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1節 百家之書

中沒有什麼分量吧。”梅蘭莎如今的回話,已經帶上一絲自暴自棄的意味。巴洛克卻是笑了笑:“其實也不一定,說不定波依寄生失敗了也說不定。”“是嗎?”梅蘭莎知道巴洛克自己都不相信波依會失敗。一個二級巔峰巫師學徒,會連一個初級巫師學徒的 體都無法侵染?說出去誰信。回到擂臺之上,觀眾席的怒斥聲不絕,全都是在討伐牛 男爵的。就連坐在一隅的戴維,都皺巴著臉,心疼的看著地板上血流不止眼看就要陷入彌留的寄生娘。“...“時尚剪裁者”的隨機任務,比安格爾想象的還要更簡單。

安格爾在跟著中年男子進入暗巷中,很自然的便以醫生的身份,接觸到了埃麗卡。

果然,和安格爾猜測的一樣,埃麗卡是被“時尚剪裁者”盯上了,如今正在挑戰空間中執行任務。

而安格爾觸碰到埃麗卡的那一刻,隨機任務也浮現在了安格爾的文字欄上。

「隨機任務“百家之書”」

「任務概述:在“時尚剪裁者”眼中,任何需要用到剪下的地方,他都會出現。無論是裁縫,亦或者裁紙。」

「任務目標:請至少使用一百本不同字型的書籍,拚接出一部至少兩千字的小故事。(每一個字,都需要完整的從不同書籍中剪下下來,且全程要獨自完成)」

「倒計時:11:41:12」

「倒計時:11:41:11」

這個隨機任務,如果正常的來做,是很耗費精力的。

不僅要在不同書籍中尋找合適的文字,還要一點點剪下,最後要粘在一起,形成至少兩千字的完整小文章。

而且,全程還必須獨自完成,更是讓難度加深。

別看給了十二個小時的完成時間,但完成的難度是不低的。

但以上僅限於常人。

對於安格爾來說,完成這個任務簡直不要太輕鬆。

他可以用幻術輕輕鬆鬆製造一個裝滿不同書籍的圖書館,所以,創造一百本不同字型的書籍,對他來說就是毛毛雨。

至於剪下這些字型來拚接新的文章,以他的算力,甚至不需要動用萬分之一,就能秒速完成。

換言之,隻要安格爾願意,他當下立刻就能完成。

這個隨機任務,可以說是安格爾目前接到過的最簡單的任務。

安格爾也順道探查了一下埃麗卡如今正在做的挑戰任務,他發現,埃麗卡雖然也在完成“時尚剪裁者”的任務,但她的任務卻與剪裁書籍無關,而是要按照規則裁剪不同材質的布匹。

就如“百家之書”的介紹一樣,時尚剪裁者的基礎能力是“剪下”,而剪下並不限於形式,既能裁布,也能裁紙。

甚至安格爾猜測,他傳播綜藝節目時,“剪下”影像,應該也是沒問題的。

不過,這就要等待之後得到時尚剪裁者拚圖後,再行嘗試了。

回到巷道裡的小屋中。

安格爾雖然已經知道,埃麗卡沒有了生命危險,但他還是給她做了一次全麵的檢查。

“帕特醫生,我女兒怎麼樣了?”

見安格爾收回手,中年男子趕忙詢問,滿臉焦急。

安格爾輕輕搖搖頭。

中年男子立刻失魂落魄,差點站不穩。

還好安格爾扶了他一把,要不然他絕對摔在地上那堆爛酒瓶中。

“我女兒…難道已經…”他的聲音,已經帶上了哭腔。

安格爾沉默了片刻,輕聲道:“我搖頭的意思是說,她的情況目前來看並沒有太大問題,你別搞的一副天塌地陷的模樣。”

中年男子表情一頓:“???”

安格爾:“我檢查了一下,她的傷口已經止血。如今之所以沒有蘇醒,大概率是失血過多導致有效迴圈血容量急遽減少,從而引起病理生理變化。你可以理解為,因為失血導致能量代謝障礙,出現了短暫的昏睡情況。”

“當然,這隻是從外部判斷的。”

“也有可能是內部出現了問題。”

中年男子有些緊張的吞噎了下口水:“內,內部有什麼問題?”

安格爾沒好氣的道:“這個你問我,我怎麼知道。這要問你自己啊,你是她爹,你應該知道她的情況。”

“她平時身體如何?有基礎病嗎?有體檢過嗎,身體內部有沒有出現病理變化?”

中年男子:“她平時身體很好,從沒有生過大病。也因此,沒有體檢過。”

安格爾沉吟道:“如果平時沒有什麼內部的問題,那她應該就是失血導致的昏迷。”

“那…那我現在該做什麼呢?”

安格爾:“做什麼?當然是送到附近的醫療診所去補充血容量啊…我記得這裡最近的診所是比佛利護理中心,你直接送過去就行。”

實則,以安格爾的判斷,埃麗卡並不需去診所。

但他現在是“醫生”的身份,且並不知道埃麗卡的昏睡是源於“挑戰空間”的情況,所以他做出這種判斷是符合人設的。

埃麗卡父親自然沒有生疑,在安格爾的幫忙下,將埃麗卡放到了平板推車上,小心翼翼的推出了巷道。

離開黑管暗巷後,安格爾則以還有事情為由,先行告別。

埃麗卡父親此時更關注的是女兒的情況,也未挽留,隻是嘴裡連連道謝。

揮別了這對父女,安格爾便找了個安靜的地方,同時用上帝視角查探埃麗卡那邊的情況。

他需要確定埃麗卡和診所醫生有過接觸後,才會完成“百家之書”的任務。

如果他現在就完成隨機任務的話,埃麗卡蘇醒以後,發現自己任務失敗,大概率會懷疑到唯一接觸過她的安格爾。

雖然安格爾當時戴了口罩,也不虞擔心被發現身份。

但為了攪亂渾水,還是決定稍等片刻。

沒過多久,他們就抵達了比佛利護理中心。進去沒多久,便有醫生下了診斷,確認埃麗卡大概率是失血導致昏睡,需要先補充晶體液和膠體液來擴充血管內容量。

這個判斷和之前“帕特醫生”的判斷一致,埃麗卡父親聽後也是鬆了一口氣,慶幸自己遇到的是一個真醫生。

接下來,埃麗卡在醫生與護士的幫助下,開始輸液治療。

此時此刻的埃麗卡,接觸的醫生護士已經很多,所以就算驚醒,發現任務失敗,應該也懷疑不到安格爾身上。

所以,安格爾此時其實已經可以完成“百家之書”的任務了。

不過,安格爾並未著急,而是依舊以上帝視角靜靜地觀察著第十四鎮的這家護理中心。

此前,安格爾為了將自己裝扮成醫生,曾用上帝視野粗略地掃視過比佛利護理中心。那時,這座私人診所並未給安格爾留下太過深刻的印象。

可如今,當安格爾開始細致觀察其內部的醫患狀況時,卻發現了一個頗為有趣的事實。

地表的醫院,所接診的大多是患有普通傷病的患者,而處於地下街區的診所,更多接待的是變異人病患。各種各樣臉上長出贅生器官的變異人,在診所裡漫無目的地遊蕩著,簡直就如同異形的大聚會。

不過,變異人並非是讓安格爾最為在意的點,他最為在意的是比佛利護理中心的地下…竟然存在著一個隱匿的實驗室。

而這個實驗室裡,有一個特殊的變異人。

其他的變異人,大多都是臉上多出贅生器官,而這個變異人,全身上下長出了無數的贅物。

僅僅從外部麵板來看,身上多餘的眼睛、鼻子、耳朵等就起碼有幾十個之多。

如此多的贅生器官,讓他整個人看上去臃腫不堪,宛如一個可怕的怪物。

但這還不是最可憐的,這個“怪物”如今被大量沉重的鐵鎖牢牢地困在病床上,它的腹部被剖開,體內的臟腑清晰可見。

而它被剖開的腹腔中,已經完全成為了培育器官的器皿。

是的,這個變異人的作用,就是成為器官的培養皿。而培養出來的器官,則被醫生帶出去,供需要移植的病患使用。

安格爾之所以知曉這些,是因為他在這間病房裡發現了數量眾多的移植病歷單。接受移植的物件有很多,但器官的贈予者卻僅有一個…海芮塔。

毫無疑問,病床上那位變異人就是海芮塔。

根據病歷記載,海芮塔是一位變異人,似乎患有近乎能夠無限增殖器官的病癥。

她曾經是一個病患,但現在卻成為了一個無情的器官生產機器。

不得不說,這著實是很可憐的。

更可憐的是,在安格爾的觀察下,海芮塔其實是蘇醒的…她在清醒的狀態下,被人剖腹,成為培養皿,一直一直。

安格爾在看完海芮塔的病歷後,對她也生出幾分憐憫。

不過安格爾也知道,這隻是仙境副本模擬出來的場景。或許現實裡也是如此,但安格爾也沒辦法去乾預現實。

所以,安格爾也隻是微微憐憫,以及有些感慨。

但安格爾看完海芮塔的情況後,心中幾乎已經明晰:從對方那獨一無二的情況來看,這個海芮塔絕對不是沒有故事的路人。

若是將摩登之城當成遊戲裡的副本,海芮塔極有可能是副本中的一個隱藏NPC,甚至可能是隱藏BOSS。

換言之,她大概率有NPC資訊,以及專屬於她的支線任務。

想到這裡,安格爾陷入了一陣沉思…要不要去接觸一下海芮塔,看看她的支線任務呢?

在思索了片刻後,安格爾還是決定去看看。

主要是海芮塔身周的環境資訊,以及她本人的特殊,無一例外的在表明,這是一個隱藏的NPC。

如果仙境權能真的全權復刻自己腦海裡對遊戲副本的設計,那麼肯定有這樣的設定:

越是隱藏,獎勵越好。

當然,最重要的是,安格爾在海芮塔的近期病歷單中,看到了一張病歷評估。

這張病歷來自風尚醫院,這是摩登之城地表最大也最權威的醫院。

在這張病歷評估單上,如此寫著:

「患者海芮塔,經全麵檢查與專業評估後發現,其體記憶體在大量紊亂的異常增殖細胞。這種情況嚴重擾亂了其生理機能的平衡狀態,各器官係統之間的協調性被極大破壞。從醫學專業角度深入分析,這極有可能誘發諸如多器官功能衰竭、免疫係統崩潰等一係列難以逆轉的並發癥,其身體隨時麵臨崩潰的巨大風險,生命垂危,瀕臨死亡狀態。

此外,鑒於該病患目前的身體狀況極其復雜且不穩定,已不再適合進行培養器官等相關實驗措施,其身體狀況已難以承受此類醫療乾預,需謹慎對待並考量後續的汙染樣本回收問題。」

簡單來說就是一句話:海芮塔可能即將死亡。

如果用遊戲術語來說,海芮塔這位隱藏NPC,是限時存在的。如果安格爾不及時去接觸,那對方身上可能存在的隱藏任務、隱藏獎勵,將永久消失。

這纔是安格爾決定去接觸一下海芮塔的最大原因。

不過,安格爾雖然已經決定過去看看,但在此之前,他還要先把“百家之書”的任務完成了再說。

確定周圍沒有人,安格爾開始飛快的模擬出一本又一本的書籍。

緊接著,大量的書籍緩緩地漂浮在半空中,層層疊疊。

書頁彷彿受到了強烈風力的吹拂,爭先恐後地翻開,發出連續不斷的嘩嘩聲,那聲音在空氣中交織回蕩,整個場景看上去無比奇妙,就像是一場由書籍構成的奇幻盛宴。

更為神奇的是,書籍中的文字,在“強風”的吹拂下,被撕扯出來。

大量不同字型的文字在半空中沉沉浮浮,安格爾再次憑空一點,一本空白的書籍便出現在他麵前。

緊接著,半空中的文字宛如大大小小的音符,湧入了空白書冊中。

其名《空中都市》。

故事本身並沒有什麼特殊地方,就是講述了星夫一家搬進空中都市的奇妙冒險。

反正“百家之書”也沒要求多麼精彩的故事,所以安格爾便隨機挑選了一部來自地球的短篇小說。

當拚拚湊湊的小說徹底成型的那一刻。

文字欄上立刻跳出:「恭喜完成隨機任務“百家之書”。」

緊接著,虛空中一道微光化作小小的流星,鉆入了魔法書中。

安格爾開啟魔法書,直接翻到了最後一頁。

此時,頁麵上的插畫已經顯現,並且呈現出了一半的色彩。

「時尚剪裁者:製造係列的時尚魔物之一,能夠隨時剪裁任何紙頁或者布匹。」

「當前拚圖:1/2(拚圖湊齊後,可以解鎖時尚剪裁者的能力)」

「此時尚剪裁者的能力:1.目剪;2.未知;3.未知」

請:m2.ddyueshu意涵,以圖有一天能臻入神秘的領域。其實,安格爾最想的,還是製造出一個不會消失的“神秘具象物”,能夠恒定且永久持續。但以他的能耐,一分鐘已經是頂天了。如果真有一天製造出了“永久的神秘幻境”,安格爾估摸著,這也算是一個真正的“神秘之物”了吧?神秘之感融入幻境的測試,安格爾大致就做到這了。下一步,他要做的實驗是:神秘之感能否與煉金結合?他從手鐲裡取出一塊擁有堅固特性,且對能量耐受比較通透的青寂木;這也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