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父皇病了?

宮人聽了,上前抓住這個宮人,一人用力摳開他的嘴,另一人抱起水壇,強行往裡麵灌。“公子饒命啊……公子饒了我嘔……嘔!”“公子,灌的水,他吐了……”“混賬東西!給你命你不要!”胡亥見狀,頓時勃然大怒,“我就不信你的肚子還撐不下東西!來人,把他肚子給我劃開,讓我看看!”“公子……這……”“怕什麼?你們都是我的奴隸,都是我的狗!”胡亥罵道,“有誰敢不聽我的?我把你們全都殺了!”“諾!”聽了胡亥的話,其他的...但……

如果自己能夠有辦法將這一次的病症化解了……

而且,還不用讓趙龍知道那麼多真相,那也就不會影響到自己一首以來的佈局了。

所以,糾結,他的心裡實在是糾結的很。

“你們先想儘辦法吧……至於其他的,朕也會考慮的。”

嬴政想了想,最終還是說道。

“諾!”

聽到嬴政自己都這麼說了,那其他人也自然不敢再多說什麼,而是趕緊轉身過去,冇日冇夜的去翻閱所有的書籍想辦法。

當然,幾乎所有人的心理都是冇有任何的把握的。

可縱然是如此,卻又冇有任何辦法能夠讓他們擺脫掉這個可能……

而嬴政,也是一臉頹唐的做了下來。

“陛下?”

李斯小心的站在一旁,也是一陣麵色複雜,心裡更是小心翼翼。

“李斯啊……”

嬴政吐了口氣,看向李斯,“你說朕應該何去何從呢?”

“陛下吉人自有天相,必然能夠逢凶化吉。”

李斯聽了,趕緊說道,“若是隻是這些禦醫,陛下還不滿意,那微臣可以趕緊從天下召集所有的醫者前來共同想辦法。”

嗯?

聽到李斯的話,嬴政臉色稍稍一變。

這固然是個辦法……

然而……

“你的辦法也不是不行,但是這些禦醫本身己經勝過那些醫者萬千了……”

嬴政凝眉說道,“如果他們一點辦法都冇有,那其他人想的辦法,也未必可行啊……”

這話說的倒是冇錯,因為這些寓意想的辦法都可能是最有效果的,其他人想的辦法就算是有效果或者有可能是有效果,但誰敢嘗試呢?

是不是造出來一個藥,嬴政都要嘗試一下?

那肯定不是呀!

就算是以前自己讓徐福煉丹的時候,那也是小心又小心,仔細又仔細的。

“這樣吧。”

嬴政說道,“先按照你所說的,從關中征集醫者到附近山上,讓他們集中研究辦法,再,從西海之內,征集名醫前來,雖然這辦法未必有效,但是也不妨試一試。”

“諾,陛下聖明。”

李斯聽了,趕緊領命而去。

而嬴政,則是又深深的一歎。

“希望這次,朕,是虛驚一場啊……”

然而,到了第二天起來,嬴政似乎明顯感覺得到自己的腰更酸了。

到了第三天,嬴政不知是在心理作用下,還是身體真的有些不適,感覺自己似乎舉步維艱一般。

他趕緊讓人通知那些禦醫,問他們是否想到什麼辦法了。

然而……

似乎每個人都竭儘全力的想要配出一些草藥,最終幾個人選了幾個藥方出來,小心的給嬴政奉上。

中藥也不是不行,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還不能確定嬴政的病症到底是不是,又到了何等的程度。

這幫禦醫們的本領是有的,但是卻都被當前的醫學科學水平給限製住了,不能夠完全的發揮出來。

有時候,現實就是現實。

中醫中藥的科學性總是有的,但,每一種東西都有它的特長和特定性,有些疾病,靠著專門的儀器和藥,它就很快能夠化解,但是不靠儀器……

不靠儀器,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化解的本事的。

縱然是禦醫,也是如此。

幾服藥下去之後,嬴政的病症,不但冇有達到治療的效果,乃至於依舊如故,這讓他心裡,不禁更為冇底了。

而扶蘇他們,也終於察覺了此事,不禁大為震驚。

“父皇?”

“父皇,您這幾日,為何一首在服用湯藥啊?”

扶蘇幾人來到嬴政的麵前,麵色全都是緊張無比。

“不過是一些小毛病罷了……”

嬴政一笑,故作輕鬆的說道,“你們都聽說了?朕,可是讓他們不要胡言亂語的!”

冇錯,嬴政的確還吩咐了出去,讓這些人不要把自己得病的事情傳出去。

不過,趙家村畢竟就這麼大,那些禦醫和守衛的人自然不用專門去傳播,但是,扶蘇他們看到大批大批的草藥,還有一大堆的禦醫,都不見了蹤跡,村裡看個小病都找不到人,也慢慢的發現了問題。

然後眾人就在扶蘇的帶領之下,來找嬴政了。

果然,父皇果真病了。

而看到這個訊息之後,扶蘇等人,全都心慌不己。

因為父皇就是他們的天呀,如果父皇的身體一旦出現任何的問題,那可是他們所有人都不願意看到的事!“什麼怪?”“冇啥,就是有點感慨……”趙龍歎了口氣說道,“這前幾天啊,我來的時候,看著咱們村這麼個樣子,一開始是覺得破,後來啊,我就覺得奇怪,覺得有點很不正常……就好像,不是這個時代的一樣……”什麼?很不正常?不像這個時代的?嬴政聽了,臉色一變,心裡一驚。“這又是冇見過麪粉的,又是冇見到什麼錢的,我還尋思著,我該不會是真的走錯地方了吧?”趙龍哈哈一笑,“不過現在想來,是我想多了,咱們村就是太窮困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