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親

已經不重要。在薑家這麽多年,已經心力瘁,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雖然薑笙是薑家丟失二十年的親生兒,可等被找回去時,薑家已經有了千寵萬,代替存在的養。不管做什麽,都得不到認可,甚至會被他們用惡意揣測,是不是又在鬧子,容不下薑婉。直到昨天,媽媽以為是故意害薑婉過敏,氣急敗壞地要跟著去醫院道歉,薑笙才徹底醒悟過來。薑婉纔是薑家全家人的心頭,又何必再去較這個勁,以為父母哥哥看到的好會回頭,不可能的。所以,放棄...“笙笙,你已經到了嗎?”

薑笙到餐廳時,剛好看到苗悅給自己發的簡訊。

快速編輯簡訊:“嗯,剛到,等會再說。”

然後,收起了手機。

苗悅給介紹了一個相親物件,是男朋友的同事。

薑笙一進來,隻看到一個男人獨自坐在靠窗的位置。

可能是還沒到飯點,餐廳裏幾乎沒人,除了這個男人。

和相親男約好上午十點在這裏見麵,現在剛好是十點整點,應該就是他了。

男人的背影很好看,沒有想的那麽不堪,本來還以為是個190斤的宅,現在看來,大概率還是個帥哥。

薑笙走過去,坦然地在男人對麵的位置坐了下來。

男人本來還在打電話,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語速很快。

薑笙看得出來,這個相親物件應該很忙,來相親還要打電話安排工作。

男人一抬頭,看到薑笙坐在自己對麵,神頓了頓,簡單說了幾句,直接把電話掛了。

“Hello?”

男人的聲音低沉又磁,很標準的英式發音,優雅又貴族的腔調,比配音CV還蘇,對耳朵而言,是很極致的,薑笙的心跳都了一拍。

這聲音也太了吧。

薑笙是個聲控。

順便看清了男人的臉,沒想到對方相貌這麽頂級,還不是什麽普通型別的帥哥,簡直用天人之姿來形容都不為過。

薑笙眼裏閃過驚豔,對男人的好度上升。

“你好,我是薑笙。”

苗悅也沒說過,男朋友的同事帥得這麽驚為天人啊。

這樣的男人,居然也要相親?

男人眼裏快速閃過一疑,濃眉微皺,薑笙?

薑笙並沒有注意到男人眼裏的探究,也沒注意到旁邊的保鏢正打算走過來,卻被其他人拉住了。

謝都沒發話,他們還是不要輕舉妄的好。

沒等對方說話,薑笙搶先開了口:“你好葛先生,我知道我可能有點唐突,但既然我們都選擇了相親,也是奔著結婚為目的的,我也就不浪費時間了,簡單和你說一下我的自況,你直接看看我們合不合適。”

男人看著薑笙,沒說話,但他示意繼續說下去。

薑笙注意到,他的眼睛很漂亮。

“你的條件,我已經聽苗悅說過了,適合我。我今年二十歲,沒有過男朋友,目前剛從上一家公司辭職,是做香水的。”薑笙頓了一下,說:“如果你有興趣知道我為什麽會辭職,我也可以告訴你。”

“我在京都有一套小公寓,還有一輛幾萬塊錢的車,沒什麽存款,如果你覺得合適,我們可以現在就領證。”

或許對方會覺得唐突又冒犯,因為他們才隻見了一麵,就直接說領證的事,這進度簡直快得像坐了火箭。

可對薑笙而言,早點和人領證結婚,就能早點名正言順離開薑家,其他的已經不重要。

在薑家這麽多年,已經心力瘁,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

雖然薑笙是薑家丟失二十年的親生兒,可等被找回去時,薑家已經有了千寵萬,代替存在的養。

不管做什麽,都得不到認可,甚至會被他們用惡意揣測,是不是又在鬧子,容不下薑婉。

直到昨天,媽媽以為是故意害薑婉過敏,氣急敗壞地要跟著去醫院道歉,薑笙才徹底醒悟過來。

薑婉纔是薑家全家人的心頭,又何必再去較這個勁,以為父母哥哥看到的好會回頭,不可能的。

所以,放棄薑家了,放棄那些所謂的親人,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去討好他們。

對閃婚沒有抗拒,哪怕認識多年的男人都有可能轉眼背叛你,其他人也沒有什麽區別了,也不想再浪費時間。

男人問:“你才二十歲,為什麽這麽急著結婚?”

薑笙:“我可以不回答這個問題嗎?”

“當然。”

他的眉眼像潑墨畫一樣好看,冷白皮,眉骨高,薄抿,五線條淩厲又流暢,微微上揚的眼尾摻雜了神和危險,還有明顯的距離,他可能不太喜歡陌生人靠近。

薑笙順手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潤潤。

見對方一直沒說話,心裏也大約有了數。

的確,第一次見麵就讓人家跟自己領證,簡直是天下之大稽,何況對方自條件這麽好,說不定還以為是想騙婚。

“好的先生,我知道了,再對您說一句抱歉,不好意思打擾您了。”

薑笙拿上包,正打算AA後離開,卻看到對方放下了杯子。

“我也覺得你合適的,隻要你不後悔。”

後半句,他的眸變得很深,深不見底。

薑笙忽然覺得,這個相親物件好像很神的樣子,就連說話,都有點讓人聽不太懂。

不過,也從苗悅那裏知道了他的底細,都是朋友的人,也算是知知底。

“我不後悔。”

“好,那走吧。”

直到領完證出來,薑笙還不敢相信,居然就這麽和人領證結婚了。

薑笙開啟手上的紅本本,看到和男人的合照,雖然才認識不久,可他們卻能在合照的時候表現出甜的樣子,還不可思議的。

這時候,的手機響了。

“薑笙,你信不信我馬上開車過來打死你,你不是說你已經到餐廳了嗎?怎麽葛濤剛剛給我打電話說他沒看到你啊?你不會臨陣逃了吧?”

薑笙聽到閨在電話裏一頓炮轟,抿了下,心裏忽然有幾分開心。

苗悅絕對想不到,剛剛已經和葛濤直接領證了。

“苗悅,我結婚了,我剛剛已經和葛濤領證了,祝福我吧。”

“啊?”

苗悅本來還想繼續炮轟,突然聽到薑笙說這麽一句,頓時愣了,隨後又一陣瘋狂的國粹輸出。

“你TM結什麽婚?還和葛濤?你他媽現在在哪?葛濤剛剛打電話說他纔到餐廳,本沒見著你人,打你電話也不接,我還以為你直接放人鴿子了,所以你怎麽可能和葛濤領證了?你他媽的不會被人騙了吧?”

這下,到薑笙愣住了。

目睹著這個個子拔的男人,在附近的便利店買了水,步伐穩重地朝走過來。

本文閱讀指南:互,,甜甜甜,越往後看越,明豔小玫瑰主VS清冷偏執會男主,後麵還有各種打臉爽點和人領證結婚,就能早點名正言順離開薑家,其他的已經不重要。在薑家這麽多年,已經心力瘁,一刻也不想再待下去。雖然薑笙是薑家丟失二十年的親生兒,可等被找回去時,薑家已經有了千寵萬,代替存在的養。不管做什麽,都得不到認可,甚至會被他們用惡意揣測,是不是又在鬧子,容不下薑婉。直到昨天,媽媽以為是故意害薑婉過敏,氣急敗壞地要跟著去醫院道歉,薑笙才徹底醒悟過來。薑婉纔是薑家全家人的心頭,又何必再去較這個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