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4節 死亡倒計時

,能引起數千裡的異兆,這件物品起碼也要近高階啊?甚至…達到了高階!”可是,安格爾煉製的不是音樂盒嗎?音樂盒有必要煉製那麼高階嗎?或者說,他猜錯了?不過,不管是不是猜錯,捷波現在最大的疑惑,還是此前逸出來的音樂中,到底藏著什麼秘密?為何能讓他的關隘鬆懈?為何能提高人魚公主的權能?他不僅想瞭解音樂的秘密,也想去得到這個音樂,甚至得到產生這個音樂的物品。不過,那個能產生這音樂的煉金物品,從目前的狀況來說...安格爾的猜測並非是無的放矢。

這一路行來,他看到太多二次變異的病患。而且,比佛利護理中心的所有人,想要離開,都要檢查麵板科,這明顯也是一個先兆。

安格爾遲疑了片刻,將上帝視角放到了護理中心負一層。

這一層,設定了往生室。

也即是太平間。

往生室裡,安格爾看到了近百具被白布蓋著的屍體。之前安格爾用上帝視野掃視時,並沒有看白布 如今細看。

每一具屍體全都是至少二次變異以上的變異人。

他們的麵板全都潰爛了,綠色的未知液體不斷往外滲,將蓋屍的白布都侵染出點點黴斑。

而且,僅安格爾觀察的這短短幾分鐘,就有大量的工作人員推著陳屍車,從門口進來。

縱然這是醫院,但是出現如此大量的死人,肯定是不正常的。

看來,空氣的病毒載量已經達到了某種極限。

或許,兩個半小時的倒計時結束後,就是崩斷弓弦的那一刻…

安格爾這麼沉思著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一道腳步聲,從那快速交疊的頻率來看,來者似乎很焦急。

數秒後,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快步走進了院長室。

一邊小跑,一邊嘴裡低聲呼喊著:“院長,不好了!”

一直埋首工作的康納斯,終於抬起了頭。

他並沒有看到身邊隱身的安格爾,而是直勾勾的看向來人…

沃爾夫岡施耐德,麵板科主任醫生。

看到施耐德的到來,康納斯的眼裡閃過一絲明顯的黯然,他放下手中的鋼筆,整理好表情:“施耐德,我之前和你說過,隻要沒到院內廣播的級別,就別咋咋呼呼的。”

換言之,他沒有聽到任何院內廣播,說明就算有事發生,也不值當如此吵嚷。

施耐德和康納斯顯然是老朋友了,他也沒聽康納斯的吐槽,直接道:“你坐在這裡高高在上,自然不清楚下方的情況,這次是真的發生大事了!”

康納斯戴上金邊眼鏡,看向施耐德:“說吧,怎麼了?”

施耐德:“今天我手中又有十四個病人死了。”

“就這?”

施耐德:“什麼叫…就這?我負責帶的病人一共才二十個,現在死了十四個,剩下的六個也已經快到極限了。”

“而且,你應該知道,這兩天被送到往生室的人有多少。”

施耐德走到康納斯麵前,迅速的在桌上翻找,不一會兒,甩出了一本《往生室使用報告》,上麵顯示是近一週的資料。

“你看看,僅僅一週,使用報告就他媽的快比我手掌厚了。你敢說這不是大事?”

施耐德:“而且,你沒有徹底封鎖護理中心,這幾天有不少病人出了院。他們將這裡的事如果說了出去,這對我們來說,更是一個不可控的巨大打擊,我完全不懂,你為…”

還沒等施耐德說完,康納斯便打斷道:“不然呢?”

冷靜的聲音從康納斯嘴裡傳出。

“難道我們要徹底封閉醫院嗎?哪怕這些人並沒有出現二次變異的征兆?”

康納斯:“你別忘記,地下街區的居民都是沒有注射疫苗的。他們一旦再次感染病毒,幾乎是必死之局。”

施耐德:“我自然知道,但是,我們也要平衡輿論啊…”

見康納斯眼神沒有絲毫波動,施耐德也明白,想要讓院長封鎖護理中心是不可能的。

他沉默了片刻:“算了,不說封鎖的事。還是先解決當下吧,想要不被輿論反噬,我們至少要解決二次變異的問題。”

“現在死的人太多了…”

康納斯低垂眼眸,沒有立刻說話,而是從抽屜裡取出了一個沙漏。

沙漏顯然早就開始在運作。

下方的沙已經快要堆積的瓶頸,而上方的沙,隻剩下薄薄的一層。

施耐德:“這是…”

康納斯的眼神透露出難以言說的復雜情緒,隔了好一會兒,才輕聲道:“這是,她死的時間。”

“你是說…海芮塔?”

康納斯點點頭:“根據風尚醫院那邊給出的報告,就在這兩天了。如無意外,可能今天她就會死。”

“所以,你那邊不用擔心。”

“她一旦死了,空氣中的病毒載量會迅速下降失活。到時候,院裡的情況自然會變好。”

施耐德聽聞海芮塔即將死去,他的眼神也閃過一絲消沉:“她也是出生不幸,遇到了一個這樣的爹。”

康納斯比了個“噓”。

“別說這些,雖然我們在地下,但那位的手段通天,指不定能知道我們的談話。你知道的,熱度係列的一些能力,可以無視時間與空間。”

就比如八卦精的“每日訊息”、“定點新聞”,都有可能讓他們的對話傳出去。

“所以,要謹言慎行。”

施耐德雖然表情有些憤憤,但還是點點頭:“我明白。”

康納斯:“先回去吧,順道幫我交代毒載量降下來後,盡量早點傳播出去。”

讓病毒傳播到外界,並不是要讓第十四鎮陷入感染。

而是,降低護理中心的病毒的濃度。

而且,地下街區的六十一個鎮,空氣中或多或少都含有那種未知病毒。隻要徹底的揮散開,並不會產生什麼後果。

頂多,之後一段時間出生的人,感染變異的幾率相對較高一些。

但這種也隻是一次變異,不會有生命危險。

用更白的話來說就是,風險均攤,那基本就沒風險了。

施耐德點點頭,他也清楚,這段期間護理中心之所以如此的緊繃,都與地下的那個海芮塔有關。

隻要她死了,那應該就會慢慢變好。

想到這,施耐德也不再多留,轉身便離開了院長辦公室。

見證他們對話的安格爾,此時卻並沒有他們想的那麼樂觀。

之前安格爾還隻是猜測,兩個半小時後可能出現“絕命喋血”、“無人生還”的情況。

但現在,他基本已經確認,這件事隻要無人乾預,絕對會發生。

那兩個半小時的倒計時,指的就是海芮塔的死亡時間!

康納斯和施耐德顯然太樂觀了,他們想著海芮塔死後,問題就會解決…但根據支線任務的情報,以及安格爾自己的推測,大概率海芮塔死後反而會讓情況失控。

至於失控到什麼程度?

想想康納斯和海芮塔身上支線任務的名字就知道了。

一個絕命小鎮,一個無人生還。

到時候,第十四鎮估計都會麵臨末日。

在得聞這個訊息後,安格爾此時心中也有些鬱悶,本來他隻是過來看看情況,結果卻是遇到了這種末日劇情。

如果沒遇上的話,安格爾也不會管;但現在既然遇上了,他自然是想要完成一下這個末日劇情。

不過,安格爾有些糾結的是,他要怎麼做?

按照正常的劇情流程,那就是等待兩小時後,先找康納斯接任務,然後做完任務去接海芮塔的任務。

但是,安格爾現在已經猜到,海芮塔一旦死亡,病毒大概率會變得肆虐,而不是靜止。

所以他還有另一個選擇——

在末日劇情即將上演前夕,先一步阻止末日劇情。

讓這個劇情直接廢掉。

但安格爾糾結的是,一旦他提前阻止末日劇情,那海芮塔和康納斯他們身上的支線任務,他也肯定接不到了。

——畢竟沒了末日劇情,他們的支線任務肯定也跟著廢了。

沒有支線任務,也就沒有獎勵。

等於說,他阻止末日劇情的發生,可能會導致他啥也得不到。

唯一得到的,可能就是…拯救了第十四鎮的居民,而且還是無人知道的無名英雄。

所以,他要怎麼選擇呢?

安格爾摩挲著手指,心中默默的盤算著。

思慮了片刻,安格爾心中已經有了偏向…還是提前阻止末日劇情吧。

原因有二,其一,他懶得等兩個小時;其二,安格爾估計這個末日劇情一旦開啟,肯定是個大劇情,到時候他再摻和進去,估計與摩登之城的因果會加深到一個極高的地步。

到時候他想要自由出入副本,就不太可能了。

在前期,安格爾還是希望和摩登之城保持著“若即若離”的淺因果狀態,等到後期決定攻堅這個副本時,到時候再深入糾纏也不遲。

當然,就算沒有這兩個原因,或許他也會選擇阻止末日劇情。

縱然這隻是一個模擬出來的副本,但副本裡的天賦子民是有可能轉化成“新住民”的,安格爾拯救他們,說不定也是在拯救未來的子民。

做出決定後,安格爾轉過頭看向康納斯。

他此時已經再次伏案疾筆。

安格爾走到他麵前,伸出手指虛空一點,大量的魘幻節點便鉆了出來,湧入了康納斯的眉心中…

在阻止末日劇情發生前,安格爾還需要知道更多的,與海芮塔、與護理中心,以及與這未知病毒有關的情報。

康納斯顯然就是最好的情報員。

大概二十分鐘後,安格爾走出了比佛利護理中心。

站在大門附近,顯現出了身形。

根據魘幻的感知,康姆馬上就要過來了,所以安格爾準備先和康姆見一麵,再去拯救世界。

在等待康姆到來的時候,安格爾也在整理之前從康納斯那裡得到的資訊。

比佛利護理中心,的確如圖靈推測的那般,背後站著的正是摩登之城最大的醫院:風尚醫院。

而康納斯被派到這個醫院,就是為了研究導致變異人出現的那種病毒。

——怪相病毒。

這是風尚醫院給定的名字。

所有感染這種病毒的變異人,大多臉部會長出贅生器官,讓麵容出現怪異化,視為“怪相”。

比佛利護理中心,就是專門建來研究怪相病毒的。

而海芮塔,就是比佛利護理中心的第一個實驗物件。

海芮塔有一個很悲慼的故事。

她原本是地上居民,換言之,她是注射了疫苗的。但或許是她的身體有異,哪怕有疫苗構築防線,她還是感染了怪相病毒。

不過,哪怕她感染了病毒,以她家庭條件,還是能夠遏製病毒蔓延的,至少不會因此而死亡。

但無奈她有一個不當人的爹。

她的父親,霍勒斯比佛利是風尚醫院的醫生,同時也是風尚公會的魔法師,身居高位。在發現怪相病毒繞開了疫苗感染了自己女兒後,他動了邪念。

具體是什麼邪念,康納斯其實也不太清楚,隻知道霍勒斯通過研究海芮塔身上的病毒,發表了大量的論文,藉此得到了大量的關注,並一躍成為了風尚公會的副會長。

而霍勒斯發達後,並沒有放過自己的女兒,還打算繼續研究海芮塔身上的怪相病毒。

於是,就有了比佛利護理中心。

而且以“比佛利”為名,還頗為諷刺。

建護理中心的是比佛利,被研究被開膛的還是比佛利。

至於怪相病毒的情報。

安格爾也從康納斯那裡聽說了不少,因為康納斯說的太過專業,安格爾其實也沒聽太懂,隻知道這是一種核糖核酸結構非常的不穩定的病毒。

之所以會讓人出現贅生器官,是因為其表現鏈上包含著一係列特殊的基因片段,能夠編碼出一種獨特的蛋白質。這種蛋白質和人體細胞的特定受體結合,便能與人體細胞自身的遺傳物質相互作用,引發基因調控紊亂。

病毒本質安格爾雖然沒懂,但康納斯的有一句話,他聽懂了。

“這種病毒的基因序列有著不自然的規律,彷佛是被一雙看不見的手編排過的一樣。”

言下之意,這種怪相病毒極有可能是人為製造的。

人為製造,並釋放在地下街區…

安格爾似乎已經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不過,就算是陰謀,也已經是無數年前的事了,安格爾也沒多想,隻是默默的整理思緒。

思慮著該如何阻攔末日劇情的發生。

導致“絕命小鎮”以及“無人生還”的源頭,是海芮塔。

而想要阻止末日劇情,控製海芮塔顯然是關鍵。在撬動惰性的元素。”未知的能量?撬動惰性的元素?弗洛德回味著這句話,猛地一轉頭,看向麵色還有些蒼白的桑德斯:“難道說,幻魔閣下成功了?”安格爾沒有回答弗洛德的話,因為他此時已經收攏了外界的思緒,將所有的心神沉浸到了思維空間中。幽深黑暗的思維空間裡,唯有屹立在虛空之中的權能樹,在發著淡淡的光。安格爾此時的注意力,也放在這座懸於黑暗中的夢幻之樹上。它和外界的那棵樹一樣,此時也在搖曳著。隻是,它的搖曳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