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把你視如棄子

時斐姐。”兩人齊齊回頭。沈惜若踩著高跟鞋朝他們走過來,詫異道:“好巧,冇想到會在這裡碰見你們。”霍昭庭神色微緩,“你也來用餐?”沈惜若笑道:“今天是我到公司報道的第一天,從同事口中得知這家餐廳還不錯,我就想著中午過來試試。”霍昭庭點了點頭,似乎纔想起沈惜若今天纔來報道。“對了,庭哥,我今天到公司,發現......”沈惜若藉著話題,有意無意的走在時斐和霍昭庭中間。二人有問有答,氣氛和樂,時斐識趣的退...第七百四十二章把你視如棄子

所以何總確定。

“你已經是霍昭庭的棄子,而我也是和霍氏合作的幾十個億的項目,今天也算是他親手把你推給我。

所以時斐,給個麵子,陪我一晚,當然若你想的話,我可以滿足你任何物質上的需求。”

時斐定定地看過去,隻覺得可笑。

她對上何總的目光,忽然反問:“何總,不如你說說,你在物質上的極限要求是什麼?能像當初霍總那樣,為我傾家蕩產嗎?”

聞言,何總嗤笑起來:“霍昭庭為你傾家蕩產??”

何總隻覺得她是在說夢話。

“我說時斐,你未免也太把你自己當回事了吧?什麼時候霍昭庭為你傾家蕩產過?你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當初誰不知道你這個秘書,無非就是他床、伴而已?我也是看你漂亮,如今被他丟棄感到可惜,所以纔想給你這個機會。

隻要你答應跟我,以後你想生活過的好一點,完全不再話下。而我也確定我比霍昭庭那大公子要專情多,情緒價值絕對會比他要給你的多多了。”

他也真是敢說。

時斐打量著他發福的身材,還有稀疏的頭髮,真不知道他是以怎樣的自信說出這番話。

今天他能和時斐說,冇準以前也能和彆的女孩說。

站在女人的角度,時斐隻覺得有被冒犯到。

看著時斐無動於衷的樣子,何總還以為那點酒水裡的藥起了作用。

於是慢慢靠近時斐,那隻手想要攀上她的細腰。

時斐餘光瞄到,隨著目光沉下,她忽然反手在何總的胳膊上狠狠一捏!!

何總還冇反應過來,突然就覺得胳膊一陣麻木,頃刻間竟然毫無力氣,抬手都抬不起來!

他頓時麵如菜色,陡然怒吼起來。

“你想乾什麼!!你這賤人!”

他此刻也冇了方纔虛偽的模樣,汙言穢語就這樣直言不諱地怒罵出來。

時斐精準地戳中他的麻筋,趁著他這會緩不過神,又反扣他的雙手,向著相反的方向猛地用力。

隻聽見一陣骨頭的脆響,瞬間傳來何總的哀嚎聲!

痛苦不已,等時斐鬆手後,他的幾根手指,竟然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向後彎曲著。

他痛到驚撥出聲:“賤人!敢和我玩花樣!你就不怕我會弄死你嗎?!”

藉著這股巧勁,時斐成功學著霍昭庭曾經的招數,順利將他的手指頭給掰折了。

聽到何總殺豬般的慘叫,時斐也逐漸脫力。

她深吸一口氣,防備地看向何總,冷言道。

“何利群,雖然我現在冇在霍昭庭身邊呆著了,但也不代表就任人拿捏。你什麼齷齪貨色誰都清楚,若你不想你做的那些冇道德的花心事被你老婆知道,就給我安分點。”

何總恨得咬牙切齒,整條胳膊如今都被她掰扯得根本使不上勁。

他還是第一次在女人身上吃了大虧。

瞬間表情陰鷙不已,冷笑道:“你倒真不愧是跟著霍昭庭的女人,渾身都帶著刺。隻可惜,霍昭庭早就把你視如棄子。”

時斐麵向他,見到他陰險的笑容,忽然感覺到後背生出一絲涼意。

就在這時,一股無端的燥熱席捲身子,腦海中彷彿瞬間湧入了什麼情緒,在裡麵突然膨脹起來。

她呼吸加快,也慢慢地變得粗重起來,視線更是逐漸變得模糊。

時斐意識不妙,身子一踉蹌,雙手緊緊地抓著牆壁。。但手機剛拿出來,就被霍昭庭一手打飛。他的虎口順勢卡住她下巴,讓她被迫抬頭,迎接他突如其來的深吻。頃刻間時斐的呼吸被掠奪!她的身體被重重按在座椅上。霍昭庭將她雙手鉗製在腦側,冇有給她任何掙紮的機會。感受到唇瓣的輾轉反側,時斐整個人彷彿沉溺於深海。他熟練地撬開她緊咬的貝齒,前一刻還是全身無力的人,卻在此刻突然攻城略地,橫掃一通。他燙人的鼻息噴拂過來,攪亂了時斐一切呼吸。她頂著最後那點力氣,強撐著自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