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2節 護理中心

影徹底的將他吞噬,右眼的綠紋開始出現明顯的排斥與抵禦。在綠紋的消解下,眼前黑影在一點點的消散,可速度太慢,卻是無法在短時間內將它消除。它雖然在慘呼,但它速度卻是不慢,一點點的拖著安格爾,要進入那墮落深淵。就在安格爾半個身子都已經要墮入深淵中時,一道詭異的笑聲響了起來。這道笑聲十分的可怖,哪怕安格爾聽著,都覺得滲人。一開始笑聲還是從背後,但很快,笑聲就從四麵八方的傳來。安格爾抬起頭,注意著周圍…難道...雖然拚圖還沒有齊,但已經能看到一個常規能力。

剩下的兩個“未知”能力,要之後解鎖拚圖才能看到。別看有兩個未知,其實有可能解鎖拚圖後,兩個都是“空”能力。

畢竟,抽卡是有可能空箱的。

而“目剪”,因為已經顯現出來了,算是必定會獲得的能力。

看到常規能力是“目剪”時,安格爾的表情有一些失望。

因為,他想要解鎖“時尚剪裁者”,主要是為了之後拆卸書頁,而拆卸書頁需要用到的能力是——魔力剪刀。

而這個能力,也屬於常規能力,是有可能一開始就隨機出來的。

但現在,隨機出來的常規能力卻是“目剪”,這自然讓安格爾很失望。

“早知道,過來之前多吸吸康姆的歐氣。”安格爾默然道。

嘆了一口氣,安格爾點開“目剪”的簡介。

「目剪:目光所至,皆可裁剪。」

簡單來說就是,很多需要裁剪的地方,無論是裁紙還是裁布,隻用眼神看,就能剪裁。

從時尚魔法師的角度來說,“目剪”其實還不錯,不僅有功能性,而且還是少有的可以攻擊的能力。

比如,剪下皮質也屬於剪裁範圍,所以用“目剪”可以對他人的麵板進行裁剪,算是一個不錯的傷害能力。

但對安格爾來說,卻是有點雞肋。

無論是功能性,還是攻擊性,安格爾自己都能做到比“目剪”更好。

“目剪就目剪吧,先看看剩下兩個未知能力如此。”安格爾嘆了一口氣,大不了之後多刷一點製造係列碎片,碎片足夠多的話,他到時候可以刷一下能力。

沒有再在“目剪”上糾結,安格爾直接調出文字欄裡的“製造係列拚圖碎片(小)”,注入到了魔法書中。

之前安格爾注入碎片時,直接顯示失敗。

但這一次,有了“時尚剪裁者”的基礎插畫,拚圖碎片很容易便容納了進去。

隻見一陣光暈閃過。

插畫上本來還有一半的空白,隨著碎片的注入,插畫立刻顯現出了完整的色彩。

——星月同輝的夜晚天穹,如同一張幕布,無形的裁刀從中破開,將天幕給剪出一道破口。而破口背後,是一雙布滿漩渦的雙眸。

這就是“時尚剪裁者”的插畫。

單從插畫的畫麵表現力來說,比之前安格爾得到的“綜藝精靈”、“流量蝙蝠”更加的高大上。

但“時尚剪裁者”卻是實打實的低階時尚魔物。

隻能說,低魔出神作。

插畫補充完整後,時尚剪裁者的資訊也出現了變化。

不僅當前拚圖變成了2/2,還多出來幾排文字。

「是否解鎖該時尚剪裁者的能力?」

「是/否」

「注意!解鎖之後,該書頁將被鎖定,無法用任何方式拆卸。」

安格爾看著熟悉的字眼,猶豫了片刻,最終還是先按捺住瞭解鎖抽卡的沖動。

他輕輕打了個響指,一道光幕憑空出現在了眼前。

與此同時,遠在第八鎮墓街中的康姆,突然感覺自己手背在發熱。

他低頭一看,之前安格爾留在他手背上的徽標開始泛起了紅意,裡麵彷佛多了一顆心臟般,在砰砰砰的收縮跳動。

康姆腦海中也收到了資訊:“尋找無人處,接收通話。”

康姆此時還在墓街閑逛,畢竟他第一次來,對這裡的生態還挺感興趣。但安格爾的訊息一傳過來,他立刻收起了閑逛的心思,迅速在附近尋找無人處。

好在,墓街上有大量無人的空墓室,隻要不擅自占用空墓室,進去休憩一下,倒是沒人會置喙什麼。

康姆找了一個空墓室,按照腦海中的資訊指引,摩擦了一下手背上的徽標。

伴隨著一陣發燙,光華閃過。

康姆的眼前出現了一道光屏,螢幕上顯示的正是安格爾的樣子。

毋庸置疑,這是實時通聯。

兩分鐘後,安格爾掛掉了通話。

他這次聯絡了康姆,自然是為了借康姆的運勢來抽卡。

本來他是想著去許願樹那邊擺轉運儀式的,但來來回回太麻煩。

許願樹不能動,但康姆可以動。

安格爾直接讓康姆到第十四鎮來找自己,到時候直接把康姆當成“活的許願樹”,應該也沒問題…吧?

反正就試試。

如果這樣抽的卡不太好,大不了之後抽卡還是跑許願樹。

趁著康姆過來的這段時間,安格爾準備先去比佛利護理中心看看。

這次,他自然不會再搞什麼“醫生”的人設,恢復了原本麵板,安格爾走向了街道盡頭。

第十四鎮相比第八鎮來說,要稍微小一些。而且,這裡的風格也更偏…廢土?

到處都是鐵板拚湊的房間,這些鐵板遠遠看去,就像是給完好無損的麵板上打了鐵皮補丁,既有廢墟感,又有種莫名的未來感。

這種鐵皮補丁屋,僅限於普通百姓居住,稍微有點錢的,還是會住正常建築。

而比佛利護理中心,就算是非常正常的建築。

甚至直接將比佛利護理中心搬到地表去,也不會有任何違和感;整個護理中心類似簡約的羅馬風格,占地麵積大概四分之一個街區,外形較為方正,用粗糲的石塊和厚實的木材構建而成。

屋頂是傾斜的,鋪著深灰色的瓦片,歷經歲月侵蝕已略顯斑駁。

護理中心的大門是由厚重的鐵欄製成,周邊鑲嵌著一些簡單的花紋裝飾,雖不華麗但充滿了古樸的味道。

大門是緊緊關閉的,隻有出現重大病情,需要用到轉運醫療車的時候,才會開啟。

大門旁邊的小門,這個倒是正常開啟的,供病患出入。

安格爾走進小門,立刻看到了不遠處的粗糲建築。

從外表上來看,這並不像是一個護理中心,更像是有些年頭的教學樓。

安格爾一路走來,看到了不少的病患,其中絕大多數都是變異人。

變異人本身就是因為“感染”而導致的變異,一旦他們出現了病癥,基本都是免疫的問題,而表現在外的就是各種恐怖的膿液,還有渾身可怕的黴斑。

空氣中的消毒水味道,變異人的膿液麵板,再加上護理中心栽種的各種觸手形狀的藤蔓…這般氛圍,給人一種很不適的感受。

安格爾原本是打算,進入護理中心後,找機會隱身前往地下那座實驗室。

但是,來了後才發現,想要踏進護理中心的門,都不太容易。

因為門口站著一排的安保人員。

那些明顯有病癥的變異人,能被直接放行進入。

但看上去稍微健康,或者病征不太嚴重的,就需要進行詳細登記,甚至還要去旁邊用瓦棚搭建的臨時診所去做個初步診斷,確認有病,才能進入。

如此嚴密,讓安格爾越發覺得這個護理中心的感覺很不對勁。

之前用上帝視角看,完全感受不到這種氛圍;親身經歷後,才發現這裡有很多違和的地方。

如何評價呢?

不愧是建有隱秘地下實驗室的護理中心,背後估計有很多可探究的隱秘。

不過,安格爾這次不是來尋找護理中心的黑暗麵,他隻是來接觸那位叫做海芮塔的變異人的。

想到這,安格爾也不再去關注周圍的怪異處,找了個無人角落,召喚出魘幻節點,身形瞬間隱匿不見。

這一次,安格爾很輕易的就進入了護理中心內部。

裡麵的變異人病患更多,各種麵板病,讓空氣中的消毒水味道都壓不住那種腐爛的臭味。

走在其中,宛如群魔亂舞。

安格爾一邊朝著地下室所在的階梯走去,一邊用意念和圖靈對著話:“你對這個護理中心有什麼看法嗎?”

圖靈:“看法?是我的主觀見解的意思嗎?”

安格爾:“…可以這麼理解。”

圖靈:“我對這裡沒有任何主觀看法。不過,我發現這裡有兩個地方不太對勁。”

“說說看。”安格爾一直放圖靈在外麵,就是讓圖靈吸收外部的資訊,補全它的邏輯。如今看上去,圖靈的說話雖然還帶著“初級智慧”的味道,但從聽懂話的邏輯來說,好像比一開始要好一些了。

“第一,這裡的裝飾有太多都是無用品。”圖靈:“就比如左邊八點鐘方向,有一個立櫃裡裝著陶瓷花瓶,從形製來看,應該是手工匠人的作品,這樣的裝飾品在這裡完全是多餘的存在;再看右邊四點鐘方向,掛著一幅壁毯;還有正前方三點鐘方向,墻壁上那塗著金屬工藝的雕飾壁燈,也不像是地下街區醫院該有的東西。”

安格爾若有所思:“你是指,這些工藝品和醫院格格不入?”

圖靈:“是的。”

安格爾挑挑眉:“比佛利護理中心畢竟是私人醫院,這裡的主人想要裝飾這裡,也不是什麼錯事。”

圖靈也沒反駁,而是自顧自的說著第二個不對勁的地方:“第二,這裡的變異人病患的癥狀,有些太重了。我甚至看到了不少出現二次變異的人。”

“二次變異?”安格爾有些訝異的看向圖靈。

圖靈:“就比如右後方五點鐘方向,有一個變異人原本就多出一個贅生的鼻子,但他現在的右臉上,又多出了兩個鼻孔,這顯然是再次贅生的跡象。視為二次變異。”

“變異人誕生的原因,是地下街區的未知傳染病。”

“這種傳染病在幾十年前,已經進行了封鎖控製,地表已經徹底消失,地下雖然還有,但空氣中的含量比以往要小了很多。”

這也是為何,地下街區這些年誕生的新生兒中,正常人的比例已經超過了六成。

感染變異的人,不再如以往那般盛行。

“但二次變異的原因,目前隻有一種,那便是處於高汙染源的環境下,才會有一定概率出現二次感染,長出第二個贅生器官。”

“換言之,這裡的變異人情況很不對勁。我懷疑,這裡或者第十四鎮附近,存在極高汙染的區域,否則不可能出現如此多二次變異的人。”

圖靈說完自己的懷疑後,用正經的語氣對安格爾道:“還有,我剛才提到第一點,無用的裝飾品,並不是在質疑這個私人醫院主人的品味。而是感覺,這種贅餘的裝飾品,不該出現在地下街區,而且很多裝飾品,地下街區也買不到。就比如,那張掛著的壁毯,明顯是出自某個時尚工作室。”

雖然圖靈說話有些顛三倒四,但安格爾大概理解它的意思了。

它感覺,比佛利護理中心不像是地下街區該有的醫院。

更像是,地麵上的醫院在地下的復製品。

安格爾回想了一下第八鎮的那幾個診所,再看看眼前的護理中心…的確,診所實在是太寒酸了,但更加像是地下街區可能出現的。

而比佛利護理中心,更像是地表的醫院…

再聯係圖靈所說的第二點“二次變異”的問題。

這讓安格爾忍不住聯想起來:該不會這個比佛利護理中心的背景,是某個地表的大醫院,他們在地下街區設定這樣一個護理中心,是為了研究“變異傳染源”?

這個猜測,並非無的放矢。

之前海芮塔的身體即將崩潰的評測報告,就不是比佛利護理中心自己評估的,而是來自地表的大醫院——風尚醫院。

風尚醫院是摩登之城最大也最權威的醫院,背後站著的是風尚公會。

為何海芮塔的評測報告,會是風尚公會出具的呢?

之前安格爾沒去思索,但現在結合圖靈的話再來看,總感覺這背後的陰謀很大啊…

不過話說回來,圖靈猜測第十四鎮有“高汙染源”,安格爾對此也有自己的看法。

這個高汙染源,或許不是存在某個地方,而是某個人。

比如,海芮塔?

根據圖靈的說法,當出現第二個贅生器官時,就是二次變異了。而海芮塔可不止第二器官,她身體直接成為了培養皿,器官近乎無限增殖。

這起碼是百次以上的變異了。

如此變異,說她是高汙染源,絕對不為過。

請:m.ddyueshu.cc遠方,雖然他並不能看到什麼,因為此時異兆已經開始緩緩成型,能量的漣漪已經完全遮掩了內部;但是,安格爾依舊在觀察著能量的走向。畢竟,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非人類的晉級。哪怕什麼也看不到,安格爾依舊很著迷,能量的流線與躍動,空間的分化與聚合,就像是世間至理,讓人沉溺其中。格蕾婭也看的很仔細,這種生命躍遷產生的變化,是非常值得探究的,更何況她精於創造,這種生命本質發生質變,對她的創造之術也是很有益的。直到,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