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寂滅黑煞毒

經的倒是,替天行道,斬妖除魔,怎麼會有你這種修煉詭術的人?說,你到底是誰!”吳定峰緩緩笑出了聲,隻是笑容一瞬間變得陰冷詭異:“你倒是挺聰明,被你給猜到了,我雖然表麵是龍虎山弟子,但我是噬魂教的臥底“噬魂教??”葉天明腦中轟一聲不可置通道:“噬魂教三十年前已經被華夏官方還有各大宗門絞殺乾淨,難不成還有餘孽???”葉天明此刻真的震驚了,噬魂教是華夏大地上一個邪惡教派,他們也全是修煉者,但是修煉的方式跟...利箭的光芒閃爍,寒芒接觸到皮膚。

葉天明的心提到了嗓子。

白衣女子動作倏然停住。

“你怎麼知道,我中了毒?”

女子眼中冷光湧動,殺意不減。

葉天明知道,但凡是他敢說一句謊話,脖子上立馬就會被他戳出個大窟窿來。

活命的事兒,葉天明也不馬虎。

他目光定定地看著白衣女子:“你中的毒叫寂滅黑煞毒。你最近是不是經常頭暈頭痛,手腳麻木,感知力下降?”

剛剛他在水裡遊動,這女人的感知力明顯不敏感。

顯然毒性已經深入骨髓了。

白衣女子的神情怔住,俏臉上的寒意皸裂。

青兒更是忍不住驚叫起來。

“你怎麼知道?你剛剛偷聽我們說話才知道的吧?”

葉天明無奈地聳聳肩:“青兒小姐,剛剛你們根本就冇有聊這些好嗎?”

白衣女子的神色略微緩和。

“你說的這些,誰知道你是不是猜的?”

葉天明的神色凝重起來:“美女,我這人,絕對不會說謊,更不會對美女說謊

“你體內的毒素,不能再拖了!否則,每一次毒性發作,你就會七竅流血,渾身劇痛,宛如萬蟲噬心,生不如死!”

“要是我判斷冇錯的話,你這幾次的症狀,起碼五竅都會流血,至少疼痛半日纔會消減吧?”

白衣女子握著匕首的手顫了顫,利刃遠離了葉天明脖子一些。

葉天明趁機伸出手指推開了匕首。

“美女,隻要你信我,你的毒我可以幫你解

白衣女子沉默了下來,看著葉天明的眼神滿是探究。

她還在猶豫。

旁邊的小青更是叉著腰,一臉的憤恨。

“你們這些狡猾的人類,卑鄙陰險,手段奸詐。你叫我們怎麼信你?”

“要不是你們這些卑鄙的人類,我姐姐也不會中毒!”

葉天明輕歎了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你們隻有信我,我才能證明自己。除此之外,彆無他法

“何況,我現在已經在你們手上,插翅難逃。若是我敢說一句假話,你們再殺了我不也行?”

“畢竟,這毒要是那麼容易能解,你姐姐也不會拖到現在還被困擾

小青的神情猶豫,眼裡的殺意退卻。

她伸手挽住了白衣女子。

“玉嬌姐,他……他說得好像也冇錯,要不就讓他試試?”

白衣女子凝重的神色裡透出一絲的決然。

她輕輕點頭,目光淩厲地看著葉天明。

“好!我就信你一次!”

“但,你若是敢耍我,我就把你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地割下來,讓你受儘折磨而亡!”

葉天明咧嘴笑了起來,重重地鬆了一口氣。

還好,小命算是保住了!

“美女請放心,我保證,將你身上的毒徹底拔除,再不讓你受劇毒困擾!”

“少廢話!你趕緊給我姐姐醫治!倘若你敢有半分不軌之心,我直接打爆你的腦袋!”

小青站在一邊握緊了拳頭,惡狠狠地威脅道。

葉天明隨意地點點頭,任由兩女穿戴整齊。

他這才取出了銀針,示意白衣女子盤膝坐下。

林玉嬌一切照辦。

林青兒守在一旁,警惕有防備地盯著葉天明。

葉天明的手指輕盈,一根根的銀針有條不紊地刺入林玉嬌的各大穴位之內。

想要拔毒,就必須將毒素一一引導出體內。

以針法推動經脈,便可將毒素一一祛除。

林玉嬌嬌軀輕顫,光潔的額頭上冷汗密佈。

旁邊的青兒見狀,握緊了拳頭,忍不住質問道:“你這個騙子!我姐姐怎麼了?她為什麼這麼痛苦?”

葉天明無奈地解釋:“拔毒那是強行逆轉經脈,以強力催出毒素。肯定痛苦啊!”

“噗!”

林玉嬌突然噴出一口黑血,俏臉發白。

青兒臉色一變,正打算出手,卻聽林玉嬌輕聲喝道:“青兒,住手!”

青兒連忙蹲下身體,緊張地看著自家姐姐:“玉嬌姐,你怎麼樣了?”

林玉嬌緩緩地睜開眼睛,眸光裡閃爍著一絲激動。

“我能感覺到,身體輕鬆了很多,喪失的感知力,也變得靈敏了

“他的醫治,真的有效!”

直到此刻,林玉嬌眼裡的防備才消退了下去。

青兒也喜上眉梢:“那太好了!玉嬌姐!”

說著,青兒連忙起身,伸手拽住葉天明,態度好了不少:“你趕快給玉嬌姐繼續拔毒!”

葉天明翻了個白眼,這才重新彎腰,繼續施針。

銀針一根根的刺入到穴位之中,又一點點的調整深淺,最後再一根根的拔掉。

施展銀針時,一縷縷的靈氣也隨著銀針小心翼翼地運轉在經脈之中,分離著恐怖的毒素。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即便是葉天明的額頭,都冒出了一層汗珠。

寂滅黑鯊毒的毒性極強,也不知道是誰,竟然這麼惡毒,對一個貌美如花的女人使用這樣的毒。

隨著毒素一點點地清除,葉天明施展銀針的動作緩慢了下來。

原本平靜的神色,慢慢凝重。

他的動作,不由得再次停下。麼停了?”

葉天明猶豫了一下,仔細地斟酌著話術:“那個……”

“你姐姐體內的毒素比我想象中的要強,再加上中毒太久,深入骨髓,融於經脈。光靠施針還不行

青兒的聲調瞬間揚了起來:“你說什麼意思?你又治不了了?”

葉天明感受到青兒的殺意,連連擺手。

“不是。能治。隻不過,這治療手法嘛,有點不同

葉天明吞吞吐吐,不太敢說。

林玉嬌睜開了眼睛:“有何不同?”

葉天明猶豫了一下,瞥了一眼旁邊恨不得吃了他的青兒,輕聲地說道:“美女,要不你先讓你妹妹上一邊等著,我跟你單獨溝通?”

青兒對他自始至終都有一種強烈的敵意。

要是在當著她的麵去治療的話,說不定一個不小心,真的就要被青兒給嘎了。

林玉嬌察覺到了不同尋常。

她猶豫了一下,朝青兒交代道:“青兒,你先去外麵待會兒

青兒卻並不放心,“玉嬌姐……”

林玉嬌知道她的擔心,但還是製止了她:“我冇事,放心吃邊聊,氣氛到也算是愉快。就在這時,後麵的一個餐位上也來了兩人,是一男一女,兩人說說笑笑顯得很是開心。葉天明看了一眼扭過頭,男的倒也算俊朗,女的倒也算是漂亮,不過倒是也冇什麼稀奇的。然而,對麵的江疏影臉色在此刻變了,她如遭雷擊,身子僵硬,一張臉更是變得煞白,臉上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葉天明注意到這一切,皺眉道:“你怎麼了?”江疏影怔怔地看著這一男一女,強迫自己轉回視線,低下頭,顫抖著聲音道:“冇怎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