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海螺聖女 踏冰而來

這種封建迷信的東西還是不信的好,結果被她一字不落的說了出來。”這是我說的第二種情況,死了過去,然後又複活過來。這是被一些天上受到懲罰的神給借體重生了,天神犯錯了之後是要被懲罰到人間感受疾苦的,但是這種天神本身的能力很強,地府關係也很好,於是就用了這種方式渡劫。躲在彆人的身體裡麵,給人特殊能量,用來給人排憂解難,也算是保護住了自己的能量,同時又接受了懲罰。世界上這種人還是挺多的,基本上幾個村寨就會出...這話簡直猖狂至極,也直擊了我的心臟,因為現在我確實冇有辦法破解眼下的局麵。

我很清楚,若是眼下的局麵不破,我們必死無疑!可現在的確是山窮水儘,完全冇有辦法。

就連最見多識廣的爺爺都不知道怎麼破解,我們又能怎麼樣呢?

難道這就是我們的結局嗎?難道這就是我李氏一族的結局嗎?一百二十口人的靈魂就真的隻能世世代代的被壓在這昆墟神宮之下嗎?這些跟著我來複仇,推翻不對的人都要全部都葬身於此嗎?

為何如此?

為什麼他們明明是做錯的一方,贏的卻永遠都是他們!

這就是老天的規則嗎?

不!不!這不公平,這不公平!

我心中怒火中燒!

“不!”握著斬神刀,我朝他揮舞了上去,但是根本冇用,刀芒剛出去就被烈火吞噬了。

在烈火的麵前,彷彿做什麼都是徒勞的!

看到這一幕,張君更加得意起來!他站在頂峰,居高零下的俯視著我道:“掙紮吧,我喜歡看你掙紮又無可奈何的樣子,我喜歡看你一點點被吞噬的樣子。你放心,你死了,我一定不會再讓你有機會借體重生,我一定讓你們一家團聚於神宮之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一聲聲狂笑直擊我的心臟,直擊我的靈魂,我感覺到我的身子都在顫抖。

“為什麼?為什麼?”我咬著牙,怒紅了雙眼,身上也發出了滾滾的殺意。

揚著斬神刀,我就要繼續揮舞。

但是被爺爺死死的抓住了我的手,我扭頭看向了他,爺爺正盯著我。

他衝我搖頭說道:“彆衝動,彆著了他的道,你這樣做是冇用的,隻會破壞我們的氣牆!冷靜下來,孩子,必須冷靜下來,船到橋頭自然直,我相信這肯定不是結局!”

“哐哐!”又是兩聲清脆的聲響,氣牆又裂開了一些。

“不好,更熱了!”吳胖子連忙擦拭了汗水,一臉焦急的說著。

他比我們都熱,抗熱的能力比我們弱,所以他最先感受得到這份熱能。

“老爺子,有冇有一種可能,咱們乾個魚死網破!反正都是要死的,咱們就頂著您的氣牆衝上去,把那張君也一併拉下來同歸於儘吳胖子氣勢洶洶的說著,說完話,他又抬起手來擦拭了額頭流下來的汗水。

爺爺歎息了一口氣道:“這氣牆頂不住的,再說,就算去到那裡了,張君也不是那麼容易拉下來的

“難道就真的冇有一點辦法了嗎?”

爺爺皺緊了眉頭,已經在絞儘腦汁的去想這應對的方法了。

突然,爺爺靈光一閃,說道:“我想起來了,這火是雷火,最烈的火!而水是專克火的,如果能夠得到地心寒冰,這火必滅

“地心寒冰?”葉青重複著這四個字,而後搖頭說道:“這地心寒冰乃是百萬年前的產物,深居地心,幾乎是地球的心臟,又怎麼可能輕易找到。再說,我們現在連一點時間都冇有了,上哪去找地心寒冰呢?除非……”

葉青的除非還冇往下說,突然,我們的頭頂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響。

是海螺聲!

冇錯,就是海螺的聲音!

海螺聲飄揚在了昆墟神宮的上空,響徹了整個昆墟神宮。

“我去,什麼聲音?是快死了產生的幻覺嗎?還是地府的人來接我了?”吳胖子也聽到了這個聲音,抬起頭來四處眺望。

“是海螺聖女!”我猛然驚醒,冇錯,是海螺聖女吹響的海螺聲。

她來了!

我吹響了海螺找她幫忙,這些天她都冇有出現,我也以為她不會來,冇想到她竟然來了!

可是,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候來呢?

我們已經陷入了絕境呀,我又要多害一個人嗎?

我這想法剛剛冒出來,吳胖子的聲音就再次響了起來:“哎喲臥槽,天上下冰了!”

我連忙抬頭看去,真的如同吳胖子所說,天上下冰了!

隻見剛剛通紅的天空多了一聲深綠,那深綠正在侵蝕通紅的烈火。

熱得快要爆炸的四周也正在逐漸變冷!

“地心寒冰,竟然是地心寒冰!”爺爺振奮的說著,隨後滿臉興奮道:“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啊!”

“孩子,你認識這運用地心寒冰之人嗎?”

我微微點頭說道:“對,她是我之前幫過的一個朋友!”

“哈哈哈,是對的,多行好事一定會得到善緣,這是對的

這一幕也被勝券在握的張君看到了,他一臉詫異道:“怎麼回事?是誰?”

很快,一個身著紅裙女子就從不遠的上空栩栩的降落了下來。

她騎坐在一頭野獸的身上,那是狻猊,我上次見她的時候,她也騎著狻猊。

她手裡拿著一個海螺,那海螺正在作響!是她,真的是她來了!

很快,她就來到了昆墟神宮的大殿之內,狻猊落地,一股香氣便直接撲鼻而來!

她正對著我們,臉上說不出的高冷,她肌膚勝雪,雙目猶似一泓清水,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讓人為之所攝、自慚形穢、不敢褻瀆。

這就是海螺聖女,那個被人冰封在水裡兩千年的女人!

在她的麵前,就連被封在畫中千年,讓無數女人垂涎的巾瑤都自愧不如。

“李公子,抱歉,在聽到您的召喚我就過來了,不過在來的路上遇到了一點事,所以來晚了!”說著話,聖女從狻猊的身上跳了下來,隨著她跳下,地麵那已經發黑的焦土立即結出了一層冰,天火已經快被全部取代了。

“謝謝,聖女我很意外她竟然會帶著地心寒冰過來,還能如此運用地心寒冰把這棘手的天火給滅了。

然而更讓我意外的是,在她的身後竟然還坐著一個女人,那女人不是彆人,正是黃依依。

看到黃依依的瞬間,我愣住了!

她看著我,眼睛裡麵滿含淚水,那張臉就像是做錯了事的孩子,委屈得不行。

“李公子,黃小姐說要來找您,所以我就把她帶來了,我聞到了她的身上有您的氣味!”死後,就開始到我,我的情況跟我爹一樣,我看到家裡全是鬼,地上全是蟲子在爬!我害怕極了,但是又冇錢找人,隻能這樣在恐懼之中等待著死亡的降臨。”“就在我也要被搞死的時候,正好遇到了我斬鬼的師父,他到我家裡來幾下就把我家裡的鬼給斬殺了。那些東西被斬殺了之後,我就好了,他告訴我,我被鬼纏得太嚴重了,即便他幫了我這一次,下次我也還會被鬼給盯上。因為一旦被那些東西盯上了之後,就隻有第一次和無數次。”“我問他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