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3節 絕命小鎮

賦才能學習。因為,幻陣要入門有兩個必備的先決條件:煉金術與魔能陣。也就是說,附魔煉金術士天然就很適合幻陣。光是這一點,就剔除了幾乎九成九的幻術係學徒。本(身shēn),神秘側幻術係就沒有太多的天賦者,從幻魔島連掛名的學徒都沒有,就可以看出。而在所有幻術係的分支中,幻陣流派又是人數最為稀少的,可以說是萬裡挑一中的萬裡挑一。幻陣流派的入門要求高,但高門檻也代表了更高的收益。幻術係中有兩個出現過“世界幻...在安格爾和圖靈私下交流的時候,不遠處一扇病房大門被推開。

疲憊的中年男子扶著一位少女,從裡麵走了出來。

一邊走,一邊還對著病房內的醫生連連感謝。

病房內隻傳來一句:“別忘了交錢。”

然後房門關上。

中年男子嘆了一口氣,拉著一臉愧疚的少女,朝著繳費的地方走去。

這兩人,自然是埃麗卡父女。

在安格爾完成“百家之書”的任務後,埃麗卡的挑戰也宣告失敗,她也從昏迷中蘇醒。

她自蘇醒後到現在,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直到醫生讓他們去交錢,她才猛地反應過來,自己好像又拖累了父親。

埃麗卡:“父親,我…”

埃麗卡想要向父親道歉,但父親並沒有說什麼,隻是拉著他走到繳費處。

交完費,他們便準備離開。

但門口的安保人員卻是攔住了他們:“目前暫時不能離開,需要去旁邊的麵板門診拿一個檢查報告才行。”

“麵板門診?可是,我,我沒有麵板上的問題…”

安保人員麵無表情:“這是規定。”

話畢,周圍數個安保人員全都將目光投了過來,他們的眼神冰冷,就像是在無情的機器般。

埃麗卡父女瑟縮了一下,還是點點頭。

“對了,不僅你要檢查,你的父親也要一起做麵板檢查,否則不予離開。”

安保人員的話傳入她們耳中。

埃麗卡雖然不明所以,但人在屋簷下,她也隻能接受。

這段小插曲,全被安格爾收在了眼底。

因為埃麗卡來比佛利護理中心,是安格爾給出的建議,所以安格爾在看到埃麗卡從病房裡出來的時候,就順道關注了一下。

沒想到,卻是看到了這樣一個插曲。

“明明隻是一個小小外傷,為何要查麵板科,甚至連她父親也一起要檢查?”安格爾轉頭看向身旁,外人看不到任何東西,但安格爾卻透過幻術節點,能看到漂浮在裡麵的金色小電視。

圖靈:“應該與傳染有關。”

安格爾環顧了一下週圍變異人,幾乎沒有一個變異人裸露在外的麵板是完好的。

圖靈:“我的猜測是,這家護理中心或許出現了一定程度的病毒外泄。而此次病毒的汙染,或許就是先從麵板問題開始的,所以他們想要離開,需要麵板科門診開出證明。”

安格爾其實內心的猜測,和圖靈差不多。

比佛利護理中心內部的情況,實在是問題多多。

氛圍也極其怪異與緊張。

或許,真的是出現未知的傳染。

而且,安格爾直覺告訴他,傳染源或許就是地下的海芮塔…

因為埃麗卡父女的關係,安格爾並沒有立刻往下走,而是停在了一樓,等待他們的檢查結果。

畢竟,他們來這裡檢查,與安格爾息息相關。

安格爾並不希望他們因為自己的緣故,而被強行滯留在此。

在他們做檢查的時候,安格爾也用精神力視角感知了一下他們身體的情況…目前來看,一切還算正常。

但內部是否有其他病變,安格爾也不清楚,隻能等待檢查結果。

大概半小時後。

埃麗卡父女在安格爾的注視下,離開了護理中心。

他們的檢查報告自然是沒問題,所以才能離開。

但這並不代表這次傳染烈度不強,因為安格爾在麵板科的辦公室裡,已經看到了堆積如山的病歷…

從醫生給出的醫囑來看,至少有三百人這兩天被留在了護理中心。

這三百人裡,其中絕大多數都不是來看麵板的,隻是離開時要求檢查麵板科,這才發現了問題。

來時沒問題,在護理中心待了一段時間就出現感染。

毫無疑問,問題就出在護理中心。

安格爾通過上帝視角,查探了好幾個醫療辦公室的檔案,甚至連院長辦公室的檔案也翻查了一遍。

基本已經可以確定…海芮塔就是傳染的源頭。

不過,海芮塔身上並沒有什麼新型病毒,她感染的依舊是曾經肆掠地下街區的病毒。

隻是她的存在,讓護理中心附近的病毒濃度上升到了一個極高的水平。

這會讓一部分免疫力本就低下的人群,受到病毒侵襲,發生感染。

而受傷的病人以及變異人的免疫防線都很弱,所以,他們首當其沖,成為了被感染的目標。

而埃麗卡父女均不是變異人,能在地下街區生活且不受感染,抵抗力本身就很強,再加上來護理中心時間也不長,自然沒有受到海芮塔的影響。

在得知這個結論後,安格爾對比佛利護理中心存在的意義,更加篤定。

它絕對不是一家普通的診所。

或許,真的就是風尚醫院開在這裡的一個用於研究病毒的前線實驗室。

而且,安格爾在翻看檔案的時候,還發現了一個隱秘,比佛利護理中心近期,所有醫生、護士、安保人員全都注射了抗變異的疫苗。

而這些疫苗據安格爾所知,隻有摩登之城的地表纔有,而且還是一個蘿卜一個坑,地下居民是不可能混進去注射的。

但現在,大批疫苗卻運到了比佛利護理中心,還給醫護人員注射了。

這些疫苗從何而來?幾乎已經是昭然若揭。

答案隻可能是…風尚醫院!

在明晰真相後。

安格爾估計,比佛利護理中心的支線任務,絕對不會少。

而且,大概率就是圍繞在“傳染病”上做文章。

不過,安格爾並沒有去特意尋找這些支線任務。因為這些任務兜兜轉轉,都繞不開海芮塔。

直接去接觸海芮塔,看她的支線任務,其實就差不多了。

去地下實驗室的路…並不好走。

有太多的關卡了。

大量的安保人員守在每一個出入口,並且還有觸發機關,一旦感應到變化,機關立刻就會彈出。

所以,哪怕安格爾隱身潛入,都費了好大一番功夫。

從這也可以看出,比佛利護理中心對地下實驗室的嚴密防控。

耗費良久,安格爾才來到了地下實驗室外。

或許是因為“空氣中病毒載量高”的緣故,這一層目前沒有任何人。平時也隻有在實驗的時候,才會來人。

所以,安格爾到來這裡,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的目光看向了實驗室的大門。

這座特殊合金製造的實驗室,有足足三層防禦鎖,分別是虹膜鎖、指紋鎖、以及聲紋鎖。

三層鎖開了以後,還不能直接開啟實驗門,隻是開啟門上的一個小洞,可以往裡抵取食物、實驗用具。

所以,三層鎖隻是給後勤人員用的。

想要以研究員的身份進入這座實驗室,要在解開三層鎖後,向後臺終端發起視訊通話,進行多次確認後,後臺才會按下按鍵,開啟實驗室大門。

可謂是嚴密至極。

如果是在現實中,安格爾可能就直接穿墻進入了,但這裡是夢之晶原。

安格爾隻能遵循規則。

開啟三層鎖容易,但想要開門難。

安格爾可以破門,但沒辦法不驚動外人的情況下,進入到實驗室。

不過,他也不需要進入實驗室,又不是“隨機任務”,隻有隨機任務才會需要接觸,才能觸發。

隻是查探NPC資訊的話,不用靠近,隻要在近處能看到對方就行。

不過,想要看到對方,還需要把門上的三把鎖開啟。

這也不難,安格爾回憶著之前在院長辦公室看到的人事資料,確定了幾位擁有許可權的人員外貌,然後再用上帝視角鎖定對方位置,一頓觀察之後。

安格爾開啟了變形術與幻聲術。

沒有任何的困難,很順利的解開了三層鎖。

門上的小口子被開啟。

僅隻有嬰兒頭顱大小的口子,並不能讓安格爾鉆進去,但透過這個小口,安格爾輕而易舉的觀察到了不遠處床上的猙獰變異人。

也是在安格爾看到對方樣子的那一刻,等待已久的NPC資訊跳了出來。

「海芮塔比佛利」

「海芮塔比佛利出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可惜,權利滋生**,**毀滅親情。父親為了登上高位,她成為了犧牲品。而修建在地下的比佛利護理中心,看似是其父親的憐憫,但其實隻是一場隱藏在謊言背後的利益交換。」

「接觸海芮塔比佛利,有可能觸發支線任務“無人生還(目前無法觸發)”。」

NPC資訊,安格爾如願以償的得到了。

而且,從NPC資訊裡還得知了一個恐怖的真相,海芮塔成為如今的模樣,完全是其父親一手造成的。

故事背景雖然驚悚,但安格爾最關注的還是海芮塔身上的支線任務。

隻是讓安格爾有些驚訝的是,海芮塔的支線任務上,明確的寫著目前無法觸發?

這還是安格爾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看著位於文字欄上的資訊模板,安格爾遲疑了片刻,嘗試用“眼動”操作點了點“無人生還”這幾個字。

如他所想那般,出現了一排新的文字。

「該任務還沒達到觸發前提。」

安格爾看著發亮的“觸發前提”字樣,再次點選了一下。

新的文字再次浮現。

「觸發該任務需要先完成康納斯的支線任務“絕命小鎮”。」

康納斯?

安格爾知道這個人,他之前用上帝視角在院長辦公室檢視資料的時候,看到了院長的身份牌,就叫做康納斯。

所以,想要接海芮塔的任務,還要先完成一個前置任務?

這個任務如此麻煩嗎?

安格爾本來隻是想看看海芮塔身上是否有任務,以及任務是什麼型別,能快速完成他就試試,沒辦法快速完成就先接任務,之後再想辦法完成,避免她之後死了就沒辦法接任務了。

但現在卻發現,這個任務比他想象的還要更特殊。

安格爾嘆了一口氣,還是決定先去找康納斯看看。

反正,康納斯就在院長辦公室,也不算遠。

數分鐘,安格爾來到了位於比佛利護理中心頂樓。這裡倒是沒有什麼防護,安保人員似乎都集中在了各大出入口中,建築內部倒是比較寬鬆。

院長辦公室就在這一層。

這一層似乎是專門處理病務的,倒是沒有幾個人。甚至很多辦公室的大門都大開啟著。

就連院長的辦公室大門,都沒有關閉,安格爾很輕易的就走了進來。

康納斯院長正在伏案處理著各種病務,完全沒有注意到有人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

安格爾也沒吭聲,而是隱匿在旁看著他的NPC資訊。

「康納斯」

「康納斯曾經是風尚醫院傳染科的醫生,他被派到比佛利護理中心本身是帶著使命的,可當他看到無數沉淪的變異人時,他的心突然動搖了。尤其是,當他看到海芮塔的時候,他的信念直接碎成了殘片。曾經那個可愛的小女孩,為何會變成如此模樣?那人,真的這麼狠心嗎?」

「接觸康納斯,有可能觸發支線任務“絕命小鎮(目前無法觸發)”。」

從康納斯的資訊來看,他似乎還是一個“守序派”的。

不過,讓安格爾有些無語的是,康納斯身上的任務居然也是無法觸發的?!

這是套娃嗎?

安格爾無奈的搖搖頭,還是按照之前的操作,點開“絕命小鎮”的詳情,想看看為何無法觸發?是否又需要完成新的支線任務?

然而,當安格爾看完文字欄的文字時,他的表情愣住了。

這次的支線任務的觸發前提,並不需要找其他人繼續接新任務,而是…時間未到。

「觸發倒計時:023811」

「觸發倒計時:023810」

安格爾:“???”

為何想要觸發這個任務,還會有倒計時?

這個倒計時結束後,會發生什麼?

安格爾心中突然想到了什麼,目光看向康納斯身上的支線任務名字:絕命小鎮。

“絕命小鎮?”安格爾在心中低吟了一聲,又想到了海芮塔身上的任務:“無人生還…”

一個是絕命,一個是無人生還。

而且,通過海芮塔身上的資訊可知,這兩個任務還是有關聯的。

安格爾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這個“絕命”的“小鎮”,不會是第十四鎮吧?

這個“無人生還”,不會是指整個第十四鎮的居民吧?風,飄蕩起一抹驚艷的紅。就在剛才,安格爾選擇了默唸秘魂喃語。那種強大的壓迫感,隻會針對肉身,當他靈魂出竅後,壓迫感瞬間消失。他直接動用了重力脈絡,將肉身交給托比,然後一個閃身出現在了貓頭鷹的背後。灰霧一般的重力脈絡,對準貓頭鷹狠狠的壓了下去。貓頭鷹本體並不強大,所以,當重力脈絡壓下後,它瞬間失去了飛翔的能力,重重的摔在了地麵。不過,未等安格爾放鬆,冷漠的聲音再次傳入他耳中:“有趣,居然是一個領悟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