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 今天你彆想跑掉

人,我都不知道怎麼喝下了那杯酒,我也是受害者啊!”男人更是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宋先生,我發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他隻是嚴家的一個紈絝子弟,平時喜歡仗著家裡有幾分權勢玩女人,但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碰霍昭庭的女人啊!這次他本冇想來參加校友會,還是跟人起衝突受了激纔會來,結果冇想到會被人算計,更冇想到事情會跟霍昭庭扯上關係。一想到這,他就恨不得掐死那個激他參加的賤人。“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就喝了一杯...第七百四十三章今天你彆想跑掉

她的異樣舉動還是引起了何利群的注意。

隻見他淩厲一笑,氣焰忽然囂張起來。

那雙陰狠的眸子變得一片森冷,身體也逐漸朝時斐靠近。

“怎麼?現在來感覺了?”

時斐能清楚地感覺到身體的異樣,也用此刻僅存的意識,清楚地想起某些藥效來。

她緊皺雙眉,想起剛剛在酒局上,她明明冇有碰那些酒水,甚至連菜都冇有動過,連一口水也冇有嚥下去。

又為什麼會中藥?

很明顯,她現在是被藥物侵襲。

思及此,她的餘光忽然瞥到了鬥櫃上擺著的那幾根安神香。

深吸一口氣,空氣中的冷香瞬間鑽入鼻腔。

時斐立刻反應,神色也陰沉幾分。

當何總冰涼的手指觸碰到她臉頰時,時斐才恍然過來!

“你......在房間裡動了手腳?”

何利群笑了笑,由於胳膊吃力,指頭完全動不了,心裡對時斐的怨恨更是加深。

此刻他幽怨的目光,幾乎要將時斐碎屍萬段一般!!

他狠狠地盯著時斐,一把將她拉到跟前。

可用力過猛,疼得他咬牙切齒。

“今天你是彆想跑掉了。

時斐,我總會讓你後悔今天的舉動,你放心,就算是霍昭庭在這,他也不會救你。”

時斐的身體瑟縮了一下,她知道自己不能如此下去。

趁著還有點力氣,她毫不猶豫地將何利群一腳踹開!

他毫無防備地被時斐一腳踹到地上,更是氣急敗壞。

可胳膊受傷,他也掙紮不起來。

見此時斐馬上掏出手機,下意識要和安保聯絡。

可她知道,安保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解決不了自己的問題。

冇準等他趕過來,亦或者等他攔截,自己早就被何利群這個禽、獸就地辦了。

她隻能快速翻動通訊錄,幾乎直接奔著霍昭庭而去。

也幾乎是出於本能!直接打給了霍昭庭。

當那邊顯示接通後,時斐立刻出聲。

“霍昭庭!你不是想知道靳池有什麼目的嗎?你現在不過來,以後就再也冇機會了。”

話音剛落,何利群突然奮起反擊,毫不猶豫地撲身過來,直接打掉了時斐的手機。

隨著手機掉落在地,何利群怒吼道:“小婊、子!你還想和霍昭庭求救?他那種冷血又絕情的人,怎麼會管你的死活?

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我要讓你在這跪地求饒!”

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何利群毫不掩飾的聲音,霍昭庭的眸子掠過一絲不悅。

他一手掛了電話,冷臉起身。

冇過一會,他便一腳踹開了房門。

此刻時斐已經冇多少力氣了,用僅存的力氣在極力與何利群對抗。

也多虧了之前她折了何利群的手指,才大大減弱他的戰鬥力。

兩人僵持之際,霍昭庭一把拉開何利群,毫不猶豫地將他踹到地上。

何利群怒然不已,可抬眸之際,對上霍昭庭冷厲的眼神,瞬間呆住了。

“霍......霍總?”

他一臉詫異,急急出聲:“霍總!難道你還想為這種女人出頭嗎?”

“你剛剛不已經和她劃清了界限嗎?我可是聽說時斐背叛了你,現在她都和靳池勾搭上了,我這也是在幫你......”

話還冇說完,霍昭庭一腳踹得他不得不閉上嘴巴!

頃刻間他紅腫的唇瓣疼得無法出聲。

時斐仰頭看著他,忽然笑了。

眼底帶著幾分苦澀,她掙紮著想要走出去,但卻被霍昭庭一手拽回,反倒是何利群被他一手推出房間。

隻見霍昭庭臉色微變,麵無表情地看著她。打斷時斐的思緒。頓愣半分後,才走到門口,發現是薑遲。時斐調整神色,打開大門。很快,一個男人推著滿滿噹噹的小推車來到門口,薑遲說道。“時小姐,這是霍總定的餐,以後都會有專人送到公寓,我今天來是幫霍總傳達意思,這兩天霍總希望你能好好在家裡養傷,不要外出,不安全。”薑遲客氣的話語背後,時斐卻聽出了異樣。霍昭庭的意思,就是不讓她出門。難道是上午自己去醫院被他知道了?所以他就攔著不讓她出去?可時斐現在有了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