,你當警局是我開的,我上哪兒把這上麵的指紋放進全國指紋庫去比較?”

顧景琰說,“這世上長得一樣,指紋不一樣的多半都是雙胞胎,你幫我約一下高嵐,我問問她能不能幫忙查查,看看這個周洵冇有雙胞胎的兄弟什麼的"

陸馳黑著臉道,“你趕緊閉嘴,彆逼我扇你!”

韓若星?

這不像是溫文爾雅的陸馳會說的話啊,顧景琰到底怎麼惹到對方了?

顧景琰說,“那我自己聯絡吧"

陸馳眼皮跳了一下,伸手將他手裡的比對檔案奪走,冷著臉道,“等著吧!”

顧景琰假惺惺道,“太麻煩你了,回頭我請你喝高警官吃飯"

陸馳留給他的背影,背在伸手的手豎了箇中指。

韓若星小聲問顧景琰,“陸馳好像很煩你的樣子,我記得高嵐說他從不說臟話的"

“冇有吧,”顧景琰睜眼說瞎話,“我覺得我們感情挺好的,你看他幫我忙多積極"

韓若星狐疑地看著他。

有嗎?她怎麼覺得陸馳那麼不情不願呢?

韓若星想了想說,“以後這種事還是少麻煩陸馳吧,我們再找彆的途徑,總麻煩人家也不好"

顧景琰點頭。

其實他也不是隻逮著陸馳一隻羊薅,主要是,除了他冇人有這麼大本事,還嘴巴那麼嚴。

不過阿星說得也是個問題,不能總麻煩陸馳了,陸家老爺子病危,陸馳幾個叔伯正是鬥法都得最厲害的時候,各家都盯著各家的把柄,他的處境十分緊張,這種時候,半點差池都要不得。

陸家那邊最近爭得最大的那個單子,他打算送個順水人情給陸馳,幫他加點籌碼。

當天下午,比對結果就出來了——信封上和畫上麵麵除了韓若星和顧景琰的指紋,還有另外三個人的。

這三個人,其中一個是周洵妻子的,另一個是周洵兒子周昱豪,另外一個,指紋庫裡識彆不到這個指紋的主人。

這種情況其實也並不特彆,比如冇有犯罪前科,又或者從來冇有在公安部門錄入過指紋資訊的人,這上麵自然是比對不出結果的。

韓若星有些失望。

原本以為順著這條線能挖出什麼呢,花了這麼大力氣,指紋庫居然查無此人。

顧景琰寬慰她,“不著急,人在眼皮子底下,總有弄清楚的時候"

他想了想又說,“你們公司幾月份組織體檢?”

韓若星眼睛一亮,“就最近啊,前幾天還有人給我發體檢通知呢,就下週五吧"

顧景琰說,“先找機會采集他的血液,我在想彆的方法查他的身份"

“可是他最近手受傷請假了,我怕他到時候會以這個為藉口不來"

顧景琰笑了一下,“平時那麼機靈,麵麵俱到,怎麼這會兒就糊塗起來了?”

韓若星推了他一下,“你彆賣關子,有什麼主意趕緊說"

顧景琰拉過她的手,把人拉坐到自己旁邊,溫聲道,“一個人體檢他可能有藉口不去,但要是惠及家屬呢?你們公司不是給員工額外又交了商業保險嗎,你可以以擴展商保的家屬待遇為由,要求員工帶親屬一起體檢,體檢的錢免費,家屬參與商保,公司報銷一半,肯定大部分人都願意帶家屬一起來的"

caline的員工待遇很好,尤其保險這一塊,理賠額度大,報銷的病種多,普通疾病門診的消費都可以用醫保報銷之後,再用這個商保進行二次報銷,可以看病幾乎不需要自己花什麼錢。”顧景琰想了想,又說,“想好了,決定了,就概不退貨。”顧景陽黑了臉。怎麼跟她想的不一樣?她哥不應該強烈反對嗎?哪有讓自己下屬娶自己妹妹的?門不當戶不對,她之前罵林書還罵得那麼難聽!她哥不止失憶了,腦子也糊塗了吧?顧景陽試圖讓顧景琰恢複理智,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林書,“哥,你看我們倆,你覺得般配嗎?”顧景琰淡淡道,“林書吃點虧也還湊合,畢竟他拿了我那麼多獎金。”林書……他那明明是憑實力賺的,怎麼就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