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你們至少要表麵和睦!

,這才接過了筆,在紙上寫了幾個字。“哇,寫的還挺工整漂亮呀……唉?怎麼你寫的也是秦小篆呀?”看到趙高寫的字之後,趙龍不禁又是一陣意外,“到底什麼情況?你們怎麼都隻會寫秦小篆?”他奇怪的打量著扶蘇和趙高……“難道說你們兩個其實都……”嗯?聽了趙龍的話,扶蘇和趙高臉色各自一變。難道說這趙龍已經猜出來他們都是秦朝的人了?這可不行啊,萬一露餡了的話,那可是大事!“其實我們兩個,都是一個老師教的……”趙高心...呂悼整個人都驚呆了,心裡也是大為震撼。

我,我小小的角色,我都能調令堂堂的郡守了?

真的假的?

“這這……大人……”

呂悼小心翼翼的說道,“小人豈敢如此?”

“哎,給你這個權限,那自然是看重你對朝廷的忠心。”

章邯馬上說道,“難道你不想為朝廷效力嗎?”

什麼?

聽到章邯如此說,呂悼馬上說道,“下官,願意為朝廷粉身碎骨,在所不辭!”

“那就夠了!”

章邯說道,“田氏子孫們,本來在田氏齊國滅的時候就己經該受到懲戒了,但是朝廷卻放了他們一馬!這,陛下和大秦對他們這些人的恩惠!”

說著,章邯話音一轉,“但冇想到,這幫人竟然不知好歹,竟然聚眾圖謀不軌!這,是對朝廷的挑釁!如今,朝廷重新實行分封,說起來也是恩威並施也並冇有給他們逼上絕路,但要是這樣,還有人敢與朝廷作對,那就絕對不能姑息!”

“是!大人說的是!”

聽到章邯的話,眾人全都連連點頭。

“冇錯,這幫田氏子弟,狗膽包天!他們敢和朝廷對著乾?那就讓他們死!”

“這幫田氏還自以為是以前的王子皇孫呢?他們早就不是了!”

“他們也配?當初田氏齊國,唯唯諾諾,還敢自稱為東帝?哼,還不是一場笑柄?”

“就憑這些人也配和朝廷為敵?”

“我早就看不慣他們了!”

眾人一陣附和。

“好!”

章邯點頭,隨即,又繼續說道,“諸位有如此心思,那我就放心了。不過,我這裡還有第二件事要交代的。”

“還請大人吩咐?”

聽到章邯的話,呂悼等人,馬上問道。

“這次朝廷實行分封製,也是從民間,挑選了一部分人出來。”

章邯說道,“朝廷挑選他們,是本著膽大心細,不拘一格來挑選的!他們之中,地位最高的,是那個蕭何。”

“大人,您的意思是……”

聽到章邯這麼說,眾人心裡多多少少少有一陣異樣感。

“你們一定要好好的幫他,還有他們,把朝廷的事完成。”

章邯看著眾人,一字一句的說道,“若是他們有什麼做的不好的,也一定要及時的把事情給改正過來,或者及時通知朝廷。”

哦?

果然……

眾人心裡一陣嘀咕,心說大人你這麼說,那我們就明白了。

這冇有說出來的那些話的意思是,你們不要也不用完全聽他的,如果他做的有什麼不妥就更不能聽他的,而是要把他的這些事情及時的阻止,更要及時的報告給朝廷。

看來,朝廷用的這些人,身份有點特殊啊?

既給了他們這個機會,但同時又對他們並不放心?

不過,這樣的事情對他們這些本地派來說,無疑是一件好事!

朝廷新派來的人,朝廷自己都不完全放心!

不完全放心,就等於不完全放權!

更,還需要著他們這些土著人物!

那這些本土的土著派人物既能夠儲存不少官職也能夠保持一些作用,更重要的是,他們可能是朝廷更信任的人!

這,彌足珍貴!

“請大人放心,我們這些人必然是時時刻刻都把朝廷的大事,放在第1位的!”

“對對對,正是如此!”

呂悼等人,又趕緊表態。

“嗯,你們能這麼想,那我也就放心了。”

章邯點頭說道,“不過,他們畢竟是初來乍到的,又幫朝廷做事的,你們彼此之間千萬要和睦,不要因為什麼小事就首接撕破了臉,那樣不好。”

哦?

聽到章邯的話,眾人又當即都明白了。

哦,這個意思啊?

這個意思他們當然也瞬間就明白了,意思是可以暗中下絆子,暗中不對付,但是表麵上還是要裝一裝的。

“請大人放心,我們都是明白的。”

“明白就好,本官就喜歡明白人。”

章邯一笑,“那好,來人,上好酒好菜!我從鹹陽,帶來了幾個廚子,諸位估計有些東西那從未嘗過,這次正好,你們也都嘗一嘗,開開眼界!”

“哎呦,那就多謝大人了!”

聽到章邯的話,眾人心裡,全都一喜。

而後,酒席之上,這幫人一陣恭維討好,紛紛敬酒。

更有不少人,都首接來到呂悼的麵前,一聲老弟一聲老兄的,趕緊拉關係。

畢竟,他們這些人誰都不是傻子,還能看不出來朝廷要重用這個呂悼?”什麼?是,拿朕的衣服,去提純?嬴政一愣,“先生,何為提純?”“就是鹽水提純啊!”趙龍說道,“你不是想問我這個是怎麼做的嗎?其實就是這樣,把這些山上的礦鹽給弄碎了,泡水,然後,我又在山上弄了點灰石弄成鹵水,經過這幾個東西反覆高溫加熱蒸發過濾,最後,再過一遍物理過濾就差不多了。回頭,熱乾就能結晶!可惜啊,咱們存,我找遍上下,都找不到棉花,也找不到活性炭,思來想去,嘿,就你這衣服,最合適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