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男人,低頭

柳萱給我拽到屋裡,抬手就給了我一掌。我發誓,那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打。就連我父母都捨不得打我。我當時竟然不爭氣的流下眼淚。我永遠也忘不掉,柳萱指著我大罵:“廢東西,你也就知道哭,滾去做飯,下次再回來晚,你就給我滾出這個家。”三年了。整整三年。我真的已經逆來順。我不敢把我的狀況,講給我的爸媽。因為我怕他們承不住。父母的不好,在農村種種地,養幾隻笨。就算有病,都捨不得去看。所以才會將我‘嫁’過來。柳萱...“過來,給我把洗腳水倒了。”我妻子坐在床上,沖著我說道。

我趕端走洗腳水。不敢有半點抱怨。已經習慣了。

我的妻子柳萱。是警察局的大隊長。一米六七的高,瓜子臉,材,五十分漂亮。和楊冪有幾分相似。是警察局當之無愧的警花。

而我呢?長相平平淡淡,格懦弱膽小。家裡窮。

可能有許多人不能理解,就這麼一個神,怎麼嫁給我這個了。我的回答,可能讓人出乎意料。

不怕大家笑話。同居三年了,我連親都沒親過。

你沒有看錯。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竟然連親都沒有過。

為什麼?原因很簡單,用的話來說,嫌我惡心。我知道,是發自心的瞧不起我。

沒錯,我是上門婿。意思就是,不是我娶了,而是我‘嫁’到們家。以後我們生的孩子,是要隨我妻子的姓的。

在這三年裡,柳萱的父母,催我們兩個生孩子,催了不下千遍。幾乎每天都要催。畢竟找一個上門婿,就是為了早點抱孫子。

我也想生孩子。整天麵對柳萱那樣的,誰能忍得住。但是不讓我,我也不敢。這我也忍了,結果柳萱和父母說,是我那方麵有問題。生不出孩子。

我多想告訴父母,真的不是我‘無能’,但是,我知道,我若是和父母說,柳萱不讓我,估計我就會被柳萱打出這個家。

我簡直就是啞吃黃蓮,有苦說不出。就因為這件事,我都挨罵了許多遍。

其實‘嫁’到們家,是因為我父親和柳萱的父親,是小學同學。我父親求著他,才把我收做婿的。

因為我家裡沒錢,沒辦法,隻能當一個上門婿。但是,都知道,上門婿,不好當。像什麼倒洗腳水,洗做飯,都是我的活。

寄人籬下的日子,我已經是逆來順。可是,我的懦弱,卻讓我柳萱一家人,變本加厲。

的爸媽,就住在樓下。家是別墅。平時別人都管萱姐。包括我在。

沒錯,我永遠記得,當初結婚之後,我了一聲老婆,直接指著我大罵,以後再這麼,就滾出這個家。

那次我真的害怕了。從那以後,我就萱姐。因為我比小兩歲。

同居三年,每天都會睡在床上。而我,自然睡在地上。

吃飯的時候,要等柳萱的媽,也就是我的丈母孃,讓我筷,我纔可以吃。

吃完飯,我要洗碗。有時候不小心打碎了碗,自然不了被臭罵一頓。有時候柳萱和媽一起罵,更有時候,罵我的話,都帶著我父母。

總之,有一件小事做錯了,可能我都會被訓一個小時,甚至一天。

我怕了,真的怕了。懦弱的格,讓我甚至不敢和們對視。

讓我記憶最深刻的,應該是半年前,那天我和朋友出去喝酒,回來晚了,導致他們一家沒有飯吃。柳萱給我拽到屋裡,抬手就給了我一掌。

我發誓,那是我從小到大,第一次打。就連我父母都捨不得打我。我當時竟然不爭氣的流下眼淚。

我永遠也忘不掉,柳萱指著我大罵:“廢東西,你也就知道哭,滾去做飯,下次再回來晚,你就給我滾出這個家。”

三年了。整整三年。我真的已經逆來順。我不敢把我的狀況,講給我的爸媽。因為我怕他們承不住。父母的不好,在農村種種地,養幾隻笨。就算有病,都捨不得去看。所以才會將我‘嫁’過來。

柳萱的父親,開了一家武館。在我們白沙市,特別有名。號稱白沙第一高手。他父親,對我還是不錯的,至要比柳萱和媽好。

說實話,我二十三歲的年紀。正是異的年紀。我本想象不到,我這三年的夜晚,是怎麼忍過來的。每天睡覺前,柳萱都會跳舞。喜歡跳舞。

每次看見那搖擺的軀,我都覺自己快要窒息了一樣。,真的是特別。

高跟鞋,牛仔。這簡單的搭配,穿在柳萱的上,簡直人到極點。將那將近完的型,展現無疑。

真的不怕別人笑話,有很多次,柳萱上班的時候,我就的拿出穿過的子,自己解決生理問題。

我和拜過堂,過親。但是不止一次說我是個窩囊廢,怎麼會願意和我做那種事。

是打心裡瞧不起我。打心裡看不起我。

本來我以為,我這一輩子,都要在這委屈中度過了。可是,三個月前發生的一件事,讓我終於忍無可忍。

我記得特別清楚,那天下著雨,我父母從農村帶來了兩框蛋,來城裡看我。

我父母自始至終,都不知道我的遭遇,以為我在柳萱們家裡過的特別好。我爸媽是傍晚來的,我開門的時候,都愣住了,看著我父母全被淋,我就知道,他們沒捨得打車。估計到了白沙市,就步行過來的。

那兩筐蛋,也許別人不當回事,但是我知道,這對一無所有的家裡,已經是算得上是大禮品了。我眼淚差點沒流下來,一下子沖到臥室,拿出來兩個浴巾,讓我爸媽頭。

可是我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柳萱和媽,也走了出來。柳萱頓時一皺眉,滿臉的嫌棄,來了一句話:“把浴巾弄臟了,你洗啊?”

這麼一句話,當時讓我無地自容。哪次不是我洗?我給我父母用浴巾,這有錯嗎?

當時我父母滿臉的尷尬,看著我傻笑了一聲:“兒子,沒事,爹啊,就是來看看你,給你們帶了兩筐蛋。”

“爹,你快進來。”我當時哪還顧得上什麼蛋,拉著我父母就往裡走。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柳萱又是冷笑了一聲。

“進屋裡麵,別到坐,看看你們上,惡不惡心。農村人,也有點素質,先把鞋了,行嗎?”著他,才把我收做婿的。因為我家裡沒錢,沒辦法,隻能當一個上門婿。但是,都知道,上門婿,不好當。像什麼倒洗腳水,洗做飯,都是我的活。寄人籬下的日子,我已經是逆來順。可是,我的懦弱,卻讓我柳萱一家人,變本加厲。的爸媽,就住在樓下。家是別墅。平時別人都管萱姐。包括我在。沒錯,我永遠記得,當初結婚之後,我了一聲老婆,直接指著我大罵,以後再這麼,就滾出這個家。那次我真的害怕了。從那以後,我就萱姐。因為我比小...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