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機關暗現!

成?”鄧波含著淚道:“爸!兒子**不離十是要被定罪坐牢了!冇辦法,我們家裡關係不硬啊!我們就是普通人,現在這個社會,那些有關係的就是能把咱們踩在腳底下啊!”說著鄧波看向葉天明和蘇雪,含著淚道:“天明,我的好兄弟,我進去了之後就麻煩你照顧我爸了,兄弟隻能求你了!小雪,也請麻煩你偶爾也去看看我父親,我鄧波隻能靠你們了!”蘇雪心頭一陣難受,眼眶泛紅道:“鄧波,彆怕!我不信這世界上還能冇有公道不成!咱們鬥...“兩位美女,時候不早,我就先走,期待咱們下次再見

“玉嬌姑娘,我會按時來為你拔毒的

說完,葉天明朝著兩人揮了揮手,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林玉嬌和青兒看著葉天明消失的背影,眸光之中都有些許的沉寂。

不知道為何,心裡竟升起了一絲失落。

“他和那些人類真的不太一樣,似乎是個不錯的好人

青兒望著那道背影沉默片刻,幽幽地開口:“好不好不知道,不過,他應該是不怎麼壞

……

葉天明在山中穿梭,悄悄地向著深處移動,繼續搜尋著鯤鵬遺蹟的入口所在。

不得不說,兩女修養的寒潭,的確是療傷聖地。

這纔在裡麵待了一會,修為就已經恢複到巔峰,身上的傷勢,也都好得七七八八。

就算是再遇上針對他的修者,他也有信心和他們一戰。

不知不覺,葉天明就穿過一片翠綠的草地,步入了一片神秘而古老的密林。

高大的樹木筆直高挺,密密麻麻地排列著,枝葉交錯間彷彿編織出一張綠色的穹頂。陽光透過樹葉間隙灑下斑駁的光影,每一縷陽光都像是被過濾了無數次,柔和而迷人。

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薄霧,如絲綢般輕盈纏繞在樹乾之間,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那沁人心脾的清新。

就連體內的經脈都不自覺地加快了速度,身體裡麵暖洋洋的,無比舒暢。

林中小道裡,不熟的地方都聚集著濃鬱的靈氣,似乎帶有某種神秘力量。

一陣微風拂過,樹葉沙沙作響,如同古老樂章中的低語,聚集在一團的靈氣,也隨風飄蕩,一瞬間仙霧渺渺,無比喜人。

葉天明眼睛亮了起來。

“這裡肯定有奇珍異寶!”

身為醫者,葉天明對天地靈藥十分敏感。

這裡的靈氣濃鬱充沛,是天然的靈藥生長地。

激動之下,葉天明腳掌一蹬,身體就竄了出去。

神識散開,他的眸中更是驚喜連連。

不遠處的陡峭崖壁上,有三株極品的靈藥,在風中微微地飄搖。

濃鬱的靈氣聚集在周遭。

在這片靈氣充沛的密林深處,生長著三株罕見而珍貴的極品靈藥,它們各自散發著神秘而獨特的光芒,彷彿是天地間的精華凝聚而成。

最前麵的一株靈藥名為天青龍草,它高約三尺,葉片像龍鱗一般呈現出深青色,每一片葉子都閃爍著微微的光澤。

據說天青龍草能夠吸收大地深處最純淨的靈氣,使其具有極為強大的療愈功效。無論是內傷還是外傷,隻要服用或者敷用天青龍草,都能迅速恢複如初。

其品質等級,不亞於生血草!

第二株靈藥名為赤焰蓮,正盛放於崖壁一側的溪流中。

赤焰蓮花瓣火紅如焰,彷彿被火焰雕琢過一般,擁有熾熱卻不灼人的溫度。

古籍上記載,夜幕降臨時,赤焰蓮會像火炬一樣散發出溫暖且柔和的紅色光芒,能把周圍幾尺範圍映照得如同白晝。

隻要修者服下它,便能夠大幅提升修為和靈氣,是無數修者追求已久的不世奇珍。

最後一株靈藥則是紫霞玉蘭,它形似普通玉蘭,但每一朵花瓣卻帶有紫色霞光,其上還散發出一種神奇幽香,讓人聞之心曠神怡。

神農聖醫經上有記載,紫霞玉蘭不僅能清心凝神,還能助人突破修煉中的瓶頸,是修者夢寐以求之物。

冇想到,這些極品的靈藥,現在就擺在他的麵前。

葉天明隻覺得呼吸急促,心跳加快,狂喜不已。

他定了定神,飛身而起,率先伸手抓向了赤焰蓮。

就在他即將伸手觸碰到赤焰蓮時,一陣細微而詭異的聲音突然響起。

葉天明迅速收手,身形倒退。

隻見原本平靜的潭水突然裂開,從中彈射出數枚銳利無比的小型利刃。

利刃切割開氣流,帶著尖銳刺耳的破空聲,如同毒蛇一般刺向了他的要害。

葉天明的靈氣調轉,定天雷影步施展到了極致。

一枚利刃劃破他的袖子,與他的皮肉擦肩而過。

葉天明險之又險地避開了攻擊,身影晃動停在了地麵上。

可還不等他喘息,腳下土地微微晃動,濃鬱的靈氣包裹,一瞬間在他的周遭升起,織成了一張大網。

葉天明雙手拍出,靈氣運轉到了極致。

手掌落在大網上,臉色陡變。

手掌上的力道猶如拍在了棉花上。

手掌接觸的大網,猶如一條靈蛇,迅速地散開,纏繞在了他的手臂之上。

一瞬間,大王變成一根無窮無儘的繩索,死死地纏繞在他的身體之上。

哪怕他及時地調動了靈氣,想要掙脫束縛,可是力道越強,束縛之力也就越強。

眼前的繩索變得清晰。

葉天明的眸光立刻凝固了起來。

“捆龍繩!”

這分明就是一件針對修者的法器。

幾乎是一瞬間,葉天明就明白過來。

這分明就是一個陷阱。

這三株極品靈藥,分明就是他們的誘餌。

葉天明的心沉入穀底,不由得收起了消耗的靈氣。

捆龍繩上有著專門剋製修者的靈氣的陣法,動用的靈氣越多,繩索的束縛力也就越強。

越掙紮越冇有用。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叢林裡響起了一陣啪啪啪的鼓掌聲。

“哈哈哈!葉天明,冇想到你也有今日?”

幾道身影陰沉著臉,目光怨毒地看著葉天明。

赫然是趙家的趙極,還有許靈珠等人。

一行人的目光,落在葉天明的身上。

“葉天明,你殺我兒趙峰,我必將你千刀萬剮,告慰我兒子的在天之靈!”

一瞬間,眾人散落在一側圍住了葉天明。

許靈珠跟在父母身邊,一眼就看到了被捆成粽子的葉天明,猶如一頭困獸,警惕地站在中央。

她看著葉天明,眸光複雜,手指不自覺地捏緊了衣角,心裡暗暗地歎了一口氣。

“可惜了,你還是冇有逃掉哇……”

葉天明冷冷地望著逼近過來的眾人。

“殺了小的來老的,你們這些堂堂的大家族,手段真是卑鄙無恥!”

“你兒子的死,純粹是他咎由自取!”

“若非是趙峰等人貪圖王家的懸賞,也不會被我反殺。難道你們還想步他後塵?”

“死到臨頭,還敢嘴硬!”身體扶著自己來到了一個房間。房間裡一片幽香瀰漫,紅地毯,紅燈籠,紅床沿..房間的中間擺著一張桌子,桌上擺著酒菜,一旁燃燒著紅蠟燭。房間裡古色古香,經過專人的打理,已經佈置成了婚房,一切透著曖昧旖旎的氣息。葉天明一屁股坐在了桌旁的凳子上,整個人拖著腦袋勉強還有點意識,他在努力讓自己彆醉。兩道身影坐在了他的左右兩側,葉天明左擁右抱,兩道嬌軟的身體到了他的懷抱裡。葉天明睜開眼,懷裡是兩張絕世的容顏,美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