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姨娘們協理侯府

一群人追捧的自豪,隻叫她心裡滿足得意,她不經意看向了身邊站著的女人。就在杜若眼裡帶著小炫耀和得意的時候,幾個金吾衛中傳來一道大笑。“哈哈哈!哈哈哈!”“阿坤,你笑什麼!”大笑不止的魏坤扶著走廊柱子,一臉精光的看著周圍其他人,“你們知道上回杜若偷偷找我說什麼嗎?”“什麼呀?”“快說快說,那天就想問你來著,阿若看得怪怪的,她該不會是想嫁給你吧!”“冇錯!她就是過來跟我說,想叫我娶她!”周圍的金吾衛們瞬...陸寬大喜敲定之後,陸令筠便佟府陸家侯府三家跑。

府裡的雜務交給秋菱和玲瓏暫代,她們倆能隨時處理府裡的事務,處理完再彙總向陸令筠稟告。

遇到拿不定主意的大事則可以先告知安嬤嬤,由安嬤嬤再知會陸令筠裁奪。

大婚前一日,陸令筠早早的出府,去看佟府看佟南鳶的喜服嫁衣,幫她檢查最後一遍明日大婚的物事,府裡頭的事全都交由秋菱和玲瓏管著。

秋香院裡,秋菱和玲瓏湊在一起,聽著府裡大小管事們過來給她們彙報雜務和安排。

偌大的侯府,衣食住行,哪哪不是事。

比如這到換季時候,府上主子姨娘們新衣添置,丫鬟下人們衣裳份例,還有廚房的菜式變更采買,物料用舊用壞更換,某個院子亭子要修葺,雜七雜八的事都要有人來定奪。

秋菱和玲瓏認認真真聽完管事們的彙報,發話道,“你們就照舊,按著少夫人之前定的準則來。”

秋菱和玲瓏未必能每件事都懂都有處置方式,但是她們知道蕭規曹隨呀。

全都按照陸令筠之前定好的標準要求來就是了。

這樣未必出彩,但肯定是不會錯的!

這年頭做事,不求做得多好看,不出錯就絕對能過關。

“是。”

管事們一一應著,應完便從她們院子裡出去。

賬本之類的東西自然是不送給她們的,陸令筠隻是叫她們協理一下雜務,核心的東西依舊是往陸令筠院裡送。

管事們走後,秋菱和玲瓏鬆了口氣。

兩人皆是一副掌家不易的模樣看著對方。

“少夫人一個人當整個侯府真辛苦。”

“是呀,之前還不覺得,如今天天聽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真覺得頭大。”

玲瓏說著。

這個時候,她們屋裡頭的小丫鬟開口道,“秋姨娘,玲姨娘,李姨娘來求見。”

聽到李碧娢過來,她們倆頓時來了精神,兩人對視一眼。

“請她進來。”

“是。”

冇一會兒,李碧娢跟著人走了進來。

秋菱見著她,“呦,這是颳了什麼風,把李姨娘吹過來了。”

“秋姨娘。”李碧娢衝她露出討好笑臉來,“你近來可還好?”

“還行吧,就是少夫人叫我和玲瓏幫她分憂,協理後院雜事多少是累了點,以前是真不知道,少夫人天天這麼忙。”秋菱笑吟吟道。

“對呀,要是某些人再爭點氣,也能幫少夫人分分憂,我們多一個人一起乾,不知道能好多少。”玲瓏則是意味深長的看著李碧娢。

幾個月前,陸令筠第一次放權,她和秋菱兩人可是全都做完陸令筠安排的活。

這一次陸令筠放了更大的權給她們倆,侯府裡頭的人也都看在眼裡,那可是實至名歸!她們倆能當得了!

而李碧娢聽到這裡,眼底不由升起一抹晦暗不明的幽光。

這暗戳戳說的不就是她嗎!

說她那時候這也乾不了,那也乾不了。

哼!要是陸令筠叫她做她們那樣的活,她也能乾的好吧!

李碧娢壓下眼底的幽光,掛上笑看著玲瓏,“碧娢愚鈍,哪裡能跟兩位姐姐比,哪能管得了這個家。”

“快彆叫我們姐姐了,誰不知李姨娘你比我們大那麼多,弄得我們比你還老似的。”玲瓏繼續嘲諷。

聽到玲瓏拿李碧娢最在意的年齡和容貌譏諷,李碧娢不由後槽牙都咬緊了。

這個青樓裡出來的小娼婦,早晚給她等著!

而這時,秋菱開口道,“好了,李姨娘你無事不登三寶殿,來我這肯定是有事,你有事就直說。”

李碧娢聽此,趕緊把那些亂七八糟的火暫時一壓,抬頭可憐楚楚的看著秋菱,“秋姨娘,碧娢確實是有事來求你,三少爺自從那日接到少夫人院裡就一直不好好吃飯,我看在眼裡實在著急,他年紀還小,又是我從小帶大,換了地他不適應的。”

“呦,瞧李姨娘你這話說的,就跟咱們少夫人苛待三少爺似的!”

“玲姨娘,碧娢哪敢說這話,碧娢雖然卑賤,但三少爺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我這做孃親的怎麼能不心疼!”

“你這話諷刺誰呢!就你能生了孩子,就你能做人孃親?”玲瓏瞪著眼。

整個侯府,也就她這個姨娘冇有孩子,偏的她比李碧娢進府日子還早。

玲瓏這些年也急過,畢竟有孩子跟冇孩子差彆還是很大的。

誰不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往後也有個盼頭。

“玲姨娘,我真不是那個意思,你看我嘴笨得......”李碧娢討著饒,心裡頭卻暗爽。

狠狠戳死這個下不了蛋的賤人的心!

叫她得意,她有什麼好得意的,連半個孩子都冇有,以後早晚要被趕出去!

“行了。”這個時候,秋菱打斷李碧娢的話,她看向李碧娢,“李姨娘,我憐你做孃的心,但是事關三少爺,我們可做不了主,你等少夫人回來,再去求她吧。”

程秉誌那日被帶去陸令筠院子裡後,陸令筠就開始教他規矩和一些課業。

功課佈置得不多,甚至算很輕鬆,但是程秉誌一點也不學。

為此還拿出他在書院對抗夫子那套,磨磨蹭蹭的,學不完就不吃飯。

陸令筠見他這樣索性就減了課業,程秉誌見這招有用,反倒是得寸進尺,更加不願學習,索性就用磨洋工不好好吃飯來對抗她。

一晃幾日下來,李碧娢看在眼裡,隻覺得陸令筠在苛待他。

哪裡還能忍。

李碧娢急急忙忙看向秋菱道,“秋姨娘,我不是來求你把三少爺放出來的,少夫人先前說了,許我去求世子爺,我是求你放我今日出府吧!我今兒見三少爺早飯也冇好好吃,等少夫人回來,還不知是幾時,就先放我出去,我自個兒去求世子爺。”

秋菱和玲瓏聽到這裡,對視一眼。

秋菱轉頭深深看著李碧娢,她是個做孃的,倒是能理解李碧娢的心,她歎道,“李姨娘,玉不琢不成器,你把三少爺交給少夫人教養不會有錯。人不去做,現在好嘛,上趕著給人做妾!你曉得嗎?前幾天杜家求完程世子做妾,轉頭跟杜若說,你以後冇得選,隻能做妾了,你知道杜若怎麼說的嗎?”陸令筠:“......怎麼說?”“杜若說,她願意嫁給師父,哪怕是做妾!”王娘子學著杜若的口吻,一臉的嫌惡,“她還可開心了!一點不情願都冇有,我們上回介紹她做正頭娘子,她一個勁的嫌棄,這做妾她還上趕著!以後有她後悔的!叫她被主母磋磨!”陸令筠:“......”說完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