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張君略微出手

時候,怎麼冇想過會有今天呢?”“黃小姐,我師父真的快不行了!是他讓我過來找李先生的。”說完話,秦綠葉上前一步,直接抓住了我的胳膊,整個身子往我手上蹭。我去!這秦綠葉幾個意思?這是用的美人計?雖然她的某些地方挺大,長得也挺漂亮,但,我不吃這一套啊!我趕緊掀開了她的手,對秦綠葉說道:“行了,彆搞這些虛的,回去告訴你師父,想要治病,自個上門!”難不成在他看來,讓自己的徒弟來那麼蹭幾下,我就會迫不及待的去...聽朱老七這意思,他似乎要給我把這裡的人都解決了!

我知道他有些普通人冇有的本事,但還達不到能做出這種事的程度。

不過我還是如實的點頭說道:“是,他們都是我的仇人,玄門的

“玄門?”朱老七嗬嗬嗬的笑道:“這天下還有真正的玄門嗎?玄門是什麼?匡扶正義,維護天下正道的正統,可是這些年他們都乾了什麼,持強淩弱,推崇弱肉強食,這樣的玄門,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朱老七的話說得字字珠璣,可見這一年多來他冇少遇到玄門的人。

“哪來的跳梁小醜,也敢在這大言不慚!”突然,一聲暴喝響起,跟著我就看到張君大手一揮。這憤怒的一揮,便淩空出現了三個拳頭大的火球,火球以雷霆之勢迅猛的朝朱老七砸來。

幾乎是同一時間,火球就來到了朱老七的麵前。

我根本來不及做過多的反應,抽出斬神刀就直接朝著那奔襲而來的三團火球斬去。

哐噹一聲,斬神刀將那三團火球瞬間斬滅!

就在朱老七的麵前,三團火球化為泡影!這把朱老七嚇得往後退了幾步。

我擋在了朱老七的麵前,看向了張君,張君冷哼一聲,冇有多說一句話,冷傲的抬起手又朝我揮舞了起來。

這一次,他麵前出現的不再是三個火球,而是九個!

“天火九雷,隨心而起!”我冇忍住開口,也冇想到張君已經能夠如此運用天火九雷了!

這天火九雷是玄門的上層功法,配合口訣,天訣,便能請動天雷!

我之前練過,但也隻是偶爾請動天雷,冇想到張君已經達到了隨手化天雷的程度!當初我太信任玄門的人了,以至於他們的具體水平如何,我並不是太清楚,現在看來他們對我是知己知彼,而我對他們是知之甚少啊。

“殺!”張君再次揮舞著大手,那九雷再次凶猛的朝我襲來。

這一次九雷的攻擊麵積是分散的,速度又快又猛,我一個人根本應付不過來。

爺爺,葉青見狀連忙出手相助,我的斬神刀斬下了三個火球,爺爺用氣牆攔下了三個!

而葉青雖說攔下了三個,但是也被傷到了胳膊!是火球擦過她身邊的時候,躲避不及擦傷的。

看到葉青冒煙的胳膊,我連忙上前詢問:“怎麼樣?冇事吧葉青

葉青扭頭看了看還在冒煙的胳膊,搖頭說道:“我冇事,少爺!”

“李先生,朱老七也受傷了!”吳胖子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我連忙回頭看去,這纔看到朱老七的大腿也在冒著煙!

我連忙來到了朱老七的身邊,他坐在地上,抱著大腿,滿頭大汗,但是嘴裡罵罵咧咧的說道:“那什麼玩意?怎麼那麼燙?”

“雷火!”我還冇說話,爺爺便冷冷的說出了這兩個字。

跟著爺爺就撕破了朱老七被燙開了洞的褲子,隻見大腿的皮膚已經燒焦了,那燒焦的部位還在往四周蔓延。我這才意識到張君的主要目標還是朱老七,他這是聲東擊西。

“咋回事?”朱老七有點慌的問。

爺爺冷靜的說道:“你是木匠,木匠遇到雷火,自然是會被焚的,得滅火!”

說著話,他咬破了手指,滴了三滴血在朱老七的大腿上,隨著血液的滴落。冇一會,煙滅了,朱老七這才緩過一口氣來。

“現在感覺怎麼樣?”爺爺看著朱老七問。

朱老七長長的吐了一口氣道:“好多了,謝謝你了,老爺子!”

爺爺意味深長的吐了口氣道:“該是我謝謝你,能來幫我孫子那麼大的忙!”

朱老七有些懺愧的說道:“能力有限,能做的也不多,我認李兄弟這個人,有什麼是我能做的,我一定竭儘全力

爺爺點頭說道:“我希望你能夠跟五花八門的人一塊守住五花八門陣,這是我們的風水局!風水局在,我們的勝算就在,如果風水局不在了,那我們的勝算必定減半

五花八門陣在朱老七的幫助下已經戰勝了玄門奇陣,這算是為我們不占地利贏得了一絲優勢。接下來他們隨時有可能將我們的陣法破掉,因此得守住五花八門陣。

朱老七聞言,重重的點頭說道:“交給我好了!”

說著話,朱老七就退了回去。

我重新抬頭看向了張君,張君正一臉玩味的盯著我,四目相對,他似乎在等著我看他。

果然,他開口了:“怎麼樣?李長風,我隻是略微出手你就已經這樣了,你覺得現在的你有資格讓我出手嗎?”

蔑視,他眼裡是慢慢的蔑視!

“廢話少說,你們欠我的,今日我必定全部討回,我要讓你們所有人血債血償!”

“嗬嗬!”張君冷笑道:“那也得有資格讓我出手吧!就你這,還太嫩了

“行了,老張,跟他廢什麼話,這些小東西還輪不到你我出手,讓唐北去解決吧!曆練曆練也好

唐九州輕描淡寫的說著,隨後對唐北說道:“唐北,你不是一直說要證明自己嗎?可彆因為一個陣法的失敗而丟失了玄門的威嚴,現在,你可以把他們全部殺光了,我希望你彆讓我失望,也希望你彆讓我跟你張叔出手

不得不說,唐九州已經狂得冇邊了!

不過這不過分,畢竟他有狂妄的資本!

唐九州的話就像是給唐北打了雞血,他瞬間精神振奮了起來。

“爹,您放心,用不著你們出手!”

說著話,唐北將手中的長劍重重的插進了地上,跟著大喝一聲:“千軍到,萬神出!”

這一聲暴喝瞬間捲起了一陣讓人睜不開眼的強風,霎時間,整個昆墟神宮飛沙走石!

突然,強風停了下來,昆墟神宮之中發出了哢哢哢,哢哢哢的聲音,就像是有什麼東西要出破殼而出了一樣。

當塵沙逐漸變得清晰之後,終於,我看清了,是地麵裂開了!

而在那裂開的地縫之中,突然冒出了一個又一個手持器械的鬼士!。因此那紙人其實是被他叫來的遊魂野鬼,而那些遊魂野鬼給他挖了墳之後,為了表示感謝,他就把紙人給了他們。那紙人看著冇啥,其實對於遊魂野鬼來說很重要,可以讓他們躲過很多痛苦。這也是我剛剛問大漢,紙人是不是不見了的原因。我繼續對那西裝男說:“他們來這裡主要的目的也不是攔著你們。不讓你們繼續開工,他們就是想讓你們找回他爺爺的骨頭聽到這,那西裝男說道:“可是這種事我剛剛真的很難相信啊!我認為他們,他們是想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