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 異族合體

,而是直奔前方舞台走去。“我倒是想知道,青州大學校長任免,難不成我作為一個青大的學生就冇有任何發言權,隻能聽之任之了嗎?”寧塵冷聲說道。孫明己冷哼一聲,看向寧塵的目光之中帶著幾分不屑:“年輕人,你的確有發言權,隻是人微言輕,還冇有資格左右校董會的決意!”校董會眾人這時候也紛紛開口,批判指責寧塵。寧塵麵無表情上前,根本懶得理會這些校董們廢話,再度盯著溫嶽直接問道:“我問你,這姓孫的憑什麼能得到這麼多...另外一邊,靈工城之中。

李修啟和靈光道人已經突破到了煉虛中期的境界,他們醒轉之後,見到寧塵已經走了,露出了遺憾之色。

靈工道人卻是手中拿出了九天龍行舟,向自己的兩個徒弟說道:“這龍行九天舟是寧前輩留下來讓我們修複的

他看了看靈光道人和李修啟,兩隻眼睛發著亮光,有一種瘋狂之色閃爍出來。

而看到他這個樣子之後,靈光道人和李修啟好像也想到了什麼一般,眼眸中露出了略微的忐忑之色。

不過這忐忑很快變得堅定,有了和靈工道人一般的瘋狂。

他們也得到了甲蟲族和妖族強者要來的訊息,所以都變得瘋狂起來了。

……

“我們師徒三受到寧前輩的恩惠已經太多了,要不是寧前輩,我們哪裡能有這麼多的珍貴材料,煉器之術怎麼可能有這麼巨大的提升!”

李修啟和靈光道人靜靜說道。

“好,既然你們同意,我們便用血煉之法增加九天龍行舟的力量!”

靈工道人瞬間便下定了決心,向著這兩人出聲。

“不錯,是時候動用血煉之法了

李修啟點了點頭。

“也不知那異族強者什麼時候會到來,而且神宮方麵我們也一無所知……”

靈光道人臉上出現凝重之色,也有了危機之感。

在危機來臨的時候,寧塵門下的這些人都在巨大的壓力中有些瘋狂了。

他們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寧塵身上,都是竭儘全力讓寧塵不斷變強,整個寧塵領地的修行資源也不斷地向寧塵源源不斷地集中起來!

靈工道人他們口中的血煉之法是一種異常霸道的煉器之術!

這血煉之法本來是靈工道人得自一上古的洞府之中之法,煉器之人通過自身精血,飼養所煉製的靈寶。

靈寶被精血飼養之下,能夠發揮出超過靈寶本身幾乎兩倍的威能。

但是,在這煉製過程之中,靈寶卻不一定會吸收煉製靈寶之人的多少精血,很有可能靈寶還未成功,煉製之人便被榨成了人乾!

不過,靈工道人師徒顯然並不考慮這些事情,而是堅定無比的選擇了血煉之法,隻為給寧塵的九天龍行舟增強威能。

不隻是靈工城,紫雕所在的紫妖城,九天明滅蟲所在的甲蟲城,還有俠魁餘力所在的混亂之城。

……

這些寧塵的下屬一個個都開始了各自的行動,都是想著能夠在危機來臨的時候,能讓寧塵變的更加強大!

寧塵這方麵所有人都在緊鑼密鼓的準備著。

與幻青城接壤的西邊,本來是一片無比廣闊的盆地,在這盆地之中,有妖族的紫妖城。

不過如今的紫妖城已經被寧塵奪取,成為了人族的領地,在紫雕一步步的蠶食管理之下,紫妖城關於妖族的痕跡早已經消失得乾乾淨淨。

在紫妖城的更西邊,有一片綿延百裡的巨大山脈,鱗龍山脈!

鱗龍山脈中,有著妖族的另外一座巨城,鱗龍城!

這城池和人族的兩儀城本是同等地位的存在,當中有著煉虛圓滿的妖族強者坐鎮。

鱗龍城坐落於鱗龍山脈的最高處。

此時,鱗龍城最高的宮殿之中,本來龍鱗城的城主卻恭敬無比的站在了宮殿的最下方,滿臉敬畏的看著宮殿上首坐著的四位異族之人。

這城主是一隻火龍修煉成型,有著一顆威風凜凜的龍頭,恭敬出聲說道:“據手下報告,那寧風致回到幻青城之後,便再也冇有離開,想必如今也在幻青城中

“既然他已經回到了幻青城,也是時候將此人滅殺了!”

在上方,一個冷漠的聲音淡淡響起。

這是一個甲蟲族的異族,有著長長的幽綠色的軀殼,頭頂長著兩根細長的觸角,相互碰觸間傳出了聲音。

這異族散發出來的氣息赫然便是合體境界!

“一個小小的煉虛修士而已,就算此人有人族那雷老頭撐腰,有我們四個,也足夠將他滅殺了

當著甲蟲族的異族出聲之後,另外一個妖族的強者隨之說道。

這異族卻是一隻通體紫色的妖雕,一雙淩厲的雙目中充滿了無儘的殺意。

“將此人擒下之後,我一定會將他的魂魄終生熬煉,讓他活在痛苦之中,讓他知道我們妖族是不能輕易招惹的!”

另外一長著人身金龍首的妖族,獰笑著殘忍說道。

另外一個甲蟲族的異族,卻是半人高的一個通體金黃的蟲子,一直閉口不言的模樣。

……

這四人話音在鱗龍大殿之中響起之後,很快身影便徹底的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而鱗龍城的城主看著消失的四人的地方,冷笑著喃喃發聲:“寧風致……你不是囂張嗎?這次看你怎麼死!”

寧塵在附近崛起之後,周圍異族城主都是人人自危。

生怕寧塵有一天會突然攻上城來,此人更是因此而擔憂恐懼了好長一段時間,所以儘管冇有見過寧塵,可心中對寧塵的恨意卻是絲毫不減。

早就想著讓寧塵去死了。

如今,有四位合體修士出手,心中便早已經判定,寧塵必死無疑了。

幻青城,寧塵洞府。

當最後的一縷陰陽二氣被寧塵吸收到體內的時候,他緩緩睜開了雙眸。

雙眼之中,閃過一道精光,全身有了一種和煉虛境界截然不同的氣息。

寧塵輕歎了一聲,雙目放著光亮,感歎著說道:“原來合體竟然是這樣的一種境界!”

隨著陰陽二氣的被吸收,寧塵在最後時刻終於感受到了那本源的一絲絲獨特之處。

突破合體,最重要的便是對本源之力有著輕微的感受和瞭解。

在煉虛境界的時候,寧塵對此絲毫不知。

隨著他對赤紅小草能量的吸收,更是將陰陽二氣吸收一空之後,那種對本源之力的感應卻是水到渠成一般到了他的心中。

紅光一閃,那株赤紅的小草再一次出現在了寧塵的手上。

不過,此時的赤紅小草在寧塵的眼中,已經和原先是截然不同的了。

東西是同樣的東西,可赤紅小草上的那些玄奧的圖案卻在寧塵的眼中,有了一種獨特的規律和韻味。

……的利劍,瞬間洞穿了麵前兩個紫袍修士的眉心。這兩人連反應都來不及就死在了原地。“走吧,關押弟子的密室就在那邊。”看著倒下的兩人,落落還好一點,任依依則是有些恍惚,看向寧塵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些安心。幾個閃動之後,三人站在了一個密室前。寧塵也冇有廢話什麼,直接單手一抓。一個靈氣大手,瞬間將麵前的密室牆壁給抓出一個大洞。下一刻,隻見密室的角落處,五六個純陽無極宮弟子擠在一起,身上都綁著特質的靈繩。在寧塵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