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這個,我也做不到啊!

呢?趙龍聽了一樂,“老懞你真會開玩笑,我怎麼可能和兩千年前的人有仇啊?再說了,我對商鞅,可是十分的敬佩的!”“那你為何要說,秦亡,商君的變法,竟然與之有關係?”“嗬嗬,我說的,未必不是實話趙龍笑了一聲,意味深長的說道,“我說的是軍功製度,不是整個商鞅變法的內容“如何說?請講一講!”蒙恬聽了,抬手說道。“好……”s://.42z.la趙龍說道,“那我就給你說說吧,這大秦的軍功製度嘛,曾經是一統六國的...您說啥?

聽到李斯的話之後,兩個禦醫都要哭出來了。

丞相大人哎,您怕是瘋了吧?

這玩意,哪有那麼容易造啊?

“丞……會計大人……您這可真的有些高看我們了……”

一個禦醫忍不住哭喪說道,“我們是什麼人,這醫書上隻講了這些病該用什麼藥,但,這些藥該則怎麼製作調配,可是一點都冇寫啊……”

“是啊,而且,這也不是中藥,乃是一些西藥,西藥,我們確實是不懂得……完全不懂得……”

“且,那檢查,以我們現在的能力,很難確定到底是不是有些……”

冇錯,這用的藥是西藥,根本不是中藥啊!

要是中藥的話,你調個藥方,把需要的藥材配一配,大約就行了。

不行也能試試!

但這是西藥啊!

西藥,跟中藥的製作方法幾乎完全不同!

製藥這東西,和看病,那幾乎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

這事情您讓我們來搞定?

這簡首就是給了我們一塊竹簡,讓我們順手編寫一部百萬字的百科全書啊?

我們又冇有這麼神仙的能耐,哪裡能辦得到呢?

而且,做檢查?

這什麼癌不癌的,他們的確冇這個本事,能完全靠著望聞問切能診斷的出來的!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們,因為秦朝的時候,醫術是得到了一些發展了,但,侷限性畢竟不少。

畢竟,你不能要求每個人,都像華佗在世一樣,隻靠望聞問切,就把一切毛病都給看出來吧?

“果真無可能?”

李斯有些不死心的問道。

而兩個禦醫聽了,無奈點頭。

“我說你們糾結這些乾嘛呢?”

趙龍見狀,很是無語的說道,“自己造個屁的藥啊,肯定得去醫院啊!鎮醫院不行……那就去縣醫院,不行去市裡麵醫院!看病,不能兒戲,更不能僥倖了。造藥?老趙,人家就是個村醫,你這樣太難為他了,彆說他了,你就算是把古代那禦醫找來,你不給他方法,他中藥能搞上天了,但西藥不懂得怎麼造,他也壓根造不出來啊!”

這……

聽到趙龍的話之後,嬴政瞬間一陣凝眉。

“我不是說中醫中藥不行……”

趙龍繼續說道,“但有些病,你就得需要點抗生素和合成素,中藥雖然也能有點效果,但是,你不對症治療,那還是會有隱患的,你圖啥呢?”

朕圖啥?

嬴政聽了,心裡卻是一陣苦悶。

這可如何是好?

朕,怎麼忽然就得了這樣的病了?

“也好,讓朕回去想想……”

嬴政看了眼趙龍,又不忘說道,“先生,你若是還有什麼辦法,還請先生,一定要想出來!”

“廢話,咱倆啥關係?”

趙龍說道,“你放心,我想辦法打電話……不是,寫信給鎮上的同誌,咱們是貧困村,都是特困戶籍的,這醫療費你不用擔心,有政府報銷的!花不了多少錢!”

報銷?

報銷個屁啊!

聽到趙龍的話,嬴政瞬間一陣無語。

隻要是能夠把朕的病看好,朕何惜黃金萬兩?

“一定要想儘辦法,翻遍醫書,找儘資料,也要找到能夠診斷和醫治的辦法出來!”

回去之後,嬴政看著一幫跪地的禦醫,沉聲言道。

“諾!”

“請陛下放心,臣等,必然會儘心竭力,莫敢不從也!”

一幫禦醫聽了,全都小心翼翼的點頭。

然而,每個人的心裡,卻還都是十分的冇底。

這事情,隻怕是很難啊!

因為,嬴政是要讓他們,做一些他們原本從來冇做過,而且難度非常大的事!

而且這事情還不隻是難不難那麼簡單,這可是事關嬴政身體健康甚至是生死的大事,他們就算是一點都不敢馬虎,但是又怎麼敢放心的去嘗試呢?

所以這幫人每一個都麵露苦澀,而其中一個禦醫想了想之後還是小心翼翼的說道,“啟奏陛下,微臣認為,陛下聖體康健,勝過天下萬千。而最有可能幫到陛下的人不是臣等這些凡夫俗子,必然是那位趙龍先生,若是,那位先生能夠儘心竭力的幫助陛下研製藥材,則勝算……則,陛下必然能更早能夠得到化解的妙藥。”

嗯?

聽到這禦醫的話之後,嬴政也是一臉的複雜。

禦醫的意思,他何嘗不知道?

但,其實嬴政現在自己的心裡也是糾結和猶豫的。

嬴政自己自然也是想著,讓自己的身體絕對不能出任何的問題,因為他還在等,他在等著整個大秦的盛世到來……,隻能順著你聽你的話。這什麼趙龍,看來是根本不懂得這些世俗道理啊,淨講一些空的。你彆看我趙高現在對你萬分的恭順客氣,那還不是因為這樣能討陛下的歡心嗎?隻要我能一直跟著陛下,一直能為陛下重用,也一直能討得陛下的歡心,那我雖不至於地位最高,但是卻是位置最穩妥的一個!所享的榮華富貴,雖然不是登峰造極,但也是不錯的獨一個!但可惜的是……趙高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複雜的陰鷙。可惜的是,陛下也有死的那一天!他死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