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無限迴圈

以說這一切都發生在剎那之間,倪堅榕萬萬沒有料到被陳翔宇逼得節節敗退、狼狽不堪的蘇黎還能抽身過來攻擊自己,這完全不科學。在他心裡,陳翔宇可是強大無比的存在,蘇黎根本不是陳翔宇的對手,已經自身難保的蘇黎,還能突然來襲擊自己?當倪堅榕注意到不對勁的時候,臉上露出一絲驚愕,然後腦袋就飛了出去,世界在他眼裡倒轉著,頸血噴湧而出,無頭的屍體還半蹲在那裡,一隻腳踩著丁龍雲,右手往下,掌心伸著骨刺,維持著那將要往...他繞著這終焉之獸不斷轉動,這終焉之獸果然如同他猜想旳一樣,開始能夠跟得上他的速度,但因為體形巨大,它維持這速度需要動用的力量是蘇黎的很多倍。

不一會兒,它就跟不上了,蘇黎這時纔出手發動攻擊。

這一擊的目標,選擇了它的其中一隻眼睛。

終焉之獸感應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閉上眼睛,嗤地一聲,蘇黎連人帶拳頭一起陷入終焉之獸的右眼眶裡,一股液體從中飆射出來。

這終焉之獸發出若有若無的嘶吼,那碩大眼球立刻爆了。

蘇黎的身體裡從這終焉之獸的右眼眶沖進它的腦部,卻發覺這終焉之獸的腦部就像個迷宮,裡麵有無數格子空間,形似之前進入的那幢大樓內部用來存放書籍的格子房間。

不過相比起那大樓內部的格子房間,這終焉之獸的腦部顯得更可怕詭異,似乎更高了一個層次,這無數的格子空間在不斷的變化著,蘇黎瞬間就迷失其中,已經感應不到終焉之獸,隻能看到無數變化著的空間,自己陷入了這超維的空間迷宮。

蘇黎被困其中,並不慌亂,而是立刻守住心神,令自己定在其中,一動不動,任四周的空間在如何變化,他紋絲不動,反而閉上了眼睛。

第一天賦、第二天賦、第三天賦在鳴響著,漸漸有了融合為一的跡象。

他體內的祖道已經渾然天成,融為一體,不論是太古四王還是上古諸王又或者幾位祖帝和媧皇,甚至於連那自稱六維生命掌控一切的老人都被化為一體。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他的第一天賦眷顧者和第二天賦超維者結合在了一起,兩種天賦結合為一,他體內鳴響,突然間,一道道的毫光從他體內綻射出來,那四周變化著的格子空間被這道光照射,便漸漸隱去。

蘇黎睜開眼睛,伸出右手,那四周變化著的格子空間如魔方般的變化,開始排列,很快便互相拚湊,形成了一條空間之橋,蘇黎行走於這條由無數格子空間拚湊形成的橋上,當他走到橋的盡頭,啵地一聲,四周的一切破滅粉碎,他重新回到了那終焉之地,回過頭來,卻見終焉之獸那張人臉粉碎開來。

失去了腦袋,終焉之獸山羊般的身體搖晃著後退,如推金山倒玉柱,轟隆著栽倒下來。

它的身體裡有透明的液體在往外流淌著,這液體流淌到哪裡,哪裡便出現無數的模糊動物身體,這些模糊動物身體在其中生滅著…迴圈往復,無始無終。

蘇黎默默看著,隱隱洞息了一些終焉之地的秘密。

“原來…如此…”

蘇黎若有所思,低聲自語著:“如果我的猜想是準確的,那前方應該是…”

蘇黎一邊說一邊跨步往前,走到哪裡,哪裡出現的模糊動物身影就破滅消失,不過等他走過,這些模糊的動物身影又再次出現。

當他穿過河流,走到對岸,看著大地,突然伸出右手,往下一拳。

這大地在震動,慢慢開始碎裂,一條巨大無比的裂縫出現,不斷往下裂開,蘇黎就順著這不斷裂開的大地往下,當他從這裂開的大地穿過去後,便看到了一株大樹。

這株紮根於無盡的虛空之間,那無數的樹枝交織著,托起了上方這一片大地。

此刻這大地被蘇黎一拳從中打出一條裂縫,不過此刻這裂縫正在慢慢恢復消失。

凝視著麵前這株紮根於無盡虛空中的大樹,蘇黎微微頷首,明白自己剛剛的猜想果然不差。

右手伸出,接觸到了大樹,通過這大樹,感應著這株大樹的一切。

蘇黎感覺自己的思感在無限攀升,他現在的前兩種天賦已經完美的融合為一,現在開始融合自己的第三天賦無念想域。

他要將自己的三種天賦都合到一起。

慢慢閉上眼睛,蘇黎的身體開始分解,依附於這株大樹,不斷擴散開來,這大樹表麵便似通上了一層光電,在持續不斷的出現波動。

在蘇黎的意識海裡,他就像與這大樹同化,他就是這株大樹。

一直到此刻,他才意識到了這株大樹紮根的無盡虛空,實際也是有界限,形似一個半透明的波動圓球,這株大樹就生於這波動不休的圓形球體之中。

感應到了這呈圓形的球體,蘇黎心頭明白,這應該就是空間的真正麵目。

“如果這圓形球體就是空間的本源,那麼,在這圓形球體之外,會否還有更多的球體?”

蘇黎沉思著,心裡生出一個念頭,那就是想要突破這圓形球體,看一看這球體之外,會否有更廣闊的空間,會否有更多類似的球體存在。

如果真的還有更廣闊的空間,那就代表著,這圓形球體,依舊不是空間的終極。

現在的蘇黎,三種天賦已經漸漸融合為一,這念頭起,思感便突破了這束縛著大樹的圓形球體,觀察到了球體之外的一切。

這一看,如同他猜想的一樣,這球體並非空間的極限,在其之外,還有著無數類似的半透明球體存在,處於蘇黎此刻的思感之中,他觀察著這些半透明的球體,突然隱隱感覺這無數的半透明球體聚集在一起,竟然十分酷似微生物。

這個發現讓蘇黎心頭明悟,徹底明瞭自己之前的猜測是正確的。

“終焉之獸、大樹、半透明的波動球體…正代表著了動物、植物、微生物…”

“根據那老人所言,動物代表了三維、植物代表了二維、微生物是一維,但是終焉之獸卻是超越了大樓,如果說那大樓是七維,終焉之獸便是八維,大樹是九維,這圓形球體就是十維…”

“都說所有宇宙時空的終極維度便是十一維,那麼,在這代表了十維的圓形球體之上,應該還有一個最終的十一維,而這個十一維既是終點,同時也代表著一切起源的零維,零維之上,便是一維的微生物,也就是對應這無數的半透明圓形球體…這所有維度時空就是一個無限迴圈…”

至此,蘇黎終於徹底悟通了所有維度時空的奧秘,他的三種天賦合一,化為了無限天賦,可以捕捉到那無數圓形球狀空間,處於他現在所在的時空,這便是十維時空,在這十維之上,應該還有一個最終極的十一維存在,但同時那又是一切起源的零維。

蘇黎想要進入那十一維看看,但又有了猶豫。

自己一旦闖入,到底會出現什麼樣的變故他也不能預料,在那既是終點又是起點的維度時空,最怕的就是連同自己都被同化為了零維,重啟了一切。

所以在思考猶豫之後,蘇黎雖然猜到了在這無數的圓形球體之外應該還有一個屬於十一維的終極時空,但卻選擇了放棄,沒有跨出那最後一步。

念動之間,蘇黎重新回到了這株大樹所在的時空,身體從與大樹同化的狀態中退了回來,重新凝聚為了原本的人類模樣。

看著麵前這一株紮根於時空中的大樹,蘇黎身體往上,很快就到了大樹所托起來的那片大陸。

再次將這大陸從中打出一條裂縫,蘇黎順著裂縫往上,很快便穿過大陸,來到了大陸之上。

這大陸屬於彼岸,他重新返回了終焉之地,看到那些在生滅之間的各種生物,他穿梭其中,很快,在這無數的生物之中,那長著一張人臉,擁有山羊身體的終焉之獸再次凝聚出來了。

它就是這終焉之地的守護者,隻要終焉之地存在,它就是永遠不滅了,雖然之前的它被蘇黎摧毀了,但蘇黎再次返回這終焉之地,它又一次出現了。

而且它似乎並不知道之前發生的那一切,對於它來說,蘇黎依舊隻是第一次闖入終焉之地的生靈。

帶著若有若無的聲嘯,終焉之獸朝著蘇黎發動了攻擊。

這一次蘇黎隻打出一拳,就將終焉之獸解決了。

現在的蘇黎,三種天賦合一,化為無限,他的修為境界,早已超越了無法想象的層次,除了最後那疑似屬於十一維同時又是零維的時空未敢進入外,這無盡維度時空,再也沒有比他更強大的存在。

又一次破滅了終焉之獸,蘇黎身子往下一沉,突然間便返回到了那充滿了無數格子房間的一幢大樓。

蘇黎重新退回到了七維的命運時空,這大樓裡有著無數本的書,每一本書中都記載著一種命運。

蘇黎再一步跨出,走出這大樓,便回到了一片荒涼大地,四周全都是無盡黑暗,在他麵前不遠處,聳立著一座小小而古樸的石屋。

蘇黎走到了石屋麵前,看著外麵的小院,停頓了一下,這才走了進去。

他並沒有直接就進入石屋,而是在外麵小院的石凳坐了下來,凝視著外麵。

這片荒涼大地,遠方那幢大樓已經隱去不見了,隻能看到遠方的陰暗,除此之外,這整個大地隻餘下了這石屋孤零零的聳立在這裡。

蘇黎坐在石凳上沉思著,似乎這整個天地間就隻餘下了他一個人。

原本存在於這石屋裡的那個老人已經化為了能量被自己汲取了,現在就隻餘自己存在於這六維的時空。

“他以自己為原型創造了我,卻不想現在被我取代了…”

蘇黎輕聲自語著,右手一揮,在他麵前的石臺上就出現了紙筆。

右手一伸便將筆拿在了手裡,心裡突然也生出一種沖動,想要在這紙上創造一個文字世界,這個世界的所有一切都由自己支配著。

不過提筆思考良久,蘇黎終究又放棄了,搖搖頭站了起來,進入了石屋。

石屋裡隻有一張桌子,這桌子上放置著厚厚一疊稿紙,這疊稿紙上記載著的就是一個文字世界。

當然這個文字世界隻是相對於六維生物而言,對於低維生命,這是至高無上的神明。

“五維,既是虛擬,又是真實…”

蘇黎右手一觸這厚厚一疊稿紙,整個人就像被吸了進去,咻地一聲就消失了,再出現的時候,他已經置身於一片粘稠狀的黑暗中。

他重新回到了魔醯之中,無限的意念發動,便開始收攏魔醯。

這魔醯在吞噬著五維時空,對於五維生命來說,魔醯是無解的,但對於蘇黎來說,魔醯實際就是介於五維與六維之間的一種空間,他可以輕鬆的左右和控製魔醯。

停止了魔醯繼續吞噬侵入五維的時空亂流,蘇黎順著這魔醯走了出去,很快就回到了熟悉的時空亂流,可以感應著那些還殘餘著的高等宇宙,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機械一族存在。

不過現在連機械一族的首領媧皇都不復存在,這些殘餘著的機械一族再也無法源源不絕的出現,不需要蘇黎出現,光憑現在時空亂流裡的那些真祖的實力,就足可以消滅這些殘餘著的機械人。

所有一切的隱患與危機都解除了,魔醯被自己停止了,機械一族也名存實亡,再也不可能威脅到時空亂流,之前被摧毀的高等宇宙雖然多,但陸續也會有更多的高等宇宙誕生,新的種族又會出現。

蘇黎沒有停留,穿梭時空亂流,準備重返永恒宙。

便在這時,他突然身子一頓,想到了一個問題。

如果這時空亂流真的是那老人筆下的文字世界,這裡所有一切實際都是那老人創造的,那麼現在老人不復存在,那文字世界的後繼故事再也沒有人繼續去編寫,其非代表著這時空亂流的一切都將停滯?就如同突然一切時間停頓了。

“這不可能…”蘇黎感應到的時空亂流那遠方倖存的一些高等宇宙,那些生靈依舊充滿生機,時間依舊在正常的流逝,根本沒有出現時空停頓的狀態。

“如果他沒有說謊,那就代表著他雖然創造了文字世界,但這個世界已然完全活了,所有一切都在有序的進行和發展著,並不完全受他那文字世界所左右影響,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性,那就是他說謊了。”

蘇黎微微沉吟著。已經在這裡擔擱太久了,必須要立刻離開,如果有什麼你不能解決的事,用這個通知我,我知道了自然會返回。”白大人左手一翻,掌心中出現一枚小小水晶,交給了天使麵具男子。天使麵具男子恭恭敬敬的伸出了雙手,將這枚水晶接在了手裡。之後,白大人就悄然消失在了這大殿裡。天使麵具男子看著手裡的水晶,然後將那天使麵具重新戴在了臉上,右手一握,這水晶慢慢融合進了體內。“這陸雪被白大人慣得驕縱狂妄,目空一切,連上層製定的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