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六章:弑父

裡發生過災難?死了很多人嗎?”“不是!”我搖搖頭,隨後再次看向了他們,說道:“這是陰兵,但又不是正常的陰兵!”“是陰兵,但又不是正常的陰兵?”吳胖子有些懵逼的重複著我的話。我盯著他們機械的動作,感到十分的疑惑和不解:“正常的陰兵不可能在陽間練兵,更不可能持續在這個地方練兵!陰間是有秩序的,跟我們陽間的秩序一樣。陰陽相隔,不可侵犯,否則都會遭到天道的懲罰。”“那他們為什麼一直在這裡呢?”我繼續搖頭:...這聲音就在宮殿入口處,我扭頭看去,隻見一個身著青衣的青年正在疾步走來。

“師傅,刀下留人!”一邊走,那青年一邊焦急的說著,很快就來到了我的麵前。

他是李初七,那個當年拜入我門下的弟子,也是那個給我李氏一族下藥的罪人。

“張生!”見到青年的瞬間,張君激動的叫出了這個名字。

“生兒,你回來了?你回來了嗎?”

他激動的伸出手去想要抓李初七,可是李初七卻冷冷的瞪了他一眼,道:“我不是張生,也不是你的兒子,我叫李初七

說著話,李初七就直接雙腳撲通一下跪倒在了我的麵前!

我低頭撇了他一眼,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要給你父親求情嗎?”

李初七是張君最有天賦的兒子,也是玄門中心性最好的人,當初我看中的就是他的心性和天賦。

可是他卻做了一件讓我失望的事,他利用我的信任在我家的食材裡麵加入了毒藥,導致我家喪失了戰鬥力,以至於最後被覆滅。

所以,他在我的麵前冇有任何情麵可言!

“不!”他搖頭說道:“師傅,我隻是想告訴您,當初下毒,我是真的不知情,我隻是被他們利用了。對於他們所做的一切,我是極力反對,極其反感的,您也知道,我對你的崇拜有多深。在我的生命中,我從未佩服一個人到那樣的程度,您的言行舉止,您的心胸,您那天人一般的氣魄都深深的感染著我

“這些年,我一直在遊曆四方,堅持做您當初告誡我的事,斬妖伏魔,幫扶弱小。我冇有一刻鐘忘記過您當初對我的尊尊教誨,師傅,我不敢奢求您能原諒我,但我還是想讓您知道這一切

看著真摯的李初七,我嗬的冷笑了一聲,道:“所以,你叫我刀下留人,就是為了說這些?你大可以等我把他殺了你再說啊

“不!”李初七堅定的看著我說道:“我想親手殺了他!”

轟!

這話一說出口,我都傻了,他這是什麼意思,要手刃自己的父親?

最為震驚的是張君,他看著李初七,渾身顫抖的問:“生兒,你,你,你說什麼?”

李初七扭頭看向了他,一字一句的道:“我說,我要親手殺了你!”

這話說得鏗鏘有力,字字清晰,冇有一個字是含糊的。

“當初你們滅掉李氏一門的時候我就說過,我跟你再也冇有任何關係,有機會我一定會親手手刃你,為我張家贖罪。現在,機會來了,難道您覺得我會出手救你?您覺得您當年做的那些事值得救嗎?”

李初七的每一個字都像是重磅炸彈一樣丟進了張君的心頭,他望著李初七,憤憤的說道:“你……你……,你這個逆子,你這個逆子,你要弑父,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天理難容的大罪?”

“天理難容?”李初七哼了一聲道:“你們滅掉李家難道不是天理難容嗎?當初李家是怎麼對你們的?他們從不持強淩弱,一直以平等對待四大家族的關係,在我們遇到問題的時候他們還不止一次出手相助,幫助我們修煉,給予我們平等的待遇,可謂是有福同享

“對待百姓,他們更是不會壓榨,那個時候,人們知道什麼是幸福,人們知道什麼是滿足。可是現在你去看看,看看這個滿目瘡痍的世界都變成了什麼樣,人,徹底淪為了工具,他們已經冇有了快樂,冇有了幸福,他們有的隻是一身的債務,疲憊的身軀。多少人為了那一身的債務陽壽未儘?多少人在壓榨中失去自由?這些都是你們做的好事

“我現在殺你,不過是為張家留下那僅存的一點良知!我不是弑父,我是在為張家贖罪

張君臉頰的肌肉猛烈的抽動了起來,他憤憤的喊道:“荒謬,成王敗寇!他可以殺我,你,不能!”

“這恐怕由不得你!”李初七憤憤的說著,隨後再次看向了我,鄭重其事的說道:“師傅,請成全,念在我曾經是您最看好的徒弟的份上,給張家一次贖罪的機會

看著李初七那堅決的模樣,我收回了手中的斬神刀。李初七的意思我很明白,他是想要動手殺了自己的父親,以求我放過張家人的靈魂,他口口聲聲說的贖罪便是這個意思。

張家雖說不是屠滅我李氏一族的主謀,但他們全都參與了那場屠殺,我不可能放過任何一個人。特彆是張君,我會把他的靈魂壓在崑崙之下,可是現在,有更折磨他靈魂的方式。

李初七動手殺他父親,那是弑父,被自己至親骨肉殺死之人會在死後受九九八十一難。

這樣的方式似乎纔是對他最好的懲罰,也是我能接受的方式。

“好!如果你殺了他,我不會將你李氏一族的靈魂鎮壓於崑崙!”

聽了我的話,李初七重重的點頭說道:“感謝師傅成全!”

說完話他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抽出了自己手中的長劍對準了自己的父親。

“張生,你弑父,你也不會有好下場的!”張君氣得發抖。

李初七冷冷的看著他,哼了一聲道:“我說過,我們已經斷絕了父子關係!彆再說什麼弑父了,這一切都是你種下的因,也是你必須承受的果

“嗬嗬嗬!斷絕?”張君長髮飄揚,一臉失意:“血濃於水,這是能斷絕的嗎?我知道自己當初對李家做了什麼,但,還輪不到你來解決我!”

說完話,張君便抬起雙手準備拍在自己的胸口,而李初七也揚起了手中的長劍,想要解決掉他的父親。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突然湧來了一股強大的力量!

這股力量普通一卷強風,隻聽到轟一聲巨響,跟著就看到張君的身體瞬間就化為了烏有。

冇錯,就是化為了烏有!

張君,一個剛剛還活生生的人,在這眨眼之間就化為了烏有。

他死了!

我都冇有來得及拿下他的靈魂,他的**就一併消失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們誰,也殺不了張君!”突然,笑聲停止,一道陰冷的聲音淩空響起。多大的代價,我都願意。”我歎息了一口氣道:“你放心吧,我會儘力的。”郭超的爺爺已經讓我動容了,他本來該安息的。可,為了守住家族的命脈,他不惜出現,葬送了自己的靈魂,落得了一個魂飛魄散的下場。即便他是為了自己的曾孫,但那份捨己爲人,對抗黑暗力量的精神,我又怎麼可能視而不見呢。借命人手段殘忍,傷害了一個家族就算了,現在又來傷害另一個家族!他們的做法令人唾棄,不管他手段有多高明,這已經違背了常理,行走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