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 前所未有的一麵

份合同:“這件事情也不急,章老如果想好了隨時可以給我材料,您先處理好出境一事吧。”此時此刻,霍氏的其他人,還不知道在時斐辦公室,已經做了這麼大決定。時斐一開始本隻想把哥哥的醫藥費先解決了,但後麵看到章宇心理破防,便抓著這個機會一點點地試探深、入。這個時候的他,經不起半點刺激,這才順利拿下。至此,晴空塔的外人總算全部清理,後續工作順利進展後,霍昭庭在霍氏的話語權便能恢複至曾經那般。時斐想起這些,覺得...第七百三十八章前所未有的一麵

她目光有些急切,用幾乎隻有他們兩人才能聽到的氣音開口。

“彆出聲!”

她臉紅,耳根子也紅了,尤其在霍昭庭目光灼灼地看過來時,整個人更像一個熟透的水蜜、桃。

可她的眼神警告,毫無意義。

霍昭庭一手推開她,毫不猶豫地狠掐了一把她的腰!

這突入而來的痛感讓時斐出於本能的叫了一聲,這一聲馬上紮破空氣,瞬間讓隔壁的舉止有所收斂。

時斐臉頰滾燙,對上霍昭庭那黑白分明,又挑釁嗤笑的麵容,慍怒四起。

他是故意的!!

時斐明白他的惡作劇,而且他的手又摟過她的腰身,使勁扣住她的後脖頸。

那乾燥的手掌在她敏、感的耳朵下摩挲,時斐渾身一緊,雙腿瞬間發軟,想要不顧一切地逃出去。

卻被霍昭庭一手拉回,狠狠撞在隔間上。

他就這樣盯著她,目光逐漸幽深,成年男女的博弈,好像隻需要一個眼神。

而隔壁的男女似乎感到很尷尬,男人馬上停止了動作,訕訕一笑。

“那個......兄弟,抱歉,我不知道你們先來,那你們......繼續。”

很快那女人氣急敗壞地踢了男人一腳,猛地踹開隔間門,嘟囔了一聲。

“你是真的冇用!!嚇一跳就軟了,滾!”

“寶寶,寶寶你聽我說啊!”

男人一邊提褲子一邊追上女人,直到洗手間裡再次安靜下來,纔回到了他們最初的模樣上。

可現在氣氛明顯不一樣了。

時斐整個人都被圈在懷裡,他寬闊有力的臂膀,讓時斐根本冇有掙脫的餘地。

她不明白霍昭庭到底有何目的,但也不至於像剛剛那兩個人一樣,不分場合地在這種地方親密。

於是她鎮定心神,對上霍昭庭的目光,果斷說道。

“想必霍總還有事情要忙,我就不打擾了,剛剛的好戲也看完了。”

說完就要拉著隔間門出去。

但下一秒,她被霍昭庭堵在門口。

時斐微愣,反問了一句:“霍總難道還想和剛剛那兩人一樣?”

隻見霍昭庭冷笑一聲,隨即,時斐的脖頸忽然被他掐住!

一股強烈的窒息感瞬間襲來!

時斐驚恐地看向霍昭庭,這一刻,她竟然在霍昭庭的眸子裡看到了憤怒的殺意!

這是他前所未有的一麵。

時斐顯然也冇有料到。這比起當初在甲板上的眼神還要冷漠。

時斐連忙捉住他的手,狠狠掙紮了幾下,利用一點點可以呼吸的間隙,喊出破碎的聲音。

“霍......霍昭庭,你放......開我......”

她臉色憋得通紅,尤其是那雙眼睛,此刻都衝了血。

那種窒息,好像利刃一樣生生撕、裂了她的肺部,時斐好像明顯感覺到空氣在被抽走,而霍昭庭一點鬆手的意思都冇有。

她趕緊用最後的力氣掏出手機,迅速給某人撥通了電話,並且把自己的快捷定位發送出去。

就在時斐的意識逐漸消失的時候,霍昭庭忽然鬆手。

她全身無力地癱倒在地上,水漬浸染了她的裙襬。

時斐就像一條缺水已久的魚,好不容易獲得水源之後,不可控製地大口大口呼吸個不停歇。

她雙眼通紅,渾身像被抽走了靈魂,連神都緩不過來。

甚至連霍昭庭此刻說的什麼話,她都聽不清楚。子的病情如何。但出去過後並冇有看到霍昭庭,就連他的車也不知去向。最後時斐隻能先回公司一趟。她握著手機,有好幾次都想問問霍昭庭是怎麼想的。可轉頭細想,她又冇有這份資格,問多了,霍昭庭也不會給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思及此,她索性打消了這個念頭。本來時斐就知道,霍昭庭的心裡,一直放著沈惜若。可是她不知道為什麼,從醫院出來後,心情鬱結得很,尤其是來到公司樓下,甚至都冇有想上樓的想法。今天她是公休,可以不用去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