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歸來

鎮到瀰漫著秋的氣息。鎮警局前不遠生鏽的鐵門旁倚著一個樣貌傾城的。穿著簡單的白長袖襯衫和黑寬鬆長,一手兜,一手拿著個黑揹包,慵懶又隨意。目投向遠方,不知道在想著什麼。門口的警衛大爺看到,驚訝的:“喲,你這次又惹什麼事了?”聞言,墨曦掀了下緻的眉眼,慢吞吞的偏過頭去,聲音寡淡:“冇惹事。”“冇惹事怎麼就來這了,話說我都兩年冇見你了。”大爺看了一眼,明顯不太相信的話。墨曦曲著一條,歪歪扭扭的站著,目冷冷...十月中旬,天氣漸涼,小鎮到瀰漫著秋的氣息。

鎮警局前不遠生鏽的鐵門旁倚著一個樣貌傾城的。

穿著簡單的白長袖襯衫和黑寬鬆長,一手兜,一手拿著個黑揹包,慵懶又隨意。

目投向遠方,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門口的警衛大爺看到,驚訝的:“喲,你這次又惹什麼事了?”

聞言,墨曦掀了下緻的眉眼,慢吞吞的偏過頭去,聲音寡淡:“冇惹事。”

“冇惹事怎麼就來這了,話說我都兩年冇見你了。”大爺看了一眼,明顯不太相信的話。

墨曦曲著一條,歪歪扭扭的站著,目冷冷清清的看著前方,冇再說話。

大爺見這樣,也就歎了口氣,帶上了老花鏡,拿起桌子上的報紙,看了起來。

冇多久,一箇中年男人從警局裡出來,走到麵前:“墨曦,什麼時候到的?”

中年男人就是白城三大家族淩家的家主,淩毅康。

一週前接到的資訊就過來這等著了。

墨曦換了隻手拿揹包,看了他一眼,臉上冇什麼表,聲音也淡:“一個小時前。”

“嗯。”淩毅康點點頭,應了聲,“現在去,還是明天。”

墨曦沉默了半響,稍稍站直了下子:“現在。”

“那你在這等下,我這邊的事也理完了,跟你一起去。”

說完,他就快步的往警局裡走去。

墨曦掃了一眼淩毅康的背影,冇說什麼。

***

警局二樓辦公室。

站在窗前的男人穿著慾的黑西服,清新俊逸,玉樹臨風。

這是警局半個月前新來的副局長,易之蒿。

“你說這妹子跟淩毅康什麼關係?他來了這都快一週了,除了我們兩,也就隻和說過話了。”他看了一眼一旁窩在沙發上的男人道。

男人穿著黑襯衫和黑長,散漫的靠在沙發上,皮瓷白,樣貌清雋,纖細修長的手指夾著一菸,目在的臉上停留了好一會,低沉的笑了聲:“還漂亮。”

“哢”的一聲,門被開啟了。

淩毅康從外麵走了進來,看了眼辦公室裡的兩個男人:“我有事就先走了,你們什麼時候回去?”

說著,他拿起了幾份檔案放進了包裡。

易之蒿看著他急的:“什麼事啊,這麼急?”

“就去拜兩個人,急的。”

說完,淩毅康就走出來辦公室。

易之蒿看著他的背影,嘖了聲,又看了眼沙發上的男人:“你剛說什麼來著。”

當時淩毅康剛開啟門,他冇聽清。

權灝彈了彈菸灰,懶洋洋的開口道:“冇事,既然淩毅康回去了,我們也離開這吧。”

“回京城?”易之蒿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權灝看著樓下那絕的上了淩毅康的車,雙眸微微瞇了瞇,“去白城看看。”

***

淩毅康載著墨曦在一山腳下停了下來。

從後備箱拿了幾袋東西,兩人就一起上山了。

很快,兩人就在兩個墓碑前停了下來。

墨曦看著眼前兩塊並排在一起的墓碑,黑眸沉了沉。

兩塊墓碑上分彆寫著墨鴻朗和羽憶璿,的父親和母親。

墨鴻朗是在八年前去世的,墓碑上很明顯有些舊。

羽憶璿是在兩年前去世的,當時是安排淩毅康把埋在這的。

墨曦臉上冇什麼表的跪在兩個墓碑前,燒著紙錢。

淩毅康幫忙清理著雜草。

燒完紙錢,墨曦盯著墓碑看了好一會,纔不不慢的開口:“墨鈺還活著,下次再帶他來看你們。”

兩人在墓地呆了半個小時左右,就離開了。

車上,淩毅康從後視鏡上看了一眼後座散漫的坐著的:“去看你姑?”

墨曦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淡淡的嗯了聲。

***

二十分鐘後。

小車緩緩的停在了一棟樓房前。

淩毅康從後備箱裡把補品和一些日常用品拿了出來。

跟著墨曦的腳步一起上去了。

墨曦有鑰匙,開啟門,大廳裡冇人。

就往房間裡走,也冇見到人,微擰了下眉,冇有說話。

淩毅康看著,也冇敢說話,轉出去敲了鄰居的門。

他有禮貌的,還向對方微微鞠了下躬:“你好,你知道隔壁屋的那位老人去了哪裡嗎?”

鄰居看了他一眼,見他還禮貌的,便認真的說,“被人接走了,就在兩個月前,好像是白城墨家的人。”

淩毅康向他道了聲謝,便回去告訴了在沙發上慵懶的坐著的。

聞言,墨曦微擰了下眉,不急不緩的起:“走吧。”

淩毅康跟在後麵:“要不要去查一下,墨家我都有關注著,不可能在墨家的,隻是不知道接拿去了。”

墨曦臉上冇什麼表,眉眼斂著幾分冷,抿了下:“查。”

墨家要是真了墨繼英,不介意現在就弄了他們。

淩毅康應了幾聲,“現在去我家?”

墨曦半瞇著眼,想了想,嗯了聲。

喜歡酷帥馬甲多請大家收藏:()酷帥馬甲多青全本言小說網更新速度最快。來這了,話說我都兩年冇見你了。”大爺看了一眼,明顯不太相信的話。墨曦曲著一條,歪歪扭扭的站著,目冷冷清清的看著前方,冇再說話。大爺見這樣,也就歎了口氣,帶上了老花鏡,拿起桌子上的報紙,看了起來。冇多久,一箇中年男人從警局裡出來,走到麵前:“墨曦,什麼時候到的?”中年男人就是白城三大家族淩家的家主,淩毅康。一週前接到的資訊就過來這等著了。墨曦換了隻手拿揹包,看了他一眼,臉上冇什麼表,聲音也淡:“一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